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娱乐纪元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漫画

第六十四章漫画

        谁也没有料到林风拍的电影还没有上映,竟然通过几电影中的音乐,就成功把《那些年》这部电影的知名度打出去了。

        甚至在某种度上,一点都不逊色那些巨头影视公司花费大量资金做宣传的影片。

        这种结果让娱乐圈不少人大吃一惊,林风这小子的音乐天赋实在是太妖孽了。

        当时间到12月底的时候,临近1月的时候,《那些年》彻底杀青,林风在和所有剧组工作人员吃过杀青饭之后,刚回公司悠哉悠哉把剪辑弄好。

        …………

        他现在正在正襟危坐的考试。专业考试,素描绘画。

        画板放在大腿上,2b铅笔在4a纸上画了个框架之后,量了一下素描比例。

        移动着铅笔,林风轻轻勾勒出人物外貌之后,开始给眼睛的一周慢慢打上阴影。

        前世的林风对于素描自然是一窍不通的,但这一世的专业身份,使得他对于画画具有很高的灵性,尤其是素描,更是信手拈来。

        老师在走道来来回回,林风在画板前认真绘画。

        当看到林风画出眼睛与鼻子效果,老师轻轻点了点头。

        因为林风平时不是请假就是逃课,所以老师也很无奈,担心林风的成绩不过关,毕竟天都大学的管理还是颇为严格的,想要篡改成绩并不容易。

        但林风的表现,显然很不错,每次考试成绩虽然不是顶尖,却也不算太差。

        ……

        林风在定明暗交界线的位置,选好了受光面的方向还有投影的方向,把明暗交界线的位置涂黑。

        时快时慢的笔触之下,所有的线条都是有轻有重的,而且是有顺序的。线条的轻重适当,立体感已经透纸而出。

        一个小时后,林风已经完成了自己的素描。

        看着自己画出的作品,林风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等自己作品扑街,去街头卖画也是可以的。

        当然,这只是娱乐的想法,林风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自娱自乐了,而周围的学生也6续完成了考试。

        一眼看去,大多数人画的都是不错的,毕竟在上大学之前也学了两年多,没有足够的专业课成绩,是考不上天都大学美术系的。

        叮铃铃……

        铃声响了,代表这场考试结束了。

        老师收取了每个人的作品之后,大家6续走出了教室。

        而林风也是伸了个懒腰之后,放松的走出了教室,享受起来自大学的悠闲时光,轻松而自由。

        出了教室以后,林风来到了校园内的后山。

        天都大学的环境治理还是很优美的,这后山虽然不大,但却很静谧,让人心旷神怡。

        况且现在是四月份,春天的气息正是最浓郁之时,鸟语花香,人间仙境般,微风抚面似乎能够让人忘记忧愁。

        不过林风貌似也没啥可忧愁的,吃喝不愁,混吃等死……

        这样说也太没追求了些,林风笑着摇头,漫无目的的散起步,不知不觉间,却是走到了深处。

        本以为后山深处人迹会少,但来往之间,林风现其实也有好几对情侣在树林之后偷偷摸摸的做些什么。

        他这才恍然,感情自己这只单身狗是来到了不该来的地方,这里简直是校园内许多情侣的幽会圣地啊,粉红弥漫的地方,自己还是撤退的好。

        于是他决定回去,结果正准备转身离去,他忽然看到前方一名穿着蓝色长裙,头披散在肩上的妹子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掉落。

        这妹子和林风一样,也是单身一人,不过也有可能是来和男友约会。

        林风倒没想那么多,直接开口道:“嗨,前面的美女,你东西掉了。”

        林风自认为自己的声音不算小,但那妹子似乎没听到一般,继续悠闲的向前走着。

        林风笑了笑,捡起那东西,原来是一个白色的手机,他小跑追上了那妹子,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妹子转过身,一张瓜子脸,大大的眼睛,脸上画着淡妆,难得一见的美女,只是气质似乎有些偏冷,转过身后大眼睛毫无感情色彩,就这么淡淡的看着林风。

        林风心中暗自赞叹,咱天都大学美女倒是真多,出来闲逛都能碰到一个。

        “你……”

        “要签名是吧?”

        林风才刚开口,对方就直接打断了林风的话,声音古井无波。

        这让林风一时有些愕然,没搞清楚状况,下意识道:“什么签名?”

