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寒门仙贵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故技重施

第四百四十九章 故技重施

        咔嚓!

        雷声响起。

        吼!

        一声惊吼从青蛟口中发出。

        雷霆,煌煌天威,天下神鬼皆惧之。

        这一道雷霆威力虽不甚巨大,却让受过雷劫的青蛟惊恐不已。

        雷霆刚落,一阵狂风又席卷而来。

        呼啸地狂风吹着青蛟的周身绿焰炽烈燃烧着,撕扯着薛鹏发丝狂舞。

        一人一蛟龙不禁同时抬头望向了天空。

        天空,一只三丈大鸟正在他们的头顶盘旋着。

        以大鸟为中心,方圆一里内皆被乌云所覆盖。

        大鸟黝黑的翅膀上此时犹自闪烁着亮银色的霹雳,发出噼啪的声响。

        很显然,方才那一击,便是由这乌黑的怪鸟发出的。

        薛鹏细细感应着,便见这怪鸟羽翼振动,双翼内有风力之力激荡。

        转眼,怪鸟没入云层,消失不见。

        “该死的鸟,早知如此,方才就该一口吞了它。”青蛟恶狠狠地道。

        “我说青蛟,你不是说,你从不主动吞吃么?”薛鹏不由得看向了青蛟。

        “那是以前,我不知道谁厉害谁不厉害,不过现在我很清楚,那只黑毛鸟弱得很,肯定远不是我的对手,只是,这么个低微的鸟,怎么能驾驭风雷之力?”青蛟皱起了眉头。

        “天下之大,有什么奇怪的东西,都不奇怪。”薛鹏解释了一句。

        “你这话就很奇怪。”青蛟有些不明白。

        “哈哈,老青,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注意,又来了。”薛鹏声音刚落,便见天空云层翻滚,有雷鸣响起。

        青蛟一惊,抬头望着天空,“那只该死的黑毛鸟,没完了是不是。”

        便见,云层中,一只通体乌黑的三丈怪鸟,俯冲而下。

        其羽翼上,银光闪烁,附着上面的,正是一丝雷力。

        几乎同时,它猛地一闪翅膀。

        天空中,雷力受到牵引,击在怪鸟身上。

        几乎同时,怪鸟双爪探向青蛟,将这雷力引落到了青蛟的身上。

        “引雷咒?”

        薛鹏双眸一凝。

        怪鸟这天赋技能,怎么跟引雷咒如此相像?

        青蛟左躲右闪,但雷力瞬间而至,他如何躲得开。

        刹那间,一道亮白射在了青蛟的身上。

        吼!

        青蛟惊吼连连,绿色的火焰剧烈跳动着。

        咔嚓,雷霆的巨响也同时震动青蛟的神魂,震得薛鹏的耳膜剧烈颤抖着。

        又挨了一击雷力,青蛟只觉神魂都刺痛得厉害。

        “该死的黑毛鸟,今天我烧死你不可。”青蛟一声怒吼,冲向了天空的乌云之中。

        青蛟周身的绿色火焰疯狂释放出来。

        陡然释放的火焰,形成的冲击波,将四周的乌云吹散。

        方圆一里的天空,被烧成了一片绿色的火海。

        唳!

        那三丈怪冲向高空,差点被绿焰烧成灰烬。

        怪鸟冲着青蛟嘶吼了一声,随后扇动翅膀,朝着远方天空飞去。

        “想走,哪有这么容易?”青蛟四爪腾空,追向了那怪鸟。

        唳!

        一声声高亢显急促的啸叫从怪鸟口中发出,似乎是在求救。

        “该死的黑毛鸟,今天我非烧死你不可。”青蛟恶狠狠地说着。

        可就在此时,整片天空却都阴沉了下来。

        便见,不知何时,方圆百里内的天空布满了乌云。

        轰隆隆!

        一声声闷雷自云层中滚过,发出沉闷的声响。

        一种令人心悸的力量,自云层中传来。

        薛鹏脸色忽然一变,“这云层,该不会是……。”

        这念头刚从心头响起,便见云层中一只展翼九丈的黑毛鸟,俯冲了下来。

        其羽翼上附着着浓郁的银白色雷力。

        唳!

