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万蛊毒仙在线阅读 - 第二章叶叶声声是别离

第二章叶叶声声是别离

        千泽咽了口唾沫,手也在抖。

        他们都这么看着我们,没有人救我们。

        真的有毒仙吗。

        或许仅仅是因为这些人,很喜欢看活人被毒虫活活蛰死,吃干抹净的血腥场面吧。

        千泽胸口起伏,转头看了看宾客席,玉无常轻轻点了点头。

        千泽深深吸了一口气,双唇微张,口中出轻微的叩叩的声响。

        “叩叩,叩叩叩。”

        斗坛中潮水般涌向少年们的毒虫骤然停滞,在三步之外徘徊不前。

        雁伶商注意到斗坛中的异动,忽然眯起眼睛,一扬手,少年们手脚上的铁链被扯紧。

        铁链像要分尸一般,撕扯着千泽的身体。

        斗坛周围控制毒虫的毒师也开始朝着斗坛中倾洒药粉,试图让毒虫狂,噬咬祭品。

        徘徊在三步之外的毒虫暴躁起来,毒蛇已经缠绕在千泽的腿上,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腿上传来。

        千泽强忍着痛苦,微微张开嘴,舌尖在口中出更响亮的叩叩声。

        “叩叩,叩叩叩。”

        顿时,斗坛中的毒虫像受惊一般从千泽身上褪去,越退越远,蜈蚣和壁虎已经攀上了斗坛内壁。

        “千泽突然冷冷一笑。

        刹那间,无数毒虫像是遭了雷劈,炸开了锅,从斗坛之中涌了出来,攀爬在驭使它们的毒师身上,狠命地撕咬。

        毒虫本不会攻击主人,可因为药粉而格外暴躁的毒虫此时已经六亲不认了,顿时蛊林苑中惨叫声此起彼伏,四处可见被自己养的毒虫啃咬见骨的毒师。

        雁伶商脸色骤变,右手突然拿起手边的纸伞,纸伞瞬间撑开,一片粉红的瘴气落在了斗坛之中。

        站在千泽周围的少年们突然痛苦的抽搐起来,口鼻流出鲜血,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去。

        最后一个少年紧紧抓着千泽衣袖的手,也慢慢松开了。

        千泽的眼睛睁得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倒在地上,已经气绝的兄弟们,胸口起伏,木然愣在了斗坛中。

        玉无常给千泽吃下的红珠是避毒丹,能抵御虫毒和雁伶商伞中的毒瘴。

        雁伶商站起身,跃下祭天台,锐利的伞尖居高临下指着千泽眉心。

        “是你,在控制我的毒虫?”雁伶商冷冷问道。

        千泽眼瞳有些涣散,身体停止了颤抖,眼神由惊诧变成了仇恨。

        千泽扬起脸,直视着雁伶商的眼睛,顿挫有力的声音,在场每一位宾客都听得清清楚楚。

        “蛊林信奉毒仙,为何不拿你们雁家弟子祭祀?”

        “何为毒仙?杀人祭祀,早已与仙道背道而驰!”

        “你说什么?”雁伶商脸色铁青,握着纸伞的手青筋暴起。

        正当雁伶商与千泽对峙之时,玉无常身边的小丫鬟从蛊林外边回来,伏在玉无常耳边轻声道:

        “圣主,我们刚刚放进来一个人,您应该会有用的。”

        “哦?”玉无常刚要起身,一道利箭突然破空飞来,在玉无常耳侧掠过,朝着雁伶商飞了过去。

        雁伶商翻身躲开,就在这时,一个身上背着箭筒的少年跳进了斗坛,举起手中的精铁短刀,猛然砍断了千泽身上的铁链,短刀一抬,千泽立刻会意,脚尖在短刀上借力,跳出了斗坛。

        “千儿快走!”孟飞火朝着千泽喊道,随后立即拉起强弓对准雁伶商,九箭连,破空而去,趁着雁伶商躲避之时,孟飞火伸手攀在了斗坛上沿,快爬了出去。

        雁伶商扬起纸伞,羽箭撞在伞面上,被伞面上盛开的黄泉花融化成灰。

        “把他们抓起来。”雁伶商冷冷下令。

        顿时,勉强从狂的毒虫口中脱身的蛊林弟子一拥而上,把两人团团围住。

        “老孟,你没带人来啊!”千泽靠在孟飞火身后,大口喘着气。

        “我要是去找人,你都已经死了!”孟飞火把弓箭架在面前抵挡。

        “死定了,这帮毒人,拿我们喂虫子,哥几个现在就剩我一个了。”千泽咬着牙,抬手在眼睛上蹭了一把,“就是台上那臭婆娘下的手!”

        “千儿,现在怎么办?”孟飞火的箭筒中还剩下最后一支羽箭。

        “有个女人答应帮我们,找机会冲出去。”千泽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从地上捡起一节铁链作武器。

        “叩叩,叩叩叩。”千泽口中又出叩叩声,成千上万的毒虫涌了过来,见人就咬,不死不休。

        “上!”千泽猛然扬手把铁链套在了一个蛊林弟子脖颈上,双手一撑那人肩膀,飞身把身后冲过来的蛊林弟子踢翻,被铁链锁住那人被勒得喘不过气,手脚踢腾。

        孟飞火看了看千泽,顿时会意,猛的把短刀刺进了那人的心脏,拔出的短刀又没进了另一人的咽喉,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突然,从四面八方出现了许多黑衣蒙面的刺客,与外围的蛊林弟子打了起来。

        “什么人…”雁伶商皱紧了眉头,抬起了手中的纸伞,伞尖指向了离自己最近的孟飞火。

        本是无甚精神的宾客们,看雁家笑话倒是看的起劲,谁也不打算出手。

        玉无常身边的小丫鬟手中翻出一枚飞蝗石,悄悄对准了雁伶商的手,想要暗中阻止雁伶商对孟飞火下手,却被玉无常拦了下来。

        “不要急,这枚棋子要好好用才行。”玉无常掩面轻笑。

        雁伶商右手一抬,纸伞瞬间撑开,空心的伞骨中飞射而出的铁针朝着孟飞火飞去,千泽看到时已经为时已晚。

        “老孟!”