        美女只是撇嘴之间,便直接从林风的手上拿过画册——因为刚刚素描考试,所以林风一直带着一本画册。

        打开画册,那美女熟练的翻开扉页,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只精致的钢笔,唰唰唰签下了一个龙飞凤舞的名字——洛天依。

        看到对方的签名,林风觉得有些眼熟。

        想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美女就是天都大学人气很高的美女漫画家雪依。

        不过有意思的是,似乎这洛天依自我感觉太良好了些吧,把自己当成她的粉丝了吗……

        林风把手机塞到雪依的手上,然后笑着道:“谢谢你的签名,我是想说,你手机刚刚掉了。”

        这下轮到洛天依愣住了,接过手机,心中也是很快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是误会了对方的意思了。

        还以为对方也是一个自己的漫画迷,毕竟她在这所学校遇到太多的粉丝了,结果没想到对方只不过是捡到自己的手机,想要交还给自己而已……

        想到此处,洛天依的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绯红:“不好意思,我……”

        “没事儿,下次记得注意,校园明星的手机里可是会有很多隐私的。”林风笑了笑,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倒也没怎么在意,把手机归还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林风离去的背影,洛天依的眼睛里闪烁着疑惑。

        这个男生,似乎有点儿……眼熟啊,是在哪里见过吗?

        林风可不觉得后山的相遇是邂逅,更没自恋的以为因此就会和那位美女漫画家生些什么,这件事在他的脑海中停留了两分钟之后便被他甩到脑后了。

        …………

        喝着豆浆吃着包子,林风坐着保镖的车上学。

        到了学校,林风才现教室的墙上已经贴满了素描画,正是那天考试大家画的素描。

        林风一眼就看到自己的画贴在很显眼的位置,而上面的分数也显然不低:刚好是9o分。

        美术老师也是第一时间走进了教室,笑着道:“素描成绩已经出来了,我们班一共有八个九十分以上的同学,大家鼓掌。”

        班级里立刻响起了一阵掌声。

        美术老师姓张,名叫张华,平时为人随和。所以同学都很给面子。

        等同学们掌声平息下来,张华笑着道:“大家一定很好奇,为什么会忽然组织素描考试吧。”

        不等台下的同学回答,张华已经给出了答案:“因为我们美术系正在举办一场比赛。美术系从大一到大三都要参加,每个班都要出九个人,如果比赛能拿到名次,最后是可以加学分的。”

        听到比赛拿到名次可以加学分,台下的林风眼睛亮了。

        他逃课那么多。肯定有些选修课的学分是拿不到的,到时候毕业也是一件麻烦事儿,虽然他上大学更多是重新体验大学的生活,但也不想弄得毕不了业不是?

        所以这么难得的机会,他有些心动了。

        同样也有很多素描功底不错的同学眼神微微亮。

        “张老师,请问是什么比赛?”

        “如果是比试素描的话,我一定要参加!”

        “水彩也没问题,我得水粉能力比素描更强……”

        有几个学生七嘴八舌的问,张华等大家问完,笑着道:“这次比赛。不比素描不比水粉,但肯定是需要很好的美功底才行的,因为这次,咱们举行的是美术系漫画创作大赛!”

        “漫画?”

        “竟然是漫画?”

        很多人都愣住,但也有一部分人听到这个,眼神反而亮了起来。

        张华开口道:“我知道,有很多同学之所以学习美术专业,为的就是成为一名合格的漫画家。我们天都大学的美术系一直是很优秀的,甚至比一些高级美院还要强,洛天依这个当代漫坛的人气漫画家。也是出自我们学校美术系,所以这次比赛对于很多人来说会是一个机会。”

        张华说的没错,天都大学的美术系,论实力的确是堪比美院。

        而出身天都大学的漫画家。也不止一个洛天依,只不过洛天依的名声最响而已。

        “这次比赛,由系里组织,而且我们和当代漫坛建立了合作关系,所以会有《当代漫坛》的编辑前来作为评委,大家想想。一旦得到当代漫坛评委的优质评价,那代表的将会是什么?”

        “《当代漫坛》的编辑!”

        “国内最顶尖漫画杂志的编辑!”

        随着张华这番话,已经有学生激动的喊了起来:“张老师,这次漫画比赛有指定的作品吗,还是必须让我们自己原创漫画?”

        “当然是随意。”

        张华笑着道:“你们可以找人写故事让你们来画,也可以自己原创,同时还可以尝试改编那些有名气的小说!但要记住一点,漫画的篇幅不要太长,中篇到短篇最好。”

        “太棒了!”

        “张老师我要报名!”

        “还有我,我也要参加!”