        这九丈大鸟发出尖锐破空的啸叫,其羽翼上的雷力大盛。

        下一刻,天空中一道拇指粗细的雷霆击在其宽大的背部。

        随后大鸟浑身铁羽都炸了起来,雷力布满了其全身。

        大鸟羽翼猛地下扇,双爪探向了青蛟。

        一道炽白的雷力,跟着千丈高空击中了青蛟。

        这一击,正中青蛟的眉心,直接将青蛟的头颅击穿了。

        吼!

        青蛟发出了一声愤怒的惊吼。

        刚要扑上去,也烧死这九丈巨鸟。

        可就在此时,云层中一只只上百只这种巨鸟飞了下来,羽翼都携带着银色的雷力。

        而其中一只,应该是这些黑毛鸟的鸟王。

        展翼足有二十几丈大小,其身上的雷力更是无比地雄浑。

        如果青蛟有脸,想必此刻表情将无比精彩。

        青蛟眼眶中的火焰一阵乱跳,想也不想,转头就跑。

        方才那一道雷霆已让他魂魄受了伤,如果被这么多道雷霆击中,即便是他也要饮恨此处。

        青蛟庞大的身躯撞入薛鹏的胸口,口中骂骂咧咧:“真是见了鬼了,怎么忽然出现这么多的黑毛鸟。”

        青蛟消失在薛鹏的胸口,那些黑毛鸟一双双眸子盯上了薛鹏。

        薛鹏敏锐感觉到,自己被这些黑毛鸟给锁定了。

        薛鹏大骂:“该死的泥鳅,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人类,别说了,快跑吧。”青蛟讪讪道。

        “还用你说。”薛鹏想也不想,掉头就跑。

        可薛鹏跑,天空那数百只黑毛鸟就跟着飞。

        方圆百里的乌云始终罩在薛鹏的头顶。

        紧跟着,一道亮白雷芒落下,正中薛鹏的后背。

        咔嚓!

        一声撕破虚空的巨响响起。

        薛鹏的身子顿时被击落了下去。

        薛鹏修行过雷法,修行过引雷咒,此时又修炼了不灭金身,对雷力的有着极大的抗性。

        挨了这一道雷击,他几乎没有什么事,继续朝着远方飞去。

        然而一道又一道,数百道雷霆击在他的身上,他终于也受不了了。

        背后只觉都要裂开了,这样下去,他非要被劈死不可。

        “该死的臭虫,我现在真该把你交出去,让你吸引雷力,我好逃跑。”薛鹏愤怒道。

        “人类,不要冲动,你要是放我出去,我肯定死定了,人类这次,就算我欠你一个蛟情,以后我肯定还你。”青蛟安抚着薛鹏。

        “该死的臭虫,真是被你害死了。”薛鹏感应中,天空中恐怖的力量又开始降落了下来。

        这时,薛鹏心中一动,唤出了体内那柄断剑。

        雪白的断剑甫一出现,周围便弥漫了浓郁的金元。

        几乎同时,漫天的雷霆击落下来,正中这断剑。

        一道道亮白的雷力劈在断剑上,断剑上闪起了一道道雷弧。

        雷弧在薛鹏的全身涌动着,他的发丝根根直立,双目外突。

        他整个人,沐浴在雷霆之中。

        咔嚓!

        咔嚓!

        一声声巨响在他的耳旁响起。

        薛鹏双手持着断剑,断剑附近的金元,也蕴藏了无限的雷霆。

        薛鹏凝神望着天空,双手持着断剑,猛地一剑劈向了半空。

        无数金元剑气朝着天空狂涌而去。

        金元剑气是白色的,雷霆是银白的。

        如柱的金元剑气上闪烁着霹雳,瞬间洞穿了厚重的云层。

        云层刹那便被破了一个大洞,数只黑毛鸟被这金元与狂躁的雷力击杀。

        光芒从大洞中倾泻下来,洒向了大地。

        唳!

