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打造超玄幻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七章 ?为少主贺!为白玉京贺!

第三百八十七章 ?为少主贺!为白玉京贺!

        金身大陆。

        正在盘坐山巅,稳固自身修行的步南行,徐徐睁开了眼。

        他看了一眼虚无,不由叹了口气。

        “那位前辈……终于开始大开杀戒了。”

        步南行摇了摇头。

        实际上,他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

        像他这么谨慎稳健的老苟,都险些被坑杀,足以说明前辈的可怕。

        “不知道南山圣地有没有派遣大能到来,不过应该不至于……南山小世界的大能数量有限,自家的圣主老爹,不敢派遣大能来虚无天冒险,一旦损失……那南山小世界本就快要垫底的高武排名,就肯定要彻底垫底。”

        步南行笑了笑。

        “果然,这个世界真的是太危险了。”

        他发出了由衷的感慨。

        深吸一口气,步南行站起身。

        看向了五凰,不禁是有几分好奇。

        “这个新生的高武世界……到底会是何等层次呢?是衍九?亦或者是衍八?”

        步南行猜测不出来。

        陆番很强,甚至,在他看来,比自家那圣主老爹都要强。

        因而……步南行觉得,这五凰小世界,很有可能会成为衍八级高武。

        “或许,最大的造化,不是这个世界新生的高武本源。”

        “而是……这个世界。”

        步南行呢喃。

        ……

        五凰大陆。

        卧龙岭。

        天机峰。

        风萧瑟的吹拂,带起石梯上枯黄的落叶。

        吕洞玄和吕木对席地而坐,两人身前,则摆放一个石质烤盘,烤盘上躺着一条肥鱼,油腻油汁从石盘上渗透而出。

        吕洞玄搓了搓手,眯起眼,脖子上的大金链子闪闪发光。

        “果然,还是北洛湖中的鱼比较肥美。”

        吕洞玄道。

        “罗岳那小子有眼力见,这鱼送的,老夫心里欢喜啊。”

        热火滚烧,使得石板上的温度攀升。

        吕木对也吞了吞唾沫,拿起刷子,在两面金黄的肥鱼身上抹上酱汁。

        忽然。

        吕洞玄心有所感,天穹上发出了震耳轰鸣。

        他捏住大金链子,眯起了眼。

        “是公子……”

        吕洞玄道。

        “公子?公子怎么了?”

        吕木对好奇的观望,和询问。

        “公子在搞大事情,老夫心有所感……”

        吕洞玄捏着大金链子,瞥了一眼一门心思都被烤肥鱼给吸引的吕木对,不禁嗤笑。

        “小子,你还嫩了些。”

        “咱们天机阁多久没有搞出点轰炸性的消息了?”

        吕木对咧嘴,露出了漏风的门牙,笑了笑,“天地蜕变,这些日子,大家都在努力的变强,哪里能有什么轰炸性的消息。”

        吕洞玄捏着大金链子眯眼。

        “咱们天机阁的宗旨是什么?公子出手,我等岂能默不作声?”

        “我们要让全天下都知道,白玉京是最强大的。”

        吕洞玄开口,话语铿锵,掷地有声。

        吕木对一脸懵逼。

        尔后,盘腿的吕洞玄站起身,在山峰上踱步。

        “我推演,你写。”

        吕洞玄负着手,身上的道袍纷飞,尽显飘然姿态。

        吕木对嗫嚅了下嘴。

        “还愣着干啥?!”

        吕洞玄顿时大怒,这榆木脑袋。

        吕木对无奈,只能不情愿的从衣袖内取出一支毛笔以及一张玄黄纸。

        看到吕木对的识相,吕洞玄开始了他的推演。

        噌!

        手指在大金链子上陡然一抹。

        嗡的一声,刺耳的声音像是石子磨砺的声音。

        一股无形的波动,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天地蜕变,邪魔来袭,少主孤苦,独战八方!”