        千泽亲眼看着三支铁针洞穿了孟飞火的身体,血流如注,孟飞火倒了下去。

        “千儿,走…”孟飞火忍住喉咙的温热,倒下的一刻,手中强弓上的羽箭飞出,将千泽背后准备偷袭的蛊林弟子射翻在地。

        “老孟!老孟!”千泽撕心裂肺地吼着。

        “千泽公子节哀,留得青山在,今后报仇便是。”一个蒙面刺客在千泽耳边悄声道,随后猛击在千泽颈后,千泽晕了过去,蒙面刺客把千泽带走了。

        所有蒙面刺客都快退散,消失了踪影。

        “都是废物!”雁伶商怒声吼道。

        雁伶商脸色青的吓人,吹了一声鹰哨,手却被赶来的玉无常拉住了。

        “伶商妹妹,还是先收拾收拾残局吧。”玉无常掩面轻笑,“让宾客们看了这么大的笑话,伶商妹妹还是先把蛊林整顿好,再去追那小子不迟啊。”

        雁伶商一口银牙差点咬碎,强压下心中的怒火。

        “来人呐,快帮伶商妹妹收拾干净大殿!”玉无常微笑着吩咐身边的小丫鬟。

        “哼。”雁伶商冷哼一声,甩开玉无常,径直走进五毒殿。

        玉无常身边的几个侍卫收了尸体,悄悄把孟飞火带走了。

        蛊林祭典不欢而散。

        半个月后。

        瀛洲,桃源境。

        千泽躺在溪水畔,仰望着这一处峡谷,漫山遍野桃花飞舞,落英缤纷,峡谷中弥漫着桃花的清香。

        从蛊林苑行至此处,终于在峡谷中甩掉了雁伶商的那头黑鹰,千泽已经筋疲力尽。

        那黑鹰其实是雁伶商驯养的鸩鸟,食五毒而生,羽毛和利爪都带有剧毒。

        那些黑衣人把千泽从蛊林苑救出来后,就消失了踪影,千泽也识相地不去探寻。

        但那女人的目的,千泽心里并非一点不清楚,只是不说破罢了。

        假如玉无常后来把千泽带走,说明千泽这个天赋对她有用,千泽还不会起疑心,可玉无常却偏偏把千泽放了。

        千泽立刻明白了玉无常的用意。

        千泽虽然不知道玉无常到底想抢蛊林苑的什么东西,但雁家姥姥手里有一张殒命帖,天下皆知。

        千泽非常明白,玉无常叫他控制五毒,而且只给他一人吃了避毒丹,只救他一人出去,为的是让自己扰乱祭典吗?

        不可能这么简单。

        千泽仔细想了很久,玉无常很可能是为了让自己回去报仇,耗掉雁伶商的那张殒命帖。

        那样,无论如何,雁伶商的殒命帖都会下在千泽身上,而之后无论玉无常再做什么,都不用再顾虑雁家的殒命帖了。

        “算了,不想这个了。”

        习惯了蛊林苑肃杀诡异的气氛,突然来到这种安和的地方,让人有些不适应。

        千泽闭上眼睛,一幕幕回忆的情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半月前的经历历历在目。

        千泽亲眼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接一个死在自己面前,直到现在,千泽竟然还没有崩溃。

        千泽甚至能渐渐换上一副笑容,去掩盖深藏心底的仇恨。

        “兄弟们,等我,命债,我迟早替你们讨回来。”

        “这种祭祀,真令人恶心,祭祀的神明,也同样恶心。”

        千泽不屑,闭上了眼睛。

        突然,峡谷中传来一声少女的尖叫声,紧接着就是焦急的求救声,且离这边越来越近。

        千泽才起身,一个粉衣少女就从峡谷中窜了出来,抱着头,尖声叫着朝千泽跑了过来。

        “快、快跑,有蜜蜂追我!”

        少女离千泽越来越近,千泽看见,那少女手上已经被蛰了几处伤。

        “这女孩好漂亮啊…”千泽一愣。

        少女一身衣裙像桃花一样在风中飞舞,侧脸的容颜姣美,慌张的神情又格外可爱。

        千泽愣神的空,少女已经跑到了面前,突然脚下绊了一下,千泽下意识伸手扶住。

        “快跑!快跑!好多蜂啊!”看那女孩焦急的神情,已经快要被吓哭了。

        “啊啊?我…”千泽一愣,“为什么跑?”

        因为千泽能与虫子交流,所以从小到大没怎么被虫子咬过,没反应过来。

        “会蛰死人的呀!”少女才不管千泽的傻问题,拉着千泽跑了起来。

        这个姑娘太有体力了,直跑了几里路才慢了下来。

        千泽完全就是被拖了一路,少女一心逃命,根本顾不上听他说什么。

        “好了好了姑娘,咱歇一会儿。”千泽喘着气,拉着少女停下来,少女回头一看,黑压压的一大片蜂子还是嗡嗡地穷追不舍,吓得差点晕过去。

        千泽转过身,对那群蜂子做了个手势:“你们,别追了。”

        蜂群立刻停了下来。

        千泽朝着那群蜂子道,“别欺负小姑娘了,你们为什么追她?”

        转而千泽又哭笑不得地问那少女,“它们说你捅了人家蜂窝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那少女双手合十,朝着千泽拜了又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