        天空中,黑毛鸟发出惊惧的啸叫,显然地面这个小虫子一般的人拥有的力量吓到了他们。

        黑毛鸟一乱,半空中的乌云逐渐散去。

        天地重回清明,薛鹏也松了口气。

        断剑被他收回到体内,他则找了个隐秘处,藏了起来,开始修复着伤势。

        “呵呵,人类可真是厉害,你竟然连雷都不怕,能抗下几百道雷击。”薛鹏体内,青蛟拍着薛鹏的马屁。

        “下次换你抗。”薛鹏含怒与青蛟道。

        “呵呵,我以后还是小心谨慎的好,没想到,那只黑毛鸟不厉害,却能唤来那么多的同伴。”

        “诶,人类,你说我们修炼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不让人,哦不,不仅是人,还有其他的生灵,我们不就是不想让其他生灵欺负么,有时候也能欺负欺负别的生灵,可到现在,我发现我,我连一只黑毛鸟都欺负不了。”

        “我们到底修炼到什么境界,才能不被欺负呢?”青蛟叹了口气道。

        “你问我,我问谁?”薛鹏没好气地道。

        “接下来,你去帮我抓血妖,我要修炼了。”薛鹏道。

        “可是,万一那些黑毛鸟再来,我可打不过。”青蛟担惊受怕地道。

        “你去不去?”薛鹏声音冷了下来。

        “我去,我敢不去么。”青蛟嘟囔了一句。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青蛟每天都担惊受怕给薛鹏抓着血妖,薛鹏伤势复原后,开始凝练木元。

        随着木元不断被他吸入体内,他清晰感觉到,不灭金身再度开始快速变强起来。

        一晃便是三十个昼夜。

        薛鹏体内世界充斥了不少的木元。

        这几日,薛鹏感觉到了突破关口。

        他感觉到,体内世界贪婪吸收着木元。

        随着木元篇的运转,体内世界开始轻微颤抖了起来。

        终于,那种契机到来了。

        木元篇的运转速度猛然剧增。

        体内世界的木元顿时消失得干干净净,然片刻后,大量的木元从虚空散出。

        薛鹏的体内有点点绿色光芒漂浮着,浓郁的生机从里面透出。

        整个世界,仿佛是有了一层薄薄的绿色雾气一般。

        不灭金身一运转,体内暗伤顿时修复了许多,整个人只觉浑身轻松。

        薛鹏眼中一喜,他施展出了三头六臂的神通,此时最后一颗头颅仍旧难以幻化出来。

        虽然有些可惜,不过薛鹏却发现,他的灵力竟然可以动用一丝了。

        薛鹏大喜。

        只要能够动用灵力,他一身的术法便能够发挥出威能了。

        体内的灵脉隐隐开始浮现。

        在薛鹏的体内世界里,好似浮现了一条条大河一般。

        灵脉,是薛鹏修炼道法,吸收天地灵气,由灵气凝练而成。

        而他的体内世界,则是薛鹏修炼不灭金身,激发体内潜力,以本身为根基,凝练出的一方小世界。

        可以说,灵脉与体内世界没有什么交集的地方。

        然此时,灵脉出现在体内世界中,似乎,这两种力量已经开始融合。

        这件事,薛鹏不知是好是坏。

        薛鹏继续修炼着,转眼就是就是九十个昼夜。

        自法、体两种力量开始融合时,薛鹏发现自己的修炼的速度再度增加。

        短短九十个昼夜,薛鹏的木元篇,直接进入到了中成,距离大成只剩一步之遥。

        此时薛鹏体内,那些绿色的光点已汇聚到了一起,凝成一个个绿色的大光团。

        这些大光团,小的很小,肉眼几乎看不到,大的直径却足有签章的大小,悬浮着在薛鹏体内世界。

        这些时日,他周身三百余灵脉,已经有一条灵脉开始长出了更细小的灵脉,扎根薛鹏的体内世界。

        薛鹏还细细数了数,这一条灵脉上足足有四十条小灵脉。

        这些小灵脉中也蕴含着灵力。

        四十条小灵脉蕴含的灵力总量,是主灵脉的九倍多。

        如果,三百余灵脉都长出这样细小的分支,薛鹏不知届时他的灵力会雄浑到什么程度。

        现如今他是体法双修。

        古往今来,如他这般的修炼者,只怕也是没有几个吧。

        薛鹏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不过,他缺时间,太缺少时间了,也太缺少天才地宝了。

        这一次难得进入血神塔,他一定要将自己的修为快速提升。

        “看来,得让青蛟多努力一下了。”薛鹏正想着,外面传来了一声惊吼。

        吼!

