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万蛊毒仙在线阅读 - 第413章 我也怕被带走

第413章 我也怕被带走

        洛鸢儿被夸得脸红,抱着砂锅一溜烟跑到毒蝎的书房去了。

        “咳咳。”

        身后传来两声意义不明的咳嗽。

        墨萱和华阳坐在走廊的栏杆上,脸上带着意义深刻的笑容。

        墨萱倚着雕栏轻声道,“回家再说。”

        “是啊,某人有些春心那什么了呢。”华阳跳下雕栏,脸上的牡丹花纹仿佛又娇艳了不少。

        千泽赔笑,“嘘,注意场合,注意影响。”

        ————

        毒蝎伏在案上埋头整理地下送上来的连篇累牍的公文,没想到帝麟失踪了以后,地府里积压了这么多文件,里面又是鬼又是魂的名词还要查典籍,看得毒蝎眼睛发花,心里想着,等千泽回来一定把这些公文全拍在他脸上。

        洛鸢儿端着砂锅走了进来,乖巧地抱着砂锅跪坐在毒蝎身边,等着毒蝎忙完这一阵,好吃东西休息。

        毒蝎见洛鸢儿进来,立马把桌子上的文案一推,拿胳膊支着头,给洛鸢儿递了个眼神,“喂我。”

        洛鸢儿早就习惯了自家主子这么高冷的撒娇,把砂锅端上桌,盛了一小碗,吹凉了,送到毒蝎嘴边。

        “谷主,千君他在…”洛鸢儿想跟毒蝎说千泽来了,可刚说了个千字就被毒蝎给堵了回去。

        毒蝎把娇小的洛鸢儿抱到怀里搂着,嘴里叼着一块鸭肉凑近洛鸢儿,嘴角带着一丝调戏的笑容。

        洛鸢儿羞得不知道打哪找地缝钻进去,绵软的小手推着毒蝎不让靠近,“谷主,您好过分啊。”

        一条蝎尾从毒蝎身后伸出来,缠在洛鸢儿纤细的手腕上绑住,轻声说了句,“吃。”

        洛鸢儿双手被蝎尾缠得不能动,整个人被毒蝎给箍在怀里,毒蝎低头靠近洛鸢儿,洛鸢儿紧闭着眼睛,微微张开樱唇,毒蝎就趁机叼着那小片鸭肉舔了进去。

        鸭肉做的恰到好处,嫩而不腻,更何况还是这么个充满爱意的吃法。

        洛鸢儿老是被这个看似高冷实则流氓的谷主大人肆意调戏,还还不了手,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真是让人欲哭无泪。

        心里砰砰跳,看着面前毫无瑕疵的脸,洛鸢儿开始走神,那双眼睛如深潭,只有看着自己时才会有一丝波动。

        谷主还没有娶夫人啊。

        要是可以的话…我…

        别乱想了,我可是要一辈子侍候谷主的呢。

        那万一他有了夫人不用我侍候了怎么办,刚刚还有人送来孤烟家的花名谱呢。

        他要和孤烟小姐联姻吗?

        谷主会不会喜欢孤烟小姐啊。

        万一不喜欢,谷主岂不是很可怜。

        不行,鸢儿不能让谷主受委屈,等会就去推了那花名谱。

        用什么理由推呢…不如就说谷主那个冷淡吧。

        嘿嘿。

        里面正热闹着,书房的门被千泽随意推开,先是一片扑鼻的鸭肉香气,接着是一片令人想象不到能发生在插了七百年冷漠孤傲强大无敌仙姿出尘标签的毒蝎身上的场面。

        千泽一怔,“是我开门方式不对吗。”

        乐无璟从千泽身后伸出半个头,眨了眨眼睛。

        洛鸢儿飞快从毒蝎怀里挣脱出来,把裙子整理好,夺门而逃。

        边逃边哭,“呜哇,没脸见人了啦。”

        毒蝎又恢复了往常的冷漠,瞥了眼乐无璟,眼神顿时冷厉了几分。

        乐无璟吓出一身冷汗。

        当初帝涟漪一掌拍死一头天魔时,就是这个眼神。

        乐无璟当即退出书房,啪的一声关了门,可怜巴巴地蹲在门口等着。

        毒蝎冷冷抬眼问千泽,“你怎么跟他混在一起。”

        千泽笑笑,“消消气。无璟千里迢迢来寻我,哪有把人赶回去的道理,大家都是同窗嘛,宽容一下。”

        毒蝎愣了一瞬,试探道,“同窗?”

        千泽坦白了那块附着怨灵的玉牌,从前的记忆零零碎碎恢复了不少。

        毒蝎才叹了口气坐下。

        毒蝎道,“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

        千泽道,“是。我身上,神印是你的,仙骨是你的,命是你救的,我身上的东西没有一个不是你给我的。”

        “我不知道除了谢你还能说什么。”千泽苦笑,“你没必要为我做这么多,若当初你承认你神印觉醒,我去尽力保你辅佐你,就算我成了废人,以你才华又怎么会让我们像现在这样,仍旧受淳于家的牵制。”

        毒蝎漠然道,“一样的。手足反目,世家结仇,或许不如现在。现在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千泽又问,“叶袭若真反我,该如何?”

        毒蝎淡然道,“杀。”

        毒蝎一向如此,不论对方是什么人,只要妨碍到千泽,就毫不犹豫清除,没有顾虑,也不多想。

        毒蝎道,“乐岚已经堕入魔道了,与你不是一个路子,别护着他。”

        千泽忍不住争辩,“无璟也没做错什么,那次我们都在,没有灵力的情况下被天魔咬伤,换你你不废吗?”

        毒蝎冷冷道,“身为主神保护不了自己,死了伤了,活该。”

        “你…”千泽不明白毒蝎到底在坚持什么,是怕自己身上这颗凝结着他心血的神印被乐无璟毁掉么。

        “神殿同样在通缉他,如果不管他,放任他被神殿带走,那下一个被带走的就是我了。”千泽咬牙道,“父君宁可自残也要把神印取下来,是不是就是为了摆脱神殿?”

        “神殿要找有神印的人吧。”千泽的语气软了下来,“我也很怕被带走啊。”

        千泽声音一软,毒蝎有再多的反对也卡在嗓子里说不出来了。

        千泽抬眼问毒蝎,“要是神殿的人来找你要人,我…去还是不去?”

        “死都别想。”毒蝎的蝎尾倏地扬到一个警戒的高度,狠狠道,“谁敢带走你。”

        千泽微微皱眉,神殿的事,毒蝎一定知道些内情,否则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乐无璟在门口悄悄蹲着,听着里面两人越吵越凶,一直沉稳冷静的涟漪都吼出了声,乐无璟对千泽这个大哥还是很畏惧的,听到里面快打起来了,乐无璟没办法,只好离开。

        刚站起身,就见千泽拉开了们,笑嘻嘻地说,“你可以先住厢房,等我回蓬莱再给你找住处。”

        ——————

        紧赶慢赶终于把两更都赶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