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在线阅读 - 第771章 沈侍讲

第771章 沈侍讲

        沈安在想着司马光什么时候会失去耐心上奏疏弹劾自己,莫名其妙的就上火了,嗓子里难受。随后就被叫去上朝。

        因为要过年了,大伙儿看着都有些喜庆的模样。

        等进宫之后,沈安竟然看到了赵顼。

        “你怎么来了?”

        沈安觉得这娃大概是糊涂了。

        赵顼拱手道:“上朝。”

        韩琦等人拱手道:“见过大王。”

        “这什么意思?”

        沈安最近没关注朝中之事,所以有些好奇。

        赵顼和他走在一起,低声道:“我出阁了?”

        “嫁人?”

        沈安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见赵顼满头黑线,就理直气壮的道:“这是误会了。话说你这是要搬家了?”

        赵顼摇头,“不搬家。”

        他确信自己如果搬家的话,老娘铁定会大闹宫中。

        两人并肩而行,今日的朝会规模不小,臣子们盯着沈安和赵顼,心中艳羡不已。

        “这沈安好运气啊!”一个官员嘀咕道:“和大王交好,以后这前途自然不可限量。”

        刘展走在边上,闻言冷冷的道:“幸臣罢了。”

        “谁是幸臣?”

        一个声音传来,刘展下意识的道:“沈……”

        他突然觉得不对劲,就缓缓回身……

        包拯的老脸木然,刘展想示弱,可却觉得丢人。他看看左右,大伙儿都在看着这边。

        上吧,怼包拯,我们支持你!

        老包这阵子为了钱的事把重臣们得罪了个遍,谁来都是没钱。

        大伙儿虽然知道他的难处,可老包说话太直,直挺挺的让人难受。话说泥人也有土性吧?于是刘展就成了大家心中的英雄。

        你刘展竟然不怕包拯喷!

        我们服气!

        韩琦甚至在想着,是不是让刘展升个职?比如说御史中丞,或是知谏院。

        特别是知谏院,司马光那货看着木然,弹劾人就像是人偶般的教条,让人不爽之极。

        好吧,关键是司马光上个月顶了韩琦,让他连续好几日都郁郁不乐。

        众目睽睽之下,刘展昂首,包拯冷飕飕的盯着他。

        “沈安!”

        刘展不负众望的说出了这个名字,大伙儿都笑了。

        “你为大宋做了什么?”

        包拯的问题让大家都有些惊异。

        这是包拯?

        太温柔了吧?

        刘展愕然,包拯继续问道:“沈安又为大宋做过什么?”

        刘展心中大喊不妙,正准备说话,大宋第一喷子上线了。

        “不管是外交之事还是武事,不管是金肥丹还是水军……沈安为大宋立下的功劳能让宰辅汗颜,让老夫汗颜。你……你算个什么东西?”

        刘展指着包拯,面色红的和猴子屁股差不多。

        沈安在那边叹息一声,觉得刘展的段位太低了,估摸着还不能让包拯热身。

        包拯抬头,“如今他依旧是待诏,可你却是学士……敢问你这个学士是怎么来的?他那个待诏是怎么来的?你若是能做学士,他的功劳做宰辅可行?”

        刘展不能答。

        他就是混资历,加上运气好上来的。

        此时已经到了殿外,大家都在等候通禀。

        刘展面色发红,期期艾艾的道:“某……某……”

        “说话!”包拯突然大喝一声,刘展下意识的道:“某不及他……”

        噗!

        韩琦偏头过去,不忍看刘展那张惨白的脸。

        这人竟然被包拯一吓唬就吓唬出了真心话。

        丢人啊!

        包拯点头道:“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刘展羞愤欲死,正好里面来人给他解了围。

        “上朝了。”

        赵顼全程旁观了包拯对刘展一次教科书式的进攻,不禁叹为观止。

        “我要学习的还很多。”

        沈安低声道:“别担心,我们总是赢。”

        赵顼偏头看着他,沈安回以微笑。

        赵曙坐在上面,恰好看到了门边的这两人。

        年轻真好啊!

        行礼。

        站位。

        这是赵顼第一次正式参加朝会,所以很受人瞩目。

        大家都在看着他,想看他的表现如何。

        结果赵顼的表现很沉稳,一旦都看不出怯意。

        不错。

        几个老臣相对一视,都微微点头。

        先帝在位数十年,为了接班人的事儿闹腾出了许多事。

        若说接班人就是大宋的亵裤,那么在先帝那一朝,大宋就一直在果奔。

        这次可不行了啊!

        治平,从这个年号里就能看出君臣们的雄心壮志。

        但治平的前提是不能果奔,必须得有个接班人随时候命。

        赵曙看了儿子一眼,说道:“皇长子出阁乃是大事,诸卿此后当多多规劝。”

        “是。”

        出阁就代表着皇长子成人了,要承担更重大的责任。

        听政就是其中之一。

        臣子的规劝在这个时候有双重作用。

        一是用自己的经验给皇长子提供建议,二是在这个建议的过程中提出自己的政治主张,彰显自己的才干,给皇长子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一旦山陵崩,皇长子上位之后,就能根据这些印象来调整职位。

        而更重要的是皇长子身边的职位,那才是最让人眼馋的东西。

        皇长子出阁要配备属官,此时能去他的身边为官,这就是镀金啊!

