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二章 所谓变化

第二百零二章 所谓变化

        深夜的时候,罗娴敲响了老人的房门。

        “进来吧,门没锁。”

        空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

        空旷的要命。

        就好像囚笼一样。

        老人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墙上的挂轴,可挂轴里空无一物,纸面上只有一片空白。

        他看得入神了。

        “有事儿么?”

        罗娴将一个铁牌放在桌子上,“大表哥给我的。”

        老人沉默了片刻,问:“想去吗?”

        罗娴想了想,反问,“失控了会很麻烦吗?”

        “想去就去吧。”

        老人收回视线,凝视着自己唯一的女儿,“你已经大了,做父亲的总不能一辈子陪在你身边。”

        罗娴愣了一下,忍不住笑起来,伸手把鬓边的头发挽至耳后,问:“父亲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要说的话,希望你能快乐吧。”老人沉思了片刻,似是期冀地看着她:“你会快乐吗?”

        “父亲会吗?”罗娴问。

        罗老摇头,“不知道。”

        “那我也不知道。”

        罗娴起身,从桌子上拿起了那个铁牌,想了想,认真地说:“或许这个世界上让人快乐的事情并不多吧。”

        “那就去吧。”

        老人依靠在墙壁上,似是困倦了,闭上双眼:“这世上的事情来来去去就那么多,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

        门关上了。

        寂静里,窗外传来了轻柔的风,墙上的挂轴微动,那一片空白都仿佛如水一般荡漾起来。

        .

        .

        “姓名?”

        “槐……诗?”

        “年龄?”

        “好像是……十七?”

        “性别呢?”

        “男。”

        “这是几?”

        “看不清楚……”

        于是,在恍惚中,槐诗看到面前的大姐姐满意地点头,起身,回头向着身后的老人说:“只是被打到脑震荡了而已,还可以继续。”

        那就继续。

        槐诗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来,然后直挺挺地趴在了地板上,嘭的一声!

        槐诗踉跄挣扎:“扶我起来,我还能送……”

        “要不,今天就到这儿吧?”

        罗老虐菜都虐不下去了,低头看着地上几乎快要变成筛子的槐诗:“你是传说中那种被揍了就会很爽的变态吗?”

        “我可去你的吧,等我把你打成这样你也会很爽的!”

        “恩,看来状态没问题。”

        老人点了点头,挥了挥手中的狼牙棒,掀起一片破空的声音:“还可以继续,爬起来,少年,小葵花爷爷课堂开课了。”

        “别,我错了。”

        槐诗拱手求饶:“让我喘口气,五分钟,就五分钟。”

        “啧,五分太长,三分吧,三分钟别说喘气,咽气都足够了。”

        赤膊的老人扛起狼牙棒,转身回到自己的椅子上,撮起了自己的冰镇蛋白粉冷泡茶,不知道那味道究竟怎么样……

        槐诗被罗娴从地上翻过来,抹上伤药,然后娴熟地翻了面,再抹。

        好像给腌鱼上调料一样,一层盐之后再撒一层盐……到最后,一只咸鱼就做好了。

        他艰难地撑起身体,从地上爬起来,直勾勾地看着不远处的老头儿,眼神凶狠。

        没有办法不凶狠,任谁被一个老王八蛋连续打到快要进icu都会凶狠,更何况自己又打不过他,只能瞪两眼解恨。

        “不爽啊?”

        罗老咧嘴,向着他勾了勾手指:“来打我撒?”

        “等我拿到加特林突突突冒蓝火的时候你就死定了!”

        槐诗现在只能过过嘴瘾了。

        三天以来,他已经完全被打崩了——被面前这个肌肉怪老头儿,一寸寸地把所有有关武器使用的方法全部摧垮,然后试图重新建立起来。

        并非纯粹的虐杀,而是毫不留情地斧正。

        使用着可谓‘恰当’的力量,保留着分寸又暴虐残忍地将槐诗击溃。

        但凡姿态和动作有任何一分的差池,都会招致残忍地绝罚。

        若非如此,他怀疑自己现在连刀都不知道怎么握了。

        这老秃子绝对在公报私仇,恨他长了这么长的头发……

        大口喘着气,往手臂上的伤口上拍了一把银血药剂,槐诗从地上重新爬起来,手里摸出了刀和斧头。

        “来!”

        “这个能力真得便利啊。”罗老捏着下巴,端详着槐诗的样子:“你这个小子,该不会还有个什么职业炼金术师执照吧?”

        还早着呢,没考呢!

        槐诗想到这一点,才发现,自己好像不知不觉就真得好想要把全世界的执照全都考一遍了啊。

        看看现在的自己,天文会注册行动干员、一级的边境猎人、传奇调查员、见习厨魔、还有一个见了鬼的灾厄乐师……

        当了升华者还要考各路执照,也太悲催了一点吧!

        就在他愣神的瞬间,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张狞笑的老脸。

        “嘿,在想什么呢?”

        罗老手中,狼牙棒横扫挥落,奔着他的脑袋——来个安打!