        吕洞玄正色严肃,道。

        “天外一战,风云色变,山河崩塌,陆少主于天外斩邪魔大能十八有余,震慑九天十地!”

        “为少主贺!为白玉京贺!”

        吕洞玄推演完毕,目光澄亮,开口道。

        话语声中,铿锵有力。

        不过,吕木对手抖了……

        “老吕……你可真敢说啊!”

        少主也才刚斩了一位美妇罢了啊。

        吕木对道。

        “你照着写便是,少主出手,必定天下震撼。”

        吕洞玄瞥了他一眼,哼哧道。

        吕木对脸有些发黑,“要不……再简练些,字数少点?”

        吕洞玄不说话了,就这样幽幽的看着吕木对。

        吕木对抽了抽嘴角,好吧,你老你说啥都对。

        一掌扬起,狠狠的拍在胸膛。

        噗嗤!

        阳光下。

        吕木对喷出一大口血,毛笔在手中转动,沾染血墨,在玄黄纸上,笔走若游龙!

        胸腔中豪气冲霄。

        为陆少主贺!

        为白玉京贺!

        ……

        虚无中。

        一位位大能的脸色皆是变了。

        此人到底什么意思?

        为何听此人的话语,似乎充满了不怀好意?

        “快……快杀了齐六甲!”

        远处,跪在冰冷而死寂大陆上的左旭,从陆番拿出神药的惊骇中回过神来。

        神药……那玩意可是神药啊!

        衍五级以下的高武世界,都不可能会诞生神药。

        而眼前此人,竟然拿出了神药。

        有神药在,生死人,肉白骨……齐六甲可能还真的死不了!

        所以,左旭开口了。

        这些大能脱离了“万纹鼎阵”,此刻刚刚回过神,外界的局势,似乎比他们想象中更加的复杂。

        “他是……左旭,左大师?!”

        “真的是左大师?黑白圣地的阵法大师?”

        “该死!左旭是齐六甲的徒弟,是黑白圣主专门布置的夺走九字阵言的阴谋手,此人出现在这儿,肯定是为了给我们破阵!”

        一位位大能认出了左旭。

        毕竟,一位阵法大师的名头还是颇为震撼。

        然而,看此刻左旭的模样,无比的凄惨。

        身上袍服碎裂,双眸淌血,伤痕累累,元神被焚烧,不断被规则所斩……

        这模样,一看就是被欺负了!

        这些大能越发的警惕了起来。

        他们看向了陆番,这位笑的十分诡异的白衣少年,给了他们极大的压迫。

        “是你做的?!”

        “你放我等出来,意欲何为?”

        诸多大能警惕。

        “别废话了!杀了齐六甲!”

        左旭见这些人,居然还在和陆番说个不停,心头几乎要被气的咳出血。

        这些人要死于话多啊!

        先杀齐六甲啊!

        “此人要救活齐六甲!”

        左旭的怒吼,引起了不少大能的注意。

        许多人元神扫荡向齐六甲的方向,顿时流露出骇然之色。

        “什么?!”

        “齐六甲的元神在重新凝聚,气血在复苏?”

        “怎么可能,齐六甲不是濒死么?怎么会有复活迹象?”

        这些大能心头俱震。

        可是,他们也不是傻瓜。

        身躯在虚无中一颤,纷纷掠出,化作流光裹挟着圣阶法器,杀向了齐六甲。

        “齐六甲吞服了神药!”

        左旭再度吼道。

        千刃椅上,陆番瞥了左旭一眼,眉宇微微一簇。

        屁话真多。

        抬起手,徐徐下压。

        轰!

        左旭的身躯狠狠的被压趴在了陆地上,地面碎裂,有骨骼爆碎声传开。

        而刚刚脱困的十八位大能早已经联手杀向了齐六甲。

        齐六甲盘坐在了万纹鼎上,此刻,仿佛一朵酝酿着磅礴力量的胚胎似的。

        陆番笑了。

        “你们可真没把本公子当回事啊。”

        “你们还真不想猜猜本公子放你们出来是为了啥?”