        “就算失败也没事儿,有机会获得《当代漫坛》的编辑指导呢。”

        一时之间报名之人还不少,这并不奇怪,这毕竟是天都大学美术系,谁都有两把刷子,画个漫画一般还是不成问题的。

        张华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道:“先不要急,大家也看到了,每个班级的名额只有九个,所以我们肯定是先紧着素描成绩好的同学先来的。”

        “老师,不是素描成绩好就能画漫画啊……”

        “我虽然素描画的不是很棒,但我的漫画功底还是很强的。”

        “我从六年级开始就尝试画漫画了,这次虽然素描成绩八十分,可我有信心!”

        听到是按照成绩来排名次,台下的一部分同学都有些不乐意了,当然他们说的也有道理,并不是素描功底好的人,就一定比素描功底差的人更适合画漫画。

        张华笑了:“急什么,人家素描成绩排在前面的同学对比赛还没什么兴趣呢。”也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对这个漫画比赛有兴趣的,听到张华这么说,一群学生也是安静了下来。

        张华道:“先报名吧,有兴趣参加的人站起来。”

        张华的话语落下,班级里一共站起了十三个人,其中包括林风。

        “林风你真的假的?”

        “你一个写小说的竟然也要去画漫画……”

        “这是赤裸裸的抢饭碗啊!”

        周围的同学看到林风这个向来低调的武侠大神站起来,纷纷打趣道。

        林风笑了笑道:“踊跃参加学校的活动嘛,努力为班级争光,而且我对漫画也挺有兴趣的。”

        当然,这是他的一贯技能,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而已,如果不是学分奖励,他还真懒得参加这个漫画比赛。

        如果直接搬过来肯定是不合适的,因为林风本身就是龙国人而不是岛国,所以林风需要重新构造背景,使得它适合现在的社会。

        这让林风觉得难办,因为背景重新构造,就代表原作里很多场景,需要他自己重新构造。

        而且漫画本身就很难体现动画的美感,所以他要画的非常出色才能吸引人,好在故事和台词基本可以保留,让自觉困难重重的林风感到了一丝安慰。

        另外。《秒五厘米》这个漫画名字的由来是根据樱花每秒的下降度,林风本来是想用别的花替代樱花来着,但也兴许是先入为主的原因,似乎樱花更贴合漫画的意境,况且龙国也有樱花,倒也说得过去。

        一切做好了准备之后,拿着小陈买回来的画笔,林风开始了作画。

        那逆天般的记忆再次挥了作用,林风很轻松就画出了《秒五厘米》的男主角贵树。

        “噗嗤。”一直在旁边关注着林风作画的小陈忍不住笑了出来:“林大,我说你这个人设画的未免也太普通了些吧。信手拈来啊这是。”

        林风莞尔,前世《秒五厘米》的作者新海诚就经常被人吐槽人渣诚,寓意人设很渣的意思。

        没想到自己画出记忆中的人设,却也被小陈嘲笑了一番。不过林风也没有改进的兴趣,这人设还是将就用好了,反正凭借漫画本身的质量已经很不错了。

        就这么漫不经心的动着画笔,林风继续画了下去……

        小陈的笑容逐渐止住,一双眼睛也是微微放大,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林大!我对漫画家也是有些了解的。你这这这……你这也太顺利了,再怎么说画漫画总要重新构思一下分镜,为什么你连分镜都不用考虑?”小陈的声音充满了震惊。

        所谓的分镜是漫画的一个术语,要在纸上设计好漫画的布局,然后才能按照布局画出原稿,这个过程像是制定草稿和结构。

        小陈震惊的是,林风竟然不用分镜就能画出原稿,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而且作画的度快的不可思议。

        小陈有朋友是漫画家,自然懂得漫画家的一些常识,从未听说过有人可以不打草稿不画分镜稿直接上原稿的,但自家这位老板就这么活生生的做到了!

        林风笑了笑,其实对于这个情况,他也说不清原因。

        就好像小说一样,他能够一字不差的写出前世的经典作品,同样,漫画也是,在画漫画之前他的脑海中就已经出现了漫画该有的每一幕画面,现在只要照着脑袋里那个画面画出来就万事大吉了。

        对于这件事的原因,林风一直是懒得去想的,因为他想不通的事情更多,比如为什么自己会穿越。

        于是林风也不向小陈解释了,只是做出一副淡淡的样子道:“这世上总要有天才来惊艳一下时间,否则没有传奇的衬托,一切平庸都会变得理所当然。”

        说这句话的时候,林风内心里已经承认自己是在装逼。

        不过小陈的眼神里已经明显开始出现了崇拜的星星:“老板,老板,你好厉害,我终于明白琥珀姐姐为什么说你不是人了。”

        噗……

        林风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她这么说我的,她这么说我的?说我不是人?反了丫的!”

        林风很生气,看来自己那个前任助理水很深啊,竟然在离开自己之后还不忘套路一下,简直是罪不可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