        根本没有任何思考,槐诗抬刀格住了扫来的狼牙棒,禹步推进,另一只扬起的手中,斧头猛劈向老头儿的光瓢。

        这一次,他占据了先机!

        一阵刺耳的尖锐声音,老汉快乐棒扯回,竟然带偏了槐诗的架势,连消带打地砸开了斧刃之后,笔直地捅向了槐诗的脸。

        槐诗侧退,可老人步步紧逼,手中的狼牙棒再度劈下,逼得他步步后退。

        当老人试图逼进的时候,槐诗已经不假思索地刺出了悲悯之枪,穿刺,将威胁拒之门外,可下一瞬,铁棒破门而入,砸碎了槐诗的格挡的架势,直捣中宫。

        槐诗下意识地后仰,紧接着狼牙棒便顺势一落,将他压制。

        老人飞起一脚。

        槐诗倒飞而出,砸在墙上。

        眼前昏黑。

        “你这个家伙,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

        罗老不快地端详着他的样子:“明明架势和姿态的基础都已经重新建立起来了,可为什么还是这么呆板?”

        “你超我那么多段位,说我呆板,我也没办法啊。”

        槐诗无奈,眼前阵阵发黑。

        说实话,他觉得自己的反应已经够快了,可是却依旧难以抵御那一根神出鬼没的狼牙棒。在肌肉老头儿的手里,沉重的铁棍好像牙签一样快的要命。

        时而沉重,时而轻灵,让槐诗完全摸不准他的动向。

        “我已经将力量和速度都限制在一阶的程度了,这都打不过就只能说你菜。”罗老不屑地啐了一口,回头强调:“不要被动的去迎击,掌握主动,明白?”

        主动?

        槐诗都被笑了。

        全世界有几个人能够在你跟前掌握主动的?

        反正不包括我。

        “太死板了,是你防御和进攻的方式都太死板了。”罗老一脸粪土之墙不可涂也的鄙夷:“你要学会变化,变化,懂么?”

        “说得倒轻松。”槐诗擦了擦嘴角的淤血,抬起眼睛说:“你倒是示范一下怎么变化啊。”

        “没见过这么死脑筋的。”

        罗老随意地挥洒了一下手中的狼牙棒,“看清楚,我就示范一次……小娴,过来!”

        场边织毛衣的大姐姐微笑着应和,放下毛衣起身,把高跟鞋脱下来站在场中间,随手捡了一把匕首。

        “我攻你守,节奏放慢一些,让这家伙开开眼。”

        罗老最后瞪了槐诗一眼,然后迈步走向了场中的少女,在她面前站定,毫无征兆地,狼牙棒向着少女的头顶劈落!

        雷霆迸发。

        万钧之力迸发巨响,宛如泰山压顶那样,呼啸而下。

        罗娴不假思索,伸手,匕首刺向了老人的手腕,在间不容发的关头,就好像老人故意将手腕送了上来那样。

        可紧接着,万钧之势消失无踪,随着巨响的迸发,那雷霆劈落的铁棒骤然自迅猛化作轻柔,自空中划出了一个灵巧地弧度,绕过了罗娴的匕首,捣向咽喉。

        罗娴依旧站在原地,不动,只是手臂一抖,匕首向挑起刺出,以攻对攻,削向父亲的五指。

        瞬息间,罗老撒手。

        自空中,在握柄之上随手一拍。

        铁棍剧震,重心变化,自空中回旋,随着罗娴的后仰,擦着她的脸颊飞过,落入老人的另一只手中。

        轻灵变化。

        沉重的铁棍在老人的手中好像变成了一根撑杆一样,随意地挥洒,令人眼花缭乱,而力量时而轻柔时而沉重,速度更是快到令人瞠目结舌。

        而作为进攻对象的罗娴,从头到尾却只用一招,以不变应万变,将看似雷霆万钧、变化多端的狼牙棒封死在了门外。

        虽然演示的成分居多,但看得出,两人之间不曾有任何的留手,就算刻意放慢了速度,可技艺变化时的歹毒用心却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变。

        不曾温柔。

        反而像是生死相搏。

        恍惚中,槐诗好像明白了一点什么叫做变化,可是又难以形容出来。就好像遇到一道题好像见过但完全不会做一样。

        似懂非懂。

        这就等于完全不懂。

        这样的错觉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遇到过好几次了,可每一次他信心十足地去尝试时,所得到的只有惨败。

        就好像大道理人人会讲,但真正做到的没有几个一样。

        高强度的激烈对战已经让槐诗心力交瘁,此刻一旦放松下来之后,他竟然开始昏昏欲睡,止不住地打哈欠,眼皮子不知不觉地垂了下来。

        只能隐约听见不断破空的声音和钢铁碰撞声。

        直到罗老不快地将狼牙棒扫了过来,然后被槐诗手中弹出的祭祀刀挡住,槐诗从梦中惊醒。

        神情变化,错愕又疑惑,就好像见了鬼一样。

        “嗯?”

        罗老皱眉,不解他究竟在搞什么。

        “这……”

        槐诗挑起眉头,不可置信:“老头儿,刚刚你这个……是个4/4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