        陆番一手撑着下巴,徐徐道。

        可是,这些大能都不曾理会陆番。

        有一人,擅长速度,已经落在齐六甲的侧方。

        一柄锋锐长矛甩出,直刺齐六甲的面门,要贯穿他的脑袋,钉死他的元神。

        然而,齐六甲周围,有阵纹席卷。

        此人的攻伐落空了!

        又有数位大能逼近,不过,也有人察觉到了不对劲。

        防着陆番。

        齐六甲盘坐着,一道本源气垂落而下,化作阵纹,坚不可摧。

        有一位大能,用尽浑身的力量,却都打不破!

        他们面色大变。

        发现了事情的不同寻常。

        “是你干的?”

        一位大能凝重的看着陆番,虽然感应不出陆番的真实气机,至于凝气修为,立刻被他们忽略,你见过那个凝气,能够在虚无中悬浮?

        他们刚刚脱困,并不知道陆番一招灭杀了圣地圣后的事情。

        因而,他们虽然忌惮,可是却仍有底气。

        毕竟,十八位大能联手,除非是再度遭遇到齐六甲的阵法,那便当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底下,冰冷大陆上,迸射着血的左旭,早已经万念俱灰。

        “逃啊!杀不掉齐六甲就快逃!”

        “黑白圣地的圣后大人,惨死于此人之手,将消息传回黑白圣地,让圣主为圣后报仇啊!”

        左旭忽然眼眸一亮,嘶吼起来。

        这话语声,犹如春雷炸响在天穹。

        一位位大能心头顿时犹如雷光撕裂,下一刻,浑身冒冷汗。

        一开始,他们还有些不相信。

        可是,接下来,左旭的吼声,彻底击溃他们的心神。

        “这是一位尊者!堪比圣主级的存在!”

        左旭梗着脖子喊,他要让这些人逃走,将消息传出去。

        尊者?圣主级强者?!

        一位位大能身躯皆是一颤。

        不可置信的看着陆番。

        却发现白衣少年温和微笑,没有否认。

        “尔等觊觎五凰的新生本源,视其为造化……”

        “本公子宅心仁厚,五凰初入高武,公子我心里高兴,便不轻易起杀戮,给尔等一个机会。”

        陆番笑道。

        他笑的很像邻家少年。

        “什么机会?”

        一位大能心颤。

        “既然你们视五凰为造化,那你们便成为五凰的造化,造福天下。”

        陆番道。

        话语落下。

        造福个屁!

        有大能动了!

        “战!”

        不管左旭是不是在说谎,这些人也必须要动手了。

        轰轰轰!

        十八位大能瞬间动手,声势之浩大,前所未见。

        元神浮现,恐怖的气机,连绵不绝,让虚空都在震动。

        强大的气机,化作可怕的杀伐。

        有大能元神演化金戈!

        有大能元神幻化凶兽!

        有大能身化利刃,锐气横空!

        直逼陆番而来。

        虚无中。

        陆番白衣飘飘,淡然的坐在千刃椅上。

        灵压棋盘散发着蒙蒙光辉。

        陆番抬起手,捏起一颗棋子,落棋盘。

        啪嗒。

        他专注的在摆棋局,有大能注意棋盘,发现其上,似乎有星河倒转,芳华刹那。

        噗嗤!

        落一颗棋子。

        一位大能顿时感觉山岳来袭,被压的跪伏在星空中。

        强横的元神,都宛若要炸裂似的!

        轰!

        棋子沉重如山岳,落子间,山崩地裂。

        竟是直接碾碎了这位大能的肉身,无数的血肉喷洒在虚无中。

        这股强无匹的力量,让不少大能皆是骇然。

        “这等力量!果然是尊者!”

        一位位合体境的大能惶恐不已,他们皆是合体境,面对尊者级,怎么打?

        尊者,比拟圣主级,在乃大能境界中的第二等,比之合体境强太多!