        那是青蛟的声音。

        薛鹏心头一动,从山洞了走了出去。

        便见青蛟周身烈焰腾腾,正与一条缠着黑火的骨鞭缠斗着。

        青蛟实力虽强,但那骨鞭上的黑火却十分克制他。

        每每被黑火骨鞭缠住,青蛟周身的火焰都会开始逐渐熄灭。

        青蛟身体猛地化作九道火影子,从黑火骨鞭窜出。

        不过每次,都会有一道身影被黑火烧得干干净净。

        剩余的八道火蛟身影再度合拢到了一起,每一次,他的身体都要缩小很多,周身的气势也减弱了许多。

        “咯咯,小蛟魂,不要再挣扎了,给我当宠物吧。”铁言的肩膀上,铁真笑呵呵地说着。

        “嗯!”铁言嗯了一声,一双眼眸紧紧盯着青蛟,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小矮子,你可真没用,两个人联手对付这么个没有肉体的小臭虫,都对付不了。”天空中,一只大鸟扇着翅膀停在那里。

        一只大鸟的背部,站着的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两个女人正是铁琴、铁音两姐妹。

        就在三十个昼夜前,铁音感应到了薛鹏的踪迹。

        但由于铁琴的剑体不能再施展,所以他们便将第五层的好手都召集了过来,这次,绝不能再让这个大曌人跑了。

        至于另外一个男人,则是第五层青云梯的守护者,第三境大圆满,东州排名前十的高手,苏勒。

        “苏大哥,这次就劳烦您了。”铁琴与大鸟背上身材匀称的男子道。

        “铁琴妹子,以你的修为难道也奈何不得那小子么?”苏勒沉厚的声音缓缓响起。

        他左肩膀扛着一柄玄色大剑,身上的肌肉微成黑红,泛着金属般的光泽。

        这样的身体,给人的感官便是充满了坚韧与力量感。

        “有些事,我就不瞒苏大哥了,我现在不敢再轻易动用第三境的力量了。”铁琴缓缓道。

        “哦?如此,铁琴妹子是要渡雷劫了?”男子脸色微微一变。

        “是啊,之前动用了太强的力量,不知何时天劫就会降临。”铁琴叹道。

        “诶,不想哥哥我早你修炼许多年,却不曾想,你却走到了我的前面了。”男子叹了口气。

        “苏勒大哥莫不是在取消妹子,如果可以,妹子也想向苏大哥一样,再打熬几年,让根基再扎实一些。”铁琴道。

        “呵呵,铁琴妹子,你太谦虚了,虽说你的排名是前十五,可那是三年前的排名了,现在的你,可不知要强过我们多少,你现在的实力,只怕比萨苏、白仓、吉日那个几个顶尖的高手也丝毫不差了。”男子感慨道。

        “苏大哥,你太抬举妹子了,萨苏大哥、白仓姐姐、吉日姐姐他们都是东州年轻一辈最强大的修者,我如何能与他们相提并论。”铁琴含笑道。

        “铁琴妹子,你就不要谦虚了,对了,那小子真的在这里么?”苏勒道。

        “既然这条蛟龙在这里,那个大曌人人,应该就在不远处,小妹,找到那个大曌人没有?”铁琴看向了铁音问道。

        “再等等,不知道为什么,在第五层,我的感应明明增强了很多,可那个大曌人的气息却变得越来越微弱,不过我能肯定,他就在附近。”铁音皱眉道。

        “铁音妹子,不用着急,有你苏大哥在,那小子肯定跑不掉,哈哈哈。”苏勒扛着大剑,发出了一声大笑。

        “不好。”薛鹏暗叫不好,眉头高高皱起。

        他之前不就是说了几句泼皮话么,这两个女人犯得着追着他不放么?

