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万蛊毒仙在线阅读 - 第285章 萍水相逢为何舍命

第285章 萍水相逢为何舍命

        容成逸和墨萱都听到了飞刀破空的声响,可明显那飞刀是冲着墨萱去的。

        容成逸猛然甩手,一把袖箭飞向了六鹤,随即立刻翻过身来,猛然一拉墨萱的胳膊,那飞刀打偏,深深插在地面的石缝里。

        五鹤皱眉,这不知深浅的小子,他可知道自己是在与闲云楼作对?

        飞刀接二连三的飞来,容成逸一推墨萱,慌忙道,“快去回到千泽公子身边啊。”

        话音刚落,容成逸后心一凉,一把飞刀径直插了进去,紧接着,又一把飞刀狠狠刺进容成逸的右肩。

        容成逸撑不住了,无力的跪在了地上,眼前越来越模糊,想站起来却有心无力。

        藏起来的容成若急了,忘了三哥的嘱咐,不顾一切的跑了出来。

        五鹤从房顶上跳了下来,手中的短剑毫不犹豫的准备收割容成逸的性命,看见角落里扑出来一个小女孩,五鹤也没有任何怜悯的神情,短剑的方向指向容成若。

        容成逸挣扎爬起来,手腕上最后一把袖箭朝后一扬,五鹤身形一歪,朝后退了几步才躲了过去。

        容成若哭着跪在容成逸身边。

        五鹤嗤了一声,抬起短剑准备解决这两个碍事的小鬼。

        忽然,五鹤脖颈一凉,一把剑的剑刃从身后架在了脖颈上。

        那剑是血红色的,雕刻着细碎的樱花。

        其余人见情况突然有变,立刻围了过来。

        花影拿剑指着五鹤,眼神淡漠的扫视了一遍周围的人,轻蔑道,“你们一起上吧,比较省时间。”

        ——————

        千泽懒得管这些人,快步走到墨萱身边,关切的问,“你还好吧,是我忘了时间,来晚了。”

        墨萱摇摇头,指着倒在血泊中的容成逸和哭成泪人的容成若,“我没事,倒是这两个孩子,拼了命的救我呢。”

        千泽这才注意到那两人。

        墨萱走过去看了看容成逸的伤势,似乎已经严重到没救了。墨萱叹气道,“萍水相逢,你们这么做为了什么?”

        容成若拖着哭腔,指着千泽,对墨萱嚷嚷说,“是三哥说了,只要让你喜欢我们,他就会从姑母手里救我们,呜呜,没有三哥若若也不想活了。”

        千泽走过去,手指按在容成逸的脊背上,一缕玄火注进容成逸的身体里,汩汩流血的伤口立刻止了血,千泽猛然拔下容成逸身上的刀刃,也没有鲜血喷出来。

        应该,倒也不会死。

        千泽蹲下身,抓住容成若的下颌,仔细端详着哭到变形的小脸,忽然冷笑一声,“这不是容成家的小小姐么。”

        “怎么,你们这是离家出走找不到住处,想要来讹上我了?”

        容成若仍旧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抽噎着回答千泽的话,哼哼唧唧的也听不出她在说什么。

        “别哭了小鬼。”千泽皱眉,又看了一眼容成逸,说道,“孔雀,带他们走,不管什么目的,保护了萱儿算他有功,回去给他找人治伤。”

        “是。”孔雀搀扶起昏迷不醒的容成逸。

        那几人见势危急,只好选择立刻撤退,花影询问的看向千泽,千泽摆摆手说算了,花影才没有追上去。

        花影觉得奇怪,放在平时,敢盯上娘娘的人,不论身份,陛下都会亲自一一铲除掉,今天这是怎么了,还是说,那几人的背景让陛下忌惮吗?

        习惯使然,花影仍旧没有多问,尽力做好陛下安排的一切事,作为陛下的贴身杀手,听话要比聪明重要的多。

        花影从孔雀手里接过容成逸,背到了背上,听陛下的意思,是要带着这两人去客栈了。

        ——————

        洛阳客栈。

        孔雀拿着洛鸢儿临走前写好的药方去城里的药铺抓药,一共开了三间客房,千泽先带着墨萱进了房间。

        花影背着容成逸去医馆看了大夫,容成若像个小跟屁虫一样,花影带容成逸去哪,容成若就拉着花影的衣角跟到哪,也不哭闹,倒是挺乖的。

        这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城里的医馆差不多都关门了,花影背着容成逸找了三家医馆,都被拒之门外。

        最后花影受不了了,硬踹开了一家医馆的门,拎起一个大夫按在桌子上,指着容成逸对那老大夫冷冷道,“给我治。”

        老大夫没法子,打着呵欠给容成逸诊了脉。

        因为千泽封了容成逸的经脉,止血很及时,大夫给容成逸擦了药,缠了药布,然后又开了几服药,说养养就没事了。

        花影又背着容成逸回了客栈,容成若一路扯着花影衣角,又乖乖的跟了回来。

        安置好容成逸,花影可算是能去休息会儿了,千泽身边心腹不多,这些杂事就只能自己和孔雀办。

        花影转身要走,发觉那小女孩还紧紧拉着自己衣角不放。

        容成若个子特别小,还不到花影的腰,努力仰着头看着花影,小声说,“谢谢你。”

        花影伸手摸了摸容成若的头发,拿开容成若的小手,淡淡回答说,“我是奉命做事,你要谢就去谢陛下吧。”

        容成若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孔雀将药材买齐,送进了千泽房间。

        墨萱平躺在床榻上,所有的衣服都已经除去,身上只盖了一张薄薄的软纱。

        床榻旁的小火炉上煮着汤药,一排金针整齐的浸泡在药罐中。

        “只要通了经脉,就不会有像今天的事情发生了。”千泽坐在墨萱身边,低头吻了吻墨萱的嘴唇,语气里带着几分内疚。

        “别自责。”墨萱轻笑,“我没事,那两个孩子有求于你,你也不要太苛刻了。”

        “可他们是容成家的人。”千泽皱眉,“虽说两个小鬼还成不了什么大事,可我怕他们伤害你,万一是容成飘雪派来的奸细,我们防不胜防。”

        墨萱笑笑,“我觉得他们不坏,你若担心,可以试试他们再做决定,若你一直这么多疑,很难找到像花影这样的心腹之人。”

        千泽想了想,点头道,“萱儿既然喜欢他们,那我就不要他们的命了。”

        “你该改改这多疑的脾性。”墨萱嗔怪道,“杀孽太重会有祸患报应的。”

        “好好,我以后会改的。”千泽笑笑。

        ——————————

        诶呀,蚕蚕摔倒了,要投票票才能起来~

        如果有问题和对剧情走向的建议的话拜托一定要在书评区或者微博私信@吞鲸食蚕告诉蚕蚕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