        “前辈是哪个圣地的圣主?!”

        “我等无冤无仇……”

        “这少年骨龄不大,却有这等通天造化修为,难道是来自衍七级高武之上的天骄妖孽?!”

        一位位合体境大能惶恐不已。

        左旭……并没有说谎!

        逃!

        面对尊者级,他们若是真不知死活的选择战斗,那才是白痴!

        剩余的十七位大能,没有犹豫,化作一道道流光,宛若天女散花,四散朝着虚无天外逃窜而去。

        不管能不能逃的掉,先跑再说。

        陆番却是笑了。

        他既然选择动手,又怎么会给这些人逃走的机会呢?

        陆番可没有自大的认为自己无敌于九重天。

        毕竟,他如今只是个小小的炼气六层的炼气士罢了。

        “剑……归。”

        千刃椅上。

        陆番抬起手,徐徐回招。

        血色战场上。

        顿时,九道流光冲霄而起,撕裂天幕,宛若九轮烈日,轮转在天穹。

        火焰焚烧之下,其中似乎有九头金乌纷飞。

        凤翎剑,归!

        咻咻咻!

        凤翎剑魂牵引之下。

        九柄剑合一。

        火焰焚烧虚无,仿佛化作了一道真凰尾翎,横亘在虚空。

        一道道凹陷下去的黑暗气流浮现。

        可怕的气机弥漫在天地之间!

        随着陆番招手。

        凤翎剑从五凰归来。

        横行无忌,所过之处,每一位大能纷纷被凤翎剑的气机给牵引中。

        融合了凤翎剑魂,如今的凤翎剑的品阶已经跨入了天阶!

        噗嗤噗嗤!

        霸道无比的凤翎剑,所过之处,大能的肉身纷纷被斩的爆碎!

        剑芒不可一世!

        嗡嗡嗡……

        剑气如瀑,星河倒转。

        有些大能惶恐,赶忙取出圣阶法器保护对抗,然而,剑光所过,圣阶法器,竟然也被轰爆!

        十七位但呢过,纷纷肉身爆碎。

        惨嚎之声,不绝于耳。

        “这是……何等法器?!”

        “此剑从那新生高武而出!此人……难道是新生高武世界的生灵?!”

        凤翎剑回归。

        虚无中,加上先前被陆番棋子碾爆的大能,十八团血雾在漂浮着。

        陆番端坐千刃椅,微风徐徐吹拂而来,吹动他的发髻纷飞。

        凤翎剑回归,一滴血顺着剑尖淌下。

        凤翎剑悬浮于陆番的头顶,剑魂释放的讨好和欢快的情绪。

        这一战,痛快!

        陆番平静的看着十八团血雾。

        因为,他知道,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轰!

        十八团血雾中,强横的元神波动浮现而出。

        元神波动凝聚成一张张惶恐的面容,尔后,汇聚成人身,一位位大能以元神姿态恢复原状。

        一出现,他们皆是毫不犹疑的便是逃窜。

        然而。

        啪嗒。

        清晰的仿佛要传入他们元神中的棋子落下声,炸响。

        犹如可怕的天劫,滚滚的雷霆。

        陆番的元神之力一扫而过,咚!

        虚无似乎都被冻僵似的,那是一种极其可怕的伟力!

        十八团元神之力,本来遭受着规则之力的压制,又遭受到陆番的元神压抑。

        像是被枷锁缠绕,在虚无中根本动弹不得。

        “前辈……饶命!”

        “尊者大人,我知错了!不要杀我!”

        元神波动。

        这些大能们,选择求饶。

        忽上忽下的情绪,让这些大能,几乎要崩溃。

        本以为从齐六甲的阵法中脱困而出,他们即将大展手脚,将可以瓜分新生的高武世界本源,夺得造化,冲击尊者境!

