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在线阅读 - 第378章把这片天踩在脚下

第378章把这片天踩在脚下

        苍穹上电闪雷鸣,风云动荡。

        无边的威势汇集在一起。

        只见男子缓缓拿起手中的冲天槊,朝着众生芸芸杀了过去。

        “我曾见过万物的起源,

        也曾看过一切的终结。

        乞丐自知,

        富贵由天,

        文人论墨,

        豪客饮酒,

        有人一剑光寒耀九洲,

        有人紫气东来十万里,

        有妖兽仰天长啸吞噬半边月,

        也有纪元毁灭前末日的崩坏。

        可惜一切都难逃生老病死,因果循环。

        人们赤裸裸而来,又赤裸裸的而去。

        我之《魔》,共分十式。

        你可看好了!”

        随着男子的话音落下,只见他手中的冲天槊震荡着漫天的风云。

        “一曰:境魔之式。

        无定力幻境见神仙者!”

        只见他手中的冲天槊爆出漫天的魔气。

        四周的空间在涌动,层层空间位移变化。

        “咔嚓咔嚓”的声音回荡在四周。

        大世的风云将起,只见四周的空间竟然对折开。

        尸骨山下的人们惊骇的现。

        在他们的对面,竟然出现了跟他们一模一样的场景。

        就仿佛水中的倒影般。

        面前的空间被分隔开,他们的对立面出现了他们的倒影。

        但更加诡异的是,这些倒影又好像完完全全都是真实的。

        他们攻击,对面的那些倒影也在攻击。

        两者的攻击相撞,“轰隆隆”的声音炸响在半空中。

        一时间竟然不分上下。

        徐子墨看的真真切切,这境魔之式,其实就是有关空间的招式。

        只是这招式将空间的特性运用到了极致。

        足以虚虚假假,以假乱真了。

        …………

        “二曰:病魔之式。

        业病缠身者!”

        随后只见冲天槊上散出漫天的血气。

        这漫天血气化作无数道的血丝。

        每一道血色都好像一种因果。

        此刻血色环绕着山峰下的众人。

        生老病死,这是所有生物都无法避免,最终归途的终点。

        这一刻,疾病缠身,生气被剥离,死气降临。

        徐子墨微微一怔,这病魔之式要更加的霸道。

        它是无视了所有的防御,硬生生的在剥夺别人的生命。

        “三曰:地魔之式,

        一切灾难者。”

        随着男子手中的冲天槊再次舞动而下。

        只见大地出现无数条密密麻麻,四通八达的裂缝。

        地壳地震,火山爆,海啸浪去。

        飓风龙卷,山体滑坡,泥石流席卷而至。

        此刻的男子就仿佛一切灾难的化身。

        他掌控着一切的灾难,随手之间,无数个灾难便是蜂拥而来。

        大自然的威势带着无尽的咆哮。

        徐子墨知道,这是天地之威,非人类可以阻挡的。

        掌握一切天地之威,这就是地魔之式。

        此刻底下的这些联军,同盟,已经溃不成军。

        男子孤身一人在战斗着。

        他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但他丝毫不在意。

        《魔》共分为十式,男子一遍遍的演示着,徐子墨也不厌其烦的认真看着。

        “四曰:天魔之式,

        上天试道者。

        五曰:人魔之式,

        万物寂灭者。

        六曰:妖魔之式,

        木石禽兽之精者。

        七曰:阴魔之式,

        梦中乱神者。

        八曰:阳魔之式,

        眷属阻道者。

        九曰:鬼魔之式,

        冤魂恶鬼者。

        十曰:神魔之式,

        天地覆灭者。”

        当这一式式的使出时,只见此刻的天地早已阴阳颠倒,苍穹动荡。

        无尽的风暴席卷而至。

        天空被打塌,大地龟裂,万物沉寂。

        四周的所有生物都湮灭其中,烟消云散。

        然而男子还在一次次的使出,仿佛不知疲倦般。

        不知过了多久,徐子墨看着男子的演变。

        他只感觉眼前出现了许多模模糊糊的倒影。

        这男子的身影竟然无限的缩小,随后变成了一个个文字。

        这些文字透露着无比浓厚的煞气。

        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片片全新的篇章。

        这篇章冲入徐子墨的脑海中,印在他的记忆里。

        映照着通天的煞气。

        每一式,都直通大道奥义,都直达彼岸真理。

        徐子墨感觉自己的意识进入一片黑暗中。

        他在无限的轮回中演变着这些招式。

        直通招式的彼岸,最彻底的贯通着奥义。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

        又或许,已经过去了好几个世纪。

        徐子墨感觉自己体验了太多不同的意境。

        他沉浮了许久,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漂泊着。

        似乎是这男子将自己的经历意境传给徐子墨去体验。

        徐子墨周身的气势忽强忽弱。

        似在经历无数个轮回。

        当他睁开眼醒来的那一刻,只见自己正躺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身体漂浮在黑暗半空中,没有方向,也没有目的地。

        他缓缓站起身子,只感觉脑袋里昏沉沉的。

        有一股记忆被强行塞了进来。

        这记忆正是有关那本名为《魔》的战技。

        这个战技不需要多么熟练的运用。

        最主要的是悟。

        能够悟通每一招的意境。

        悟的意境越深,使用出来的威力就越大。

        徐子墨抬起头,暂且将战技的事情压在脑后。

        因为在他视线的正前方,那名男子一袭战袍就平静的站在那里。

        “你醒了,魔主,”男子淡淡的说道。

        “你到底是谁?”徐子墨皱眉问道。

        “我是魔主,你也是魔主,”

        男子笑着说道。

        “但严格来说,我是我,你是你。

        尽管我们背负着同样的身份,同一种命运。

        但我们却是完完全全两个人。

        我不想成为你,你也不想成为我吧。”

        “不太懂,”徐子墨摇头说道。

        “你说的我思绪更混乱了。”

        “你现在了解太多没好处,”男子摇头说道。

        “等以后你就会明白了,我们之间没有恶意。

        好了,我留给你的东西你也得到了。

        只希望这一代的你能够真正的打翻一切。”

        随着男子的话音落下,只见他的身影开始一点点消散。

        “魔主,命运在不远处等着你。

        打破他!

        囚笼是无法关住每一片羽毛都充满自由的鸟儿。

        那时的我,如今的你。

        我们世世代代都在努力着。

        把这片天踩在脚下,如何?”

        男子在放肆的大笑着,笑声回荡在这片寂静的空间中,显得格外的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