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万蛊毒仙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惊骇

第四十九章 惊骇

        承抚皇都,入眼繁华,与萧条荒芜的大漠西境截然相反。

        太子府上,千亦正在鱼脂烛前批改折子,前些日子听说,瀛洲那边有些小城染了瘟疫,千亦担心瘟疫传到蓬莱,正在命府上的大夫研制药品,近些日子也奔波劳碌,不得休息。

        已经深夜,一个小公公走进了千亦的书房,神色匆匆,垂手站在千亦身侧。

        “徐公公?这么晚了,来此何事?”千亦仍旧批改着折子。

        “太子殿下,大事不好了。”徐公公焦急开口,“今晚得到了曲古大营的战报,说二皇子连日胜仗,已经剿了四队戎格士兵,皇上龙颜大悦,准备明日上朝,给二皇子封赏呢。”

        千亦听罢,微微笑道,“徐公公怎么能这么说,二弟得胜,守的是我们蓬莱的疆土,本宫体弱而不能在战场上马革裹尸,怎么能去嫉妒二弟。”

        “太子殿下,话是这么说,可二皇子若真得胜归来,您就危险了啊。”

        “好了,本宫知道了,公公先回吧,此事再议,还烦劳公公多替本宫注意着父皇身边的动静。”千亦说罢,将书案上摆放的青玉碗朝前一推,对徐公公道,“这是太子妃给本宫带来的古玉碗,还请公公笑纳。”

        青玉是临邙山独有之玉,因为稀少难觅而价值连城。

        徐公公一见青玉碗,顿时眉开眼笑,拿起青玉碗打量了一阵,又放回了太子书案上,谄媚说了几句,“太子殿下何必客气,您今后多提点奴才就好,听说太子妃良久不在皇都,已经在慈兰寺修行了多年,为国祈福,贤良淑德,假以时日成了皇后,真可谓国之典范。”

        “那就借公公吉言了。”千亦微微笑道。

        徐公公放下青玉碗,悄悄退了出去。

        千亦放下奏折,叹了口气。

        “为蓬莱而战,本宫敬佩,只是你我立场不同,徒留遗憾。”

        大漠西境,曲古大营。

        千泽凝神看着面前的沙盘,沙盘上记录着目前的战况。

        曲古大营这一侧,已经有四片沙杨林被收复,还有四片沙杨林,离曲古大营的驻扎地十分遥远,而那四片沙杨林各自距离却很近,若贸然进攻,可能会被戎格反攻,也有可能趁着曲古大营空虚,对岸的戎格老巢派兵渡江攻打。

        “暂时放弃这四片沙杨林吧。”公良将军手指点着沙盘,对千泽道,“先砍伐已经夺回的沙杨林,用于造船只。”

        曲古大营库存的船只不够,而且也有损坏。

        “啊,将军定夺即可。”千泽最怕公良将军和自己讨论战况,千泽只能用擅长的小聪明来智取一些东西,对于行军打仗,这种稍有不慎就会连累营中士兵性命的事,千泽不敢胡诌。

        实际上,千泽完全不懂应该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也不知道要是真的二皇子在这,能不能比千泽更明白。

        每天例行讨论战况,都是千泽在单方面接受公良将军的个人小班授课。

        千泽忍不住心想,“不愧是战神,若是公良将军还年轻,没有受重伤而不能出战,曲古大营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落魄。”

        人人都说藏龙江败局已定,千泽之前也这么认为,可真的置身其中时,心中总是抱着一线希望,也许公良将军和曲古大营的战士们都是这么想的。

        正午时,曲古大营外围的大门紧闭,哨楼上有巡逻的士兵。

        今日有些喧闹。

        一个小个子少年在营外不停嚷嚷,想要闯进曲古大营中。

        守门的士兵透过栅栏门质问道,“小子,你有凭证吗。”

        南朝听了急了眼,“不长眼的东西,我要见二皇子,二皇子是我朋友,这还要什么凭证!”

        “二皇子是你这种贱民能见的?快滚快滚!”士兵轰开了南朝,看了看门上的锁,转头走了。

        “切,气人啊。”南朝哼了一声。

        守门的士兵正要回到哨塔后,转眼就看见了一个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这不是刚才那个…”士兵一愣,揉了揉眼睛,回头一看,大门已经敞开,门上的锁却完好无损,不见损坏的痕迹,看起来…像钥匙打开的。

        守卫这才回过神来,慌忙摸了摸腰间,一直挂在腰间的钥匙已经不翼而飞。

        南朝径直走进了曲古大营,把手里的东西扔给了目瞪口呆的守卫。

        “拿好你的钥匙,带我去找二皇子。”

        午后用过了膳食,千泽回到营帐休息,躺在榻上刚闭上眼,就觉得脸前呼呼的热气,睁眼就看到一张大脸贴在面前。

        “哎神经病啊。”千泽吓了一跳,抬起一脚就把南朝给踢飞了。

        南朝趴在地上,呲牙咧嘴地揉着腰,一边说,“完犊子了,踢你爹,养儿防老养成这个样子。”

        “滚蛋,我让你护着墨萱你怎么跑回来了。”

        “别生气,”南朝坐在地上,挠了挠头,道,“你不是托我查柳拂桥嘛,我查过了。”

        “嗯,怎么样?”

        “她家是瀛洲的隐藏势力,面上是低贱的玉石商人身份,就是为了行走江湖不引人注意,其实官道黑道都有他们柳家的人,平时采玉矿不交税,走黑镖都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所谓走黑镖,就是押镖的时候联合江洋大盗,故意失镖,进而分赃。

        当然,柳家如此隐世豪门,也不能傻到走黑镖来砸自己招牌。

        “哼,我就说呢。”千泽哼了一声,“从当时柳拂桥拿虫粉陷害我,我就知道这女人不简单,叶袭说是柳家身份低贱,被叶家主母陷害才去了狄允,谁信,叶袭这个小人就没说过一句真话。”

        “今后多提防吧,对了,我要的人带到了没?”千泽曾向叶袭要了几个懂得行军打仗的人,今日应该也到了。

        “放心,已经带到了。”南朝说罢,从怀中拿出一个宝玉盒,在千泽耳边压低声音道,“我来找你,是为了这个东西。”

        宝玉盒打开,南朝一愣,血玉上竟然爬满了蠕动的虫子!

        “这是什么东西!”千泽拉着南朝躲开来。

        几十条嫩绿透明的虫子在宝玉盒中缓缓爬动,几乎已经盖住了血玉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