        此时能够动用一些灵力,薛鹏便施展了敛息术。

        同时一传音术传与青蛟道:“老青,你在坚持一会儿,等我脱离这里,你再跑。”

        “什么,你这个没有义气的人类,你要留下我一个人独自逃跑?”青蛟大怒,嘶吼出声。

        “我靠,老青,你喊什么喊。”远处,薛鹏传音怒骂了一声是,随后掉头就跑。

        青蛟的话,也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随后,便见青蛟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铁真一声大喝,挥其骨鞭子再度卷向青蛟。

        然此时,苏勒化作一道残影,出现在了铁真的身前,抓住了铁真的手腕。

        “铁真妹子,让它走。”苏勒大声道。

        “苏大哥,好不容才找到的,为什么要放他走?”铁真不明所以。

        “你个矮冬瓜,真是笨哪,那个蛟魂明显跟那个大曌人关系不好,现在见我们这么多人围堵,那个大大曌人显然是怕了,想要先跑。”

        “这头臭虫不知如何得知的消息,现在一跑,肯定是朝着大曌人的方向跑去,因为他心里肯定想着,自己跑不掉,肯定也不能让那大曌人跑掉。”铁音得意地分析着。

        “切,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这个小剑人,说什么感应天下东州第一,可现在,那个大曌人应该就在附近,你却感应不到。”铁真讥讽道。

        “你这矮冬瓜,你懂什么……。”

        眼看着两个人又要掐起来,苏勒急忙劝道:“方才铁音妹子说得不错,我们就要循着这臭虫的踪迹,去找到那个大曌人。”

        “我们再吵,就让那臭虫与那个大曌人跑了,我们快追。”

        苏勒、铁真、铁言跳上了大鸟背。

        大鸟载着五人朝着青蛟的方向追去。

        大约追了一个昼夜,青蛟没有停止的迹象,却仍不见那个大曌人的踪影。

        “姐姐,为什么我们越追,觉得离开大曌人越远呢?”铁音这时开口道。

        铁琴闻言脸色一变,其余铁真、铁言也想到之前青蛟金蝉脱壳的一幕。

        “哥哥。”铁言喊了一声。

        铁言立刻会意,上半身浮现了黑色的火焰。

        黑色火焰一处,大鸟吓得不安了起来,铁音急忙安抚道:“笨鸟不怕,不怕。”

        大鸟情绪逐渐安定了下来,铁言身子站稳,迈开弓步。

        右手后拉,掌中浮现一柄缭绕黑焰的骨枪。

        随后铁言猛地发力,脚下大鸟身子被这股大力压得急速下降,而那缭绕黑焰的骨枪,也投射了出去。

        转眼间,骨枪正中青蛟。

        青蛟的身体顿时炸成了一片火花。

        大鸟背上,五人脸色铁琴,尤其是铁真、铁言、铁琴、铁音四人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他们这是第二次被那个该死的臭虫给耍了。

        “呵呵,这蛟魂,倒是蛮聪明的。”苏勒笑了笑。

        “铁音妹子,我们往回追吧。”

        “该死的臭虫。”铁音怒骂了一声,气呼呼地,用大剑重重敲了一下鸟头,“大本鸟,快掉头。”

        大鸟悲鸣一声,掉头朝着来时的方向追去。

        此时,在远方,薛鹏肉翅振动,急速射去。

        “我说老青,之前你把我都吓了一跳,我还以为你真要暴露我呢,没想到,你来这么一手,不得不说,那一刻,你的智慧都快赶上我了。”薛鹏呵呵笑道。

        “呵,你多释放一点木元给我,让我好好修复一下,这次我损失太大了。”青蛟道。

        “诶……老青,今天的天色不错啊。”

        “你少打岔,给我木元。”

        “明天该吃点什么呢?”

        青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