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万蛊毒仙在线阅读 - 第217章 谁见幽人独往来(四)

第217章 谁见幽人独往来(四)

        不远处的密林中传来娇媚空灵的笑声,单漪微微侧目,突然,急破空的嘶声迫近,单漪顺势回身,转眼间一条紫黑色的蝎尾从身后蔓延而出,扫过空中,将飞至面前的暗器悉数挡下,那暗器重重撞在单漪坚硬的蝎尾上,当啷当啷坠落下来,原来是几片铁蒺藜。

        单漪冷冷地看了乔鸿影一眼,乔鸿影惊恐地连连摇头,“不是我们的人!”

        “瞧瞧,这姑娘忘性好大呀,连自己的同盟都不认得了。”密林中缓缓走出一位少女,少女身披纱衣,向单漪走来,身后跟着数十蒙面护卫,每一人手中都拿着一把纸伞。

        “尊主不认得小女子也就罢了,莫非乔姑娘连与流云涧交好的雁家也不放在眼里吗。”

        单漪有些诧异,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遇到雁南倾。

        雁南倾轻笑一声,看向单漪道,“小女子记性也差了,怎么不记得把掌门印还给尊主,好让尊主安心上位呢。”

        乔鸿影低声道,“她就是雁南倾。”

        “小贱人,我的名字也是你叫的么!”雁南倾抬手,身后的一个女护卫双手交变,一串花瓣瞬间飞向乔鸿影,乔鸿影躲避不及,几片锐利的花瓣直接灌入了乔鸿影腹中,伤口渗出的血迹染红了衣裳,乔鸿影身子一软,跪伏在地上。

        单漪瞥了雁南倾一眼,语气仍然没有半丝波澜,“你可是来此教我看你如何杀人的?”

        “非也。”雁南倾轻笑一声,身后的一众护卫得到命令,立即压低身形,抬手便从左手握的纸伞伞柄中抽出一把细剑,顺势劈向单漪咽喉,剑锋带起几片花瓣,片片飞花化作利刃飞向单漪。

        单漪扬起蝎尾,迎着女护卫的剑刃冲过去,手背顺着剑背擦过去,顿时紫火燃起,那女护卫竟一个后翻,立即将细剑收进伞柄,顺势将纸伞向单漪挥来,伞骨处竖起尖刺,单漪不得不退,这招数单漪见华阳用过,还算熟悉。

        起初单漪进入洛阳地牢,为了不让乔鸿影起疑心,便卸去了弑仙匕和邪灵匕,竟想不到,今日尚能遇上如此强敌。

        女护卫们刹那间又抽出伞中剑,回光剑影,变幻莫测。

        单漪神情不变,仍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淡漠表情。“你们何必执意寻死呢。”

        见护卫们抵挡的吃力,雁南倾持剑迎面扫来,单漪猛然仰身,剑刃扫过面门,趁着雁南倾尚未收剑之时,瞬息之间,单漪脚步微移,右手钳住剑刃,雁南倾猛然醒悟,右手刚欲松开剑柄,却晚了一步,手腕已被单漪紧紧握住,一条紫黑色的蝎尾迎着心口刺来。

        雁南倾冷笑一声,左手一扬,乔鸿影竟被一把拉了过来,蝎尾洞穿的,成了乔鸿影单薄的身体,霎时血流如注。

        单漪一怔,雁南倾竟拉来乔鸿影挡住了自己的致命一击。

        雁南倾趁机将花纸伞插在地面上,伞面猛然撑开,一株淡紫的并蒂山茶盛开,伞骨处竖起尖刺,尖刺将单漪逼退几步,雁南倾向后跃了几步,一扬手,纸伞飘浮起来,迅飞回了雁南倾手中,单漪一缕衣带被细剑削断。

        “雁南倾,千泽竟然还没有杀了你,实在是太过仁慈。”单漪淡漠开口,左手扶着乔鸿影即将倒下的身体。

        “雁家低估您了,不用掌门印就能登上谷主位,果然名不虚传。”雁南倾微微一笑,将细剑收回伞柄,纸伞撑开,便随风荡进了密林,不见了踪影。

        单漪蹲下身,检查乔鸿影的伤势,蝎尾深深没在乔鸿影胸口,乔鸿影靠在单漪胸前,艰难地抬起手,搭在单漪的蝎尾上,断断续续地说,“好烫…”

        乔鸿影用力抽出单漪的蝎钩,鲜血喷涌,乔鸿影跪在地上,在单漪的注视下,倒了下去。

        单漪甩了下蝎尾,荒野上便沾染了一道血迹。

        立冬的寒风袭人,吹拂着荒野的草木,偶尔天空传来一声凄厉的鸟鸣,黎明已至,却乌云密布,不急不缓的雨珠冲淡了血污,很快,这片荒野又会恢复原样,把今天的一切都掩盖掉。

        一缕薄土掩盖了乔鸿影的衣衫,单漪第一次有兴致去体会生命的脆弱,缓缓张开手,看着自己的掌心的纹络,生命线断断续续地横在掌心。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是那么想当杀手的。”

        “干净的桃花,杀戮历经的久了,也是会变成邪桃的吧。”单漪自言自语。

        谁见幽人独往来,飘渺孤鸿影。一世轮回,何去何从呢。

        “鸢儿姑娘,你要干什么去?”白羽追上匆匆离开的洛鸢儿,一把拉住洛鸢儿的胳膊。

        洛鸢儿眨着眼睛,小声道,“鸢儿回去给谷主准备些点心。”

        “你是不是生气了啊,谷主平时不这样,我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白羽也觉得今天的事邪门的很。

        白羽接着解释道,“他是很冷漠,也能周旋许多事情,但在感情上,他比你想像的单纯得多,就只是单纯的迷恋你而已。”

        洛鸢儿奇怪的瞪大眼睛,“迷恋我?为什么?”

        洛鸢儿清楚自己的身份,自己不过是洛家一个小姐,能让单漪青眼相加已经是殊荣,洛鸢儿其实一直也没生出过什么非分只想,只是单纯觉得,谷主和心上人在约会,自己在场有点尴尬而已。

        白羽无言以对,憋了好一会,才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你这姑娘怎么这么笨呢。”

        白羽忐忑不安的回了神龙殿,在门口打量了一会,现单漪正阴着脸靠在椅背上,上身围了几圈药布包扎伤口,里面没穿衣服,只在身上披了一件雪青色的外袍,柔顺的长披散在身后,偶尔有几丝乱贴到脸颊上,单漪不耐烦地扫开。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白羽战战兢兢地走了进来。

        没想到,一个茶壶不客气地砸了过来,白羽颤颤地接住。

        果然,洛鸢儿要是出了什么岔子,挨打的就是白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