        成为堪比圣地圣主级强者。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一位尊者,在等待着他们脱困。

        惨嚎声连绵不绝。

        大能也是人。

        实力越强,就越无法倘然的面对死亡。

        “莫怕。”

        “我陆平安自问脾气还行,不会杀你们。”

        陆番靠着千刃椅,轻笑。

        陆平安?

        是这位尊者的尊名么?

        看着这些波动的元神,陆番目光微微闪烁。

        五凰跨入高武,对世人的修行地也差不多该进行升级了。

        下一刻。

        陆番动了。

        身形如雷霆,刹那掠过虚无。

        灵气化作大手掌,陡然席卷而过。

        十八位大能的元神便纷纷被擒拿。

        这些大能流露出惶恐的神色。

        此人……到底要对他们做什么?

        五体投地,被压的深陷死寂大陆上的左旭,感应到陆番擒拿着十八位大能的元神离去,他越发的默不作声了,安安静静的趴着……装死。

        轰!

        血色战场。

        欢呼声瞬间炸开!

        一位位士卒看着虚无中那风华绝代的白衣身影,激动万分,哪怕在咳血,都忍不住发出兴奋的欢呼。

        “陆少主无敌!”

        “白玉京无敌!”

        士卒们欢呼。

        陆番轻易镇压十八位大能,更是一剑劈死了那强大的美妇,像是给他们的内心带来的希望。

        有陆少主在。

        五凰的天,就还在!

        “陆哥!陆哥!”

        倪春秋看着虚无中一席白衫,优雅的端坐千刃椅的陆番,尖叫不止。

        被杜龙阳也叶守刀无比嫌弃。

        陆番笑了笑,弹指。

        一缕本源气顿时汹涌而下,血色战场飘起一场本源之雨。

        每一位修行人都感觉身上的伤势刹那恢复。

        陆九莲落在血色战场上,深深吸气。

        看着强大的陆番,内心竟是佩服万分。

        或许,这才是强者的姿态吧。

        想起自己对上美妇都那般的狼狈,陆九莲明白,他的路……还远着呢。

        陆番裹挟着十八位大能的元神,出现在五凰,雷霆纵横,挪移于虚空。

        天穹俱震,像是有霞光闪烁。

        瀚海之上。

        陆番抬起手,徐徐一抓。

        嘭嘭嘭!

        大地在震动。

        尔后……

        泥土翻卷,瀚海起波澜。

        一座又一座的石像从瀚海中漂浮起,这石像十分的巨大,不过,头顶皆是被削出一片平整的广场。

        陆番手捏阵纹,垂落在这些石像之上。

        “这些石像就是你们未来的归宿了。”

        陆番对着擒拿的十八位大能元神笑道。

        “别怕,死不了……”

        陆番道。

        下一刻,抓住一位大能的元神便是甩出。

        轰!

        这位大能的元神落入石像中,石像仿佛活过来似的,整尊石像都释放着元神的气机。

        而在阵法的运作之下。

        元神的气机变得玄奥,变得可以参悟,甚至可以让阳神境在此地参悟,更轻松的凝聚元神!

        十八具元神,纷纷被陆番塞入十八座石像中。

        这一片瀚海,浪花滔天,翻腾不止。

        “今后,此地……便名元神台。”

        陆番徐徐道。

        乃五凰的一处造化地。

        话语落下。

        整个五凰似乎都听到了这声音。

        与此同时!

        天机阁的消息,也正好传讯天下。

        一时间,天下修行人皆是沸腾!

        为少主贺!

        为白玉京贺!

        虚无中。

        深陷在死寂大陆中装死的左旭,感应到陆番的离去,以为自己成为了漏网之鱼,打算偷偷逃走,将消息传回黑白圣地。

        然而。

        他刚刚从死寂的大陆上抬起头。

        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正对着萦绕在浓郁生机中的齐六甲面前。

        吞服了神药的齐六甲,面皮子微微一颤。

        在左旭抬头的瞬间。

        徐徐睁开了眼。

        两人的视线碰撞,静默无声。

        师徒相见,分外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