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万蛊毒仙在线阅读 - 第125章 螭龙之战(三)

第125章 螭龙之战(三)

        千亦当然没有完全信任凤九雏,却全然没有想到,所有人都说凤九雏与千泽势不两立,怎么会突然倒戈。

        原来,千泽他从西境就已经做好了此时的准备么。

        他还预见了什么…他还做了什么准备…

        千亦看着倒在脚边慢慢流干最后一滴血的张太师,忍住身体的颤抖,忽然觉得面前这个人太陌生,千泽充满邪性的一面,千亦确实从来没有见过。

        千亦怔怔的看着千泽,这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让人想起从前日夜参拜的主神神像——地狱的统治者,毒罗阴帝麟。

        从千亦见千泽第一面起,就开始调查千泽的身世,却没想到,这个人的消息从蛊林苑开始,直到现在为止,竟像凭空出现在世上一般,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从哪来,千亦也不知道他要到哪里去。

        就算夺走了蓬莱的皇位,他接下来还要做什么。

        千亦不敢再想,只是心中暗暗怨恨千泽这个突然出现的毒刺。

        本来千亦想事成之后夺去凤九雏的兵权,再随便寻个理由杀了他,好坐稳这个皇位,现在看来,还好没有相信凤九雏,泗郡确实驻扎着千亦的主力,却仍有五千精锐暗藏在承抚天清酒楼之中。

        即使收容造反之人是大罪,可天清酒楼的老板万俟天清是蓬莱万俟皇后的远房叔叔,太子的叔外祖父,太子要造反,怎么也是个株连母家的大罪,万俟天清不得不应。

        此时这五千精锐大约已经兵临城下了吧。

        纵使凤九雏手中握着曲古大营的兵符,却无奈资历尚浅,根基不稳,能否调出一万兵将都难说。

        千亦已经无所畏惧,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了,从前对千泽使的一切手段,今天,他都要还回来了,张太师就是一个例子。

        中炎位的修仙者,凤毛麟角,在他面前却如此不堪一击。

        还好,总会有人能制住他的,他绝不会是无敌的。

        凤九雏不知道太子想了什么,只淡然的把随风剑抵在地面上,仿佛一切与自己无关。

        千泽怎么会想不到,蓬莱皇帝突然病重是有人搞鬼,又莫名其妙传旨召自己觐见,只有太子有这个能力,不是调虎离山是什么?

        瀛洲锦衣卫追捕洛氏姐妹,大张旗鼓的进入蓬莱境内,太子耳目众多,怎么会不知道天狐鬼帝手下进入蓬莱的消息。

        说不定,太子早已经与天狐鬼帝做了交易,承诺拖住千泽,让锦衣卫带走洛氏姐妹呢。

        因此千泽刚一离开睿王府,就传信给凤九雏,让他把洛氏姐妹带在身边。

        洛笙儿把熬好的药给蓬莱皇帝喂了进去,加以洛鸢儿的针术,皇帝渐渐喘匀了气息,挣扎着坐了起来。

        万俟皇后本来应儿子的话,躲在宫中以免危险,却听说皇帝清醒的消息,顿时觉得大事不好,匆匆赶了过来,推开众人,坐在虚弱憔悴的皇帝床榻上,仿佛一朵娇艳的花,站在一段朽木前。

        “陛下,您醒了?”万俟皇后装出一副惊喜的神情,却掩饰不住眼底的厌恶。

        蓬莱皇帝咳嗽着推开皇后,沙哑着嗓子道,“看看朕这两个好儿子!朕还没死,他们都已经打到朕的寝殿了!”

        兵部侍郎李雍看了看太子的眼色,从袖口中拿出一份早就准备好的奏折,呈给了皇帝,奏折上书写着睿王的一条条罪状。

        条条有人证,联名画押出睿王。

        蓬莱皇帝看后大怒,指着千泽沙哑道,“逆子!跪下!”

        千泽却仍旧揽着墨萱站在皇帝面前,挑眉道,“父皇何必因为一页纸动怒,我也可以随便写写诬陷太子呢。”

        凤九雏此时却不紧不慢的道了一句,“陛下,说来也奇怪,太子怀疑睿王是假的,不知道有什么证据。”凤九雏这句话说起来不像是在帮千泽,却让千亦心中一颤。

        万俟皇后的神情也变得不大自然。

        墨萱轻笑行礼,“陛下息怒,睿王殿下怎么会是假的?陛下若不相信,不如我们滴血认亲,也免冤枉了人呢。”

        李雍怒喝道,“小女子也敢妄论储君大事?!陛下,快将这个祸国殃民的妖女拖出去斩罢!”

        千泽闻言,微微侧过眼睛看了一眼李雍,淡淡道,“我看谁敢。”

        手上的钩指威胁般动了动,李雍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再开口。

        凤九雏又道,“陛下,明华夫人的提议并非不可。”

        蓬莱皇帝气得咳喘不止,只得任由二人决定。

        寝殿中的侍女端上来一碗清水,千泽拿钩指划破了手指,一滴血在白瓷水碗中绽开一朵彼岸花,千亦手指微抖,血滴滴在碗中。

        结果当然是意料之中的不相容。

        在场众人皆惊诧,蓬莱皇帝看后大怒,指着千泽,手指已经抖的不成样子,“你…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千泽却不以为意,轻笑道,“父皇未免轻率,太子就不能是假的么。”

        万俟皇后听了千泽这句话,突然身体一颤,随即扶着额头说头疼,匆匆退出了寝殿。

        蓬莱皇帝已经精疲力尽,洛鸢儿把白瓷碗端近皇帝的床榻,用针刺破皇帝指尖,一滴血缓缓凝聚,滴落。

        时间仿佛停滞,偌大的寝殿中寂静无声,千亦身上已经汗如雨下,拳头攥出了青筋,几乎要把一口牙齿咬碎。

        “他连这件事都知道…”千亦眼睛充血,突然拔出断气的张太师腰间的蜻蜓剑,不顾一切地刺进了蓬莱皇帝的胸膛。

        白如冰惊诧的瞪大了眼睛,手中的剑立刻出鞘,却已经晚了,蓬莱皇帝本就病入膏肓,这一剑算是要了他的命,霎时,御林军冲进了寝殿中,把手握蜻蜓剑的太子包围起来。

        太子疯了。

        蓬莱皇帝的血液落进碗中,与千亦的血液毫不相融。

        千泽眼疾手快,不去管蓬莱皇帝,而是飞快端起白瓷碗,对身后众人沉声道,“诸位看好了!太子是假的!弑君篡位!给我当即诛杀!万俟皇后逃不了干系,去把她抓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