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张县丞的贵客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张县丞的贵客

        “这可如何是好啊?!”

        一干胥吏听到朱平安已经弹劾了张县丞等人后,不由慌乱着急了起来。

        如果张县丞他们都被朱平安弹劾掉的话,那他们还找谁主持“公道”啊。

        “朱平安这小贼从一入靖南就处处与我等作对,如今更是变本加厉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要我说,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索性直接......”

        李典史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伸手做出掌刀状,在脖颈间一划,发狠的说道。

        啊?!

        李典史这胆大包天的提议一出,引得席间一阵惊呼,不过有好几位眼睛蓦然一亮,对李典史的提议颇为赞同,也有好几位认真的思索了起来。

        “李典史,我看你是马尿喝多了吧!瞎说什么胡话!”张县丞用力的瞪了李典史一眼,重重的将手里的茶杯顿在了桌子上,生气的说道。

        这个没脑子的蠢货!这种话能当着众人说吗?!你就是再想,你就是做了,也要给我烂在肚子里!有些事情,你可以做,但是你不能说!

        摊上这么一个没脑子的小舅子,老子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要不是看在你姐姐的面上,就凭你这蠢猪脑子,你能坐到靖南的典史之位?!

        “我们可都是秉公守法。”张县丞语气森冷的瞪着李典史,强调道。

        “是是是。”

        李典史缩了缩脖子,悻悻的说道。不过,他心中很是不以为意,觉的张县丞小题大做,太过小心谨慎了,这里又没有外人,再说了,我们又不是......不过看着张县丞森冷的目光,李典史识趣的闭口了。

        “张大人、姚大人,这可如何是好啊?!朱平安这小贼是要将我们赶尽杀绝啊。”

        虽然桌上美味佳肴琳琅满目,但是一干胥吏却没有胃口,着急担忧的说道。

        迎着一干胥吏的目光,姚主簿打开手里的折扇,微微扇了扇,嘴角笑而不语。

        “哼!慌什么?!他朱平安毛都都还没长齐呢,跟我斗,还差的远呢。”

        张县丞哼了一声,嘴角扯出一抹轻蔑的弧度,端起茶杯,不慌不忙的品了一口,俨然一副成竹在胸的宗师做派,仿佛朱平安在他眼中就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不足为虑。

        一干胥吏看到张县丞这副模样,不由眼睛一亮,张县丞这是已有对策了!?

        “张大人,可是已有良策?”

        一干胥吏眼巴巴的看着张县丞。

        张县丞很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在众人急切的目光中,他不慌不忙的又品了一口茶,缓缓的放下茶杯,这才将目光转向众人,微微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反问众人,“诸位可知我今日缘何请诸位在此一聚?”

        哈?

        为什么邀请我们在此一聚?

        这里的菜好吃?这里的酒好喝?还是说......一干胥吏将目光转向了正在弹琴的女乐师......不过,张县丞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来了?!

        看着一干胥吏疑惑不解的目光,以及不着边际的猜测,张县丞内心得到极大满足,他淡淡的笑了笑,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对一干胥吏说道,“明日上午,我要在此宴请一位贵客,这位贵客出生于江南水乡。我特意提前来布置场地,务必令贵客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贵客?”

        一干胥吏面面相觑,好奇不已的问张县丞,“张大人,这我贵客是?”

        “难道这位贵客能解决我们的难题?”

        这个时候宴请贵客,难道说,......这些胥吏猛地反应了过来,一脸热切的看着张县丞。

        “然也。”

        张县丞点了点头。

        “张大人,这位贵客是?”得到张县丞的肯定,一干胥吏激动了起来。

        “这位贵客,可是能通天的。”张县丞微微眯了眯眼睛,一脸自得。

        能通天?!

        一干胥吏顿时激动到了人生巅峰,如果能通天的话,那朱平安这小小的芝麻官算个屁啊。

        “张大人真是根基深厚、交友广泛啊,连这等通天的人物都能结识。”

        一干胥吏连连恭维张县丞。

        “我的张大人呢,您就别卖关子了,快给我们说说,这位能通天的贵客是哪位大人啊?张大人是怎么结识的这位贵客啊?”有胥吏忍不住好奇,连连催促张县丞揭晓答案。

        “呵呵,说来也是运气,这几日我等躲避倭寇,咳咳,不,是与倭寇周旋期间,偶然探听到圣上取太仓银十五万两,诏令买办金宝珍珠。”张县丞不缓不慢的开口道。

        “圣上真是大手笔啊。难道说这位贵客就是负责采买金宝珍珠的大人?”

        一干胥吏猜测道。

        “是,也不是。”张县丞意味深长的说道。

        一干胥吏闻言,疑惑了,是,也不是?那究竟是不是?!

        “汝等可知负责采买金宝珍珠的是哪位吗?”张县丞问一干胥吏。

        一干胥吏摇头。

        “这次负责采买金宝珍珠的是西苑御马监掌印太监陈洪陈公公。”张县丞缓缓说道。

        “御马监掌印太监?!”

        一干胥吏闻言,不由吸了一口凉气,司礼监掌印太监啊,这太能通天了。

        他们作为胥吏,对于大明官僚体系再清楚不过了,这御马监可是了不得啊。

        我大明宦官分为二十四监,其中最为重要的两监便是司礼监和御马监。

        司礼监掌握批红权,代天摄政,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内监,其权势可以和内阁相抗衡。而御马监的地位,也就仅次于司礼监。御马监起初是养马的机构,同时顺便官吏皇家的财产,如皇庄、店铺等。但是,慢慢的,御马监养马养着养着开始掌握起了军队,一开始军队也就几百强壮太监,供皇帝检阅,后来管辖的军队越来越多,直接调动的军队达四五万之众,这些部队直接听命于御马监,不受内阁、兵部节制,属于禁军中的禁军。司礼监属文,御马监则属武,内廷中的一文一武。司礼监掌印太监素来被称为内相,而御马监掌印太监则被称为内帅。御马监的掌印太监,地位不下于司礼监掌印太监多少,连内阁大学士都不敢小看。

        想不到,张县丞竟然能结交到这等通天的人物!我们抱张县丞的大腿没抱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