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大爆兵在线阅读 - 第325章 大决战吕布末路

第325章 大决战吕布末路

        “逃命啊!让开,让开!”薛仁贵一马当先,简单化妆了一番之后,带着一群骑兵‘丢盔弃甲,夺路而逃’,看起来‘好不狼狈’。

        后面的辅兵,甚至有不少被直接撞飞出去。好在大多没有受伤,最后也是纷纷避让,任由薛仁贵率先‘逃脱出去’。

        “呼,终于逃出来了!”薛仁贵等人一路飞奔,终于走出博望坡,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看向后面。

        后面的火势的确是越来越大,远远看过去都能看到那冲天的火焰和浓烟。再看薛仁贵这幅模样,只怕都会以为,里面的人怕是凶多吉少。

        “薛仁贵,你也有今天!”意识到这一切,伺机在侧的吕布顿时大喜过望,率军朝着薛仁贵杀了过去,这段时间他已经最大限度的休息,受的伤已经好了七八成。关键是他知道对方也受了伤!而且之前的套路他已经分析过,这次想要再用同一招伤害他,不可能了!

        “吕布?啊!都是你们,都是你们!我要杀了你!”薛仁贵看到吕布,先是一惊,随即恼怒的爆喝,直接朝着吕布杀了过去,“儿郎们,随我杀了吕布!”

        “诺!”下面的骑兵早已丢失了不少的甲胄和武器,不过此刻得到命令,依然是朝着吕布军杀了过去。双方三千对两千,乍眼看过去薛仁贵还略逊一筹。

        “你就那么急着送死吗?”吕布大笑,在他看来,军师的策略看来是真的奏效了。如今士徽部已经陷入火海,最先出来的是薛仁贵,但更多的部队,只怕已经遭到伏击。

        只觉得以前受过的委屈,全部都在这一刻宣泄出来,一股快意直冲大脑,说不出的痛快。只要再把薛仁贵杀掉,那么一切都是最完美的结果。

        “哼,我能够击败你一次,也能击败你第二次!”薛仁贵爆喝,嘴角隐隐微微抬起。

        双方迅速交战,薛仁贵仿佛是‘怒不可遏’地攻击一番,招数比以前凌厉和快速不少,只是破绽也随之被放大。吕布最初应付起来有点困难,不过慢慢也开始适应对方的速度。

        “哈哈,仁贵,你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吕布大笑,骤然反击,三招之内,却是打得薛仁贵‘节节败退’,身上多处都出现轻微的划伤。

        “去死吧!”吕布眼看薛仁贵无力抵抗,于是愤然朝着他杀去,打算在这一招结束。

        “你中计了!”薛仁贵却是爆喝一声,迅速一招反击回去,这一招却是快狠准不说,关键是非常的平稳,和之前完全是两个概念。

        “啊!”吕布闻言顿时一惊,本来信心百倍的一击,突然出现了些微的破绽。

        换了一般的将领,这个破绽未必能够加以利用,但谁让薛仁贵与吕布师出同门,双方的戟法扣除最后一招,其实都差不多,于是自然是趁机猛地一招杀出,逼得吕布不得不回防,饶是如此,依然是击伤了吕布。

        吕布自豪的兽面吞头连环铠,顿时出现了一道裂痕,若不是甲胄精良,只怕吕布已经身受重伤。双方错身而过,看着甲胄上的裂痕,吕布甚至还有点心有余悸的感觉。

        “再来!”薛仁贵根本不会让吕布离开,毅然杀了过去。

        “你们没有中计?”吕布立刻反应过来,“可大火不是已经烧起来……糟糕,莫非被火烧的,是陈宫他们?”

        “哈哈,师兄,你猜对了!如今你那些部下,死的死,投降的投降,被俘虏的被俘虏,大势已去,偌大的南阳,你们是最后的战力了!”薛仁贵大笑,下手却是一点都不慢。

        连番抢攻之下,却是让精神有些恍惚的吕布,被打得节节败退,好不狼狈。眼看对方身上也挂了彩,薛仁贵之前的‘怨气’顿时也是一扫而空。和吕布不同,就算心情开始不错,他也没有松懈下来,他能够耍花招,吕布当然也能!

        薛仁贵很快就打定主意,假装得意,一戟杀出,却是犯了用力过猛的失误。吕布当然也看准了这个机会,顿时反击回去,下手同样恢复了凌厉,果然他的‘恍惚’也是伪装。

        不过薛仁贵本来就是故意买了一个破绽,见状顿时变招,原本的劣势突然变成优势,画戟骤然杀出,却是以命换命,双方的画戟都撞到了对方的胸膛,说不得便是两败俱伤。

        然而,奇迹却是出现了!吕布的兽面吞头连环铠终于是支撑不住,轰然碎裂,他本人也是多少挨了一下,受了很重的内伤。却不想他这奋力一击,击打在对方的胸膛上,居然甚至连让对方的甲胄变形都做不到!

        “你这甲胄……”吕布不甘心的捂着自己的胸膛,看向对方。

        “哈哈,师兄发现了?”薛仁贵指了指身上的甲胄“此乃主公赏赐给我的百战狮王铠,品级而言,比你身上那套甲胄更胜一筹!”