        谁能去?

        重臣们自然不会去,那太掉份,而且他们也等不了那么久。

        但小虾米还是可以的。

        比如说刘展这等人,若是被安排在赵顼的身边,三五年后就能升官了。

        “王陶……为翊善。”

        哎!

        虽然没听到,但赵曙确信有人在叹息。

        皇长子的属臣第一是翊善,第二就是侍讲,这两个最重要。

        第二个是谁?

        赵曙目光转动,看向了赵顼。

        “侍讲,沈安。”

        卧槽!

        竟然是这厮?

        群臣不禁哗然了起来,韩琦干咳道:“肃静。”

        这没法肃静啊!

        沈安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竟然担任皇长子的侍讲?官家你是不是犯病了?

        刘展涨红着脸,出班道:“陛下,此人不学无术,如何能担任侍讲?”

        “你学了什么?”包拯怒道:“你刘展有什么术?你的术为大宋做了些什么?说来老夫听听。”

        “住口!”

        刘展刚想反驳,就被赵曙喝止了。他看了一眼上面,发现赵曙黑着脸,心中不禁一惊,赶紧退了回去。

        这位可不是先帝那么好说话,一旦激怒了他,那就等着被收拾吧。

        赵曙见他知趣,这才面色稍霁,“沈安。”

        “陛下,臣在。”

        沈安也有些懵逼,心想让哥做这个侍讲,是要给赵顼讲什么?

        杂学?还是怎么革新。

        赵曙说道:“侍讲之职重大,万万不可懈怠。”

        “是。”沈安一个激灵,想起赵顼那小子的腹黑,以后要是他干了坏事,作为他的属官,哥会不会为他背黑锅?

        铁定的啊!

        赵曙见他听话,就笑道:“这马上就是元旦了,新年新气象,皇子出阁,这便是新气象。”

        群臣就恭维了一番。在这等时候,谁不张眼去进谏就是蠢货,刘展就是如此。

        稍后结束,大家一起出来时,沈安被欧阳修叫住了。

        “你要给大王讲什么?”

        “什么都讲。”

        就不告诉你我要讲什么,急死你!

        边上几个伸长脖子的家伙失望的叹息一声,觉得沈安这货太缺德了。

        “杂学?”

        沈安没反应。

        “文章?”

        哥不会做文章,除非是剽窃。

        “那就是诗词?”

        这个可以有。

        沈安回想了一下自己脑海里的诗词,觉得冒充一个诗词大家还是够了,于是底气十足的道:“什么都讲!”

        韩琦和曾公亮走在一起,见欧阳修碰壁,就说道:“这么年轻的侍讲,更像是玩伴。不过沈安不同,这厮的手腕颇为灵活,见多识广,脑子里全是那些新奇的念头。有这样的人在大王的身边,官家的态度值得揣摩啊!”

        赵曙把沈安丢在赵顼的身边,这明晃晃的就是在表态。

        曾公亮面色凝重的道:“沈卞是坚定的北伐派,沈安更是青出于蓝,他不但是北伐派,还是最坚定的革新派。官家此举就是在告诉我等,他是要准备革新的。”

        “革新啊!”

        韩琦有些惆怅的看着远方,“老夫也想革新,可却觉得浑身都被人给绑住了,动弹不得。”

        曾公亮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就叹道:“终究是要你争我夺的斗一场,当年之事犹在眼前,这……稚圭,你以为可能成吗?”

        “不知道。”韩琦有些颓然道:“你看他们,大王和沈安都是精神抖擞,仿佛什么困难都难不倒……当年老夫也是这般,可最终还是败了。”

        当年他败的很惨,文武皆败。

        曾公亮突然问道:“老夫当年远远比不上如今的沈安。稚圭以为自己如何?”

        韩琦一怔,旋即苦笑道:“是啊!老夫当年可没沈安这等本事。你看他这几年东捅一下,西挠一把,可却做成了许多事。这便是不吭不哈的……”

        “当年的新政闹得轰轰烈烈,还没开始就天下皆知。沈安此人做事却是先筹谋,把前面的事做了,然后才捅出自己的目的。比如说当年灾民改厢军之事,他就是借着灾民的口,说出了这里面的弊端,然后力保灾民不会动乱……这一下就堵住了许多人的口……”

        曾公亮笑道:“他事先并未提出改动厢军之事,若是旁人会如何?”

        韩琦想了想,“若是旁人想革新厢军,定然会先在朝堂之上辩驳,随后外间也会议论纷纷,最后才开始……”

        都特么闹得沸沸扬扬的了,对手不知道?

        这就好比开战之前先递消息:哥们,我马上就要对你下手了哈,你准备好。

        庆历新政就是如此,从上书建言道赵祯下定决心,其间天下都知道了朝中君臣的打算,那些既得利益者们早早的就准备好了刀枪,挖好了大坑,就等着收拾这些傻鸟。

        “这沈安的城府竟然有如此之深?”

        两人面面相觑。

        ……

        第三更送上,求月票,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