        双方的品级其实相差不多,不过吕布的甲胄已经先出现破损,所以对拼之下,反而更容易毁掉。不过薛仁贵,就是欺负吕布不知道这些。

        “你赢了……”吕布此刻只觉得气结,他弄出那么一套装备,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力,赚了多少功勋,结果自己的师弟下山,随随便便就能弄到一套,真是同人不同命。

        此刻的他已经没有再战的能力,体内气息混乱,内伤进一步加剧。

        “来吧!杀了我!我吕奉先,只会战死在沙场,不会死在刑场之上!”吕布高呼。

        “师兄,只要你投靠主公……”薛仁贵闻言,倒是有点心软,于是出面招降。

        “哈哈,就算我愿意投靠,士徽能相信我?吕某还有些自知之明,与其憋屈的活一辈子,还不如轰轰烈烈一场!来吧,就当做是成全我!”吕布大笑,随即再次高呼。

        “可……”薛仁贵见状,却是有点下不了手,若是战场厮杀,他能够毫无不留的杀死吕布。念及对方曾经绕过他一命,又觉得就这样杀了他有点不妥。

        “我来吧!”山坡之上,一头犀牛载着杨熊走了下来,“主公知道你或许下不了手,于是命我过来查看!吕布,由我来结果你,如何?”

        “嘿嘿,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吕布见状,却是难得打起了一些精神。他输给薛仁贵,再加上双方是同门,就算死在他手上,也不觉得怎么样。但杨熊,就不可以!

        “我自认武艺并非天下无双,所以一直勤练不辍。吕布,我很遗憾,没有能和全力的你来一场!”杨熊叹了口气,因为受伤实力大减的吕布,胜之不武。

        话虽如此,他也不可能让吕布离开,养好伤再打,索性催动坐下犀牛,朝吕布杀去。

        “哈哈,就算是现在的我,要杀你也绝对不成问题!”吕布大笑,完全不顾身上的伤势,明明只要再剧烈运动一阵,就很有可能会内出血死去,但他依然不顾一切迎了过去。

        或者说,他把所有的生命,所有的战意,都凝聚在了这一招之中。这边是他得到大戟客授业之后,自己创造出来的杀招‘弑鬼神’!

        “不成功,便成仁!”吕布高呼,一招杀去,却是比最初使出的时候更加凌厉,也更加霸道。一个武将,把一声都赌在这一招上,带来的威力自然是无法想象的。

        “斩!”杨熊面对这一招,却是一点情感波动都没有。或许对于他来说,这个世界上只有能够突破,还有不能突破的一招。若不能突破,那么多年勤练不辍,也就没什么意义。

        自选择用战斧,就注定他的武艺只能大开大合,战场之上,根本连变招都无法做到,是以每一招,都必须要做到有绝对的信心,能够把对方斩杀于阵前。

        以前他做不到,所以他宁可不升官,也要继续勤练。不断的寻找强者切磋,曾经士徽以为他的潜力,应该是在90点上下,但作为一个没有数据的土著,谁知道他真正的潜力,到底是在什么地步?

        他缓缓抬手中战斧,朝着吕布劈砍过去。很平平无奇的一劈,甚至看起来很慢的一招,在一旁的薛仁贵看来,却是蕴含了一种特殊东西。

        “开天!”杨熊怒吼,双方的武器在这一刻碰撞到一起。巨大的声音顿时迸发出来,让薛仁贵和周围的士卒,都不得不捂着耳朵,来避开这一道声浪。

        双方错身而过,杨熊手中的战斧已经彻底毁掉,若仔细看,他双手虎口,同样发疼。

        “居然能挡下我这一招?”吕布没有回头,只是看着手中方天画戟,它身为绝世神兵,此刻居然已经严重变形,“那就算你赢了吧!”

        说完,顿时跌落马下,早已没有了生息。他本来已经把所有的生命,都凝聚在那一招之中,这一招不管是否能够杀死杨熊,他本身也活不成。

        不过这一刻,到了他人生的最后,他只有一个念头:此生无悔!

        “呼……”杨熊深深呼了一口气,看向双手,“看来还需要多练几年!”

        “于是你的下一个假想敌,是我?”薛仁贵来到杨熊的身边。

        “嘿嘿……目前来说,也可以!”杨熊憨憨地笑了笑,却是让薛仁贵感到有些压力。谁也不知道继续这样修炼下去,杨熊会走到哪一步。

        不过完全牺牲所有的立功机会,一门心思扑在修炼上面,他似乎做不到,只要他还是军官,他就做不到。其实在他看来,若非杨熊是士徽的发小,就他那钟情于武艺的性格,直接让他去当武师算了,岂会留在身边作为亲信?

        “看来我错过了?”士徽等人也陆续走了出来,看到已经倒毙的吕布,上前询问。

        “幸不辱命!”杨熊和薛仁贵齐声回道。

        “来人,把吕将军的尸体……算了,仁贵,交给你来处理,没问题吧?”士徽权衡了一番,最后还是决定由薛仁贵来处理。

        “属下拜谢主公!”薛仁贵闻言,顿时大喜,连忙高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