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缥缈寻仙路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千年之恋

第二十八章·千年之恋

        半个月后,雪松完成任务返回宗门。他惊喜地发现整个宗门张灯结彩,囍字高悬,好像在迎接他这位准新郎官,心中不禁对师父如此周全的安排甚是感激。进入宗内,却发现师兄弟之间的气氛有些怪异,看他的眼神也不正常,好像并不那么欢喜。几番追问之下,才得知早在半个月前雪见师妹就已经和师父罗丹成亲了,这消息宛如晴天霹雳。再也无法抑制,他冲进了师父所在的正殿。只见师父正坐在殿内,而雪见则被师父搂在怀里。如此亲密的一幕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雪松瘫软在地,嘶哑着嗓子大声问道:“师父,这是为什么?雪见这是为什么?”罗丹看他如此反应,甚是满意,抖动着满是油腻肥肉的脸笑道:雪见一直对我仰慕有加,视我如天,我见雪见如此痴情,只得成全她的一片芳心。如今我二人已结为连理,雪松爱徒,你难道不祝福师父吗?”“这不可能,这不可能,雪见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此刻的他已状若疯癫,神色间满是痛楚。

        雪见见师兄如此模样,心如刀绞,却只能强忍内心的痛苦,冷冷的道:“雪松师兄,请你自重,我对师父倾心已久,师父老人家也是为了成全我的心意,你以后应如师娘般敬我才是。”雪松闻听此言,整个人颓成一团,眼中满是绝望之色。矮胖道人似乎对雪见的话非常满意,搂得她更紧了,还顺势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雪见几番挣扎,却毫无用处,只得任其摆布。雪松见此一幕,万念俱灰,勉强支撑着走出大殿。回到房间后便大病一场,卧床不起。一连数日滴水不进,眼看就要一命呜呼。

        这一夜,一个瘦弱的人影潜入了雪松的房内。此人正是雪见,她看着躺在床上已经奄奄一息的雪松,心如刀绞,泪眼婆娑。雪见轻声唤了一声:“雪松师兄。”雪松原本已经意识模糊,此刻听见朝思暮想的声音,勉强睁开眼睛,挣扎着想要坐起来,雪见见状,赶忙扶起他,柔声说道:“雪松师兄,我对不起你,事情并不如你想的那般。那日你去执行任务,我回到山门便被师父软禁。他威胁我若是不同意嫁给他,就派人把你杀掉,我不想你死,所以才答应了他,这个恶魔每日对我百般*、折磨。现在我只希望师兄你能好好养伤,找机会逃走,我会找个时机自尽,待他日你再回来为我报仇。”雪松闻听此言,怒从心起,双目泛红,师妹始终是没有辜负自己。此刻他才注意到雪见的脸颊、脖子和肩膀等处都是淤青伤痕,想必是受了不少的淫辱折磨。他再也忍受不住,大喊道:“我要杀了这个畜生。”

        他挣扎着起身想要为师妹报仇。这时门外突然传来让二人无比惊惧的声音:“雪松、雪见,为师平日待你们不薄,没想到你们竟然背着我偷偷幽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且看我今日清理门户。”说罢便毫不留情地对二人痛下杀手,两人根本不是罗丹的对手,几招之下雪松便被重伤在地,奄奄一息。

        雪见连忙护在雪松身前,恶狠狠地瞪着罗丹。罗丹似乎对雪见有所留情,对她说:“雪见,师父是真心喜欢你,倘若你肯就此回头,一心一意留在我身边,我可饶你一命。”雪见听了他的话只感到恶心与屈辱,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这个人面兽心的老东西,当初为什么要杀我全村,还要假惺惺地救起我们,你到底是何居心?”罗丹闻言一愣,看来二人已知事情的真相,他索性不再隐瞒,哈哈大笑道:“老夫的换命永生大计岂是尔等可以理解的,若不是雪松体质适合滋养葬尸花,你以为我会留下他?至于你么,只是怕他孤单给他找个玩伴而已。可没想到你居然长得如此诱人,就连为师我看了也动心不已。为师把你养大,你不知感恩却要和他人相好,你们都是狼心狗肺之徒。既然你已经知晓了过往之事,我自然不能再留着你。”

        说罢,便狠狠地一掌拍在雪见的天灵盖上。雪松看见雪见七窍流血的惨死在罗丹手上,痛苦得想要自杀,却被罗丹制止。他阴冷地说道:“现在还不到你死的时候,待几天后时机成熟,我要把你炼成干尸。永远听我驱使,不过你这张英俊的脸我要了。”说完也不知道从哪里放出一堆怪异的白色蛆虫,这蛆虫强悍无比,挣扎着爬上了雪松的脸,开始一点点的撕咬蚕食起他脸上的肉。听着虫子啃食血肉的声音混杂着雪松无比惨痛的叫声,罗丹连连大笑,心情大好。而雪松不知道被罗丹施了什么咒法,虽然一直奄奄一息却死不了,每时每刻都要承受蛆虫噬肉之痛。几日时间,整个头部几乎变成了一个骷髅。雪见的尸体罗丹也不许他人收敛,任其腐烂生蛆。让雪松没想到的是,不只两人是罗丹的棋子,整个宗门的人均是其利用对象。

        七天之后,罗丹一日之间屠杀了宗内全部弟子。将他们的魂魄囚禁在一个个人面草的种子内,又带上雪松及雪见的尸体进入火狐山。在火狐山山洞内,他给自己准备了一个巨大的石棺,以期重生后变得高大威猛。他先在石棺周围洒下禁锢了弟子魂魄的人面草种子,这些弟子魂魄慢慢的就会成为人面草的养料,滋养人面草生长。随后他又将雪见的魂魄召回,束缚在其尸体内,将其炼制成守棺鬼魅。最后,他用一根施了道术的绳子将雪松吊起,这个绳子被施了法阵,可以一点点地抹掉雪松的意识,让他慢慢地死去。一切准备妥当后他又拿出一颗葬尸花的种子种在棺内,自己躺入棺材,等待葬尸花成熟后将其复活,以期永生。

        都说天理昭彰报应不爽,让罗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一切都为他人做了嫁衣。不知是后辈哪位大能,居然在火狐山五棺育魃,他自己也成了旱魃的养料之一。而且雪见因怨念极重,神志并没有完全散掉,在之后漫长的岁月中慢慢的恢复了清醒。因有阵法守护,她多次尝试将雪松从吊着的绳子上取下无果。只能想办法将在他脸上噬咬的蛆虫转移到自己的脸上,以己之身代师兄受蛆虫噬肉之苦。她时常对着师兄的尸体诉说他们的往事,因此这骷髅道士一直存有一丝理智。今日脱离绳索束缚后,便立刻被唤醒,想起往日的种种。他将女尸护在身前,愤怒地杀向僵尸。而此时这个僵尸已经不是生前那个油腻、矮胖的丑陋之人,容貌竟和雪松生前有些相似,想必是转世盗取了雪松的样貌。

        就这样三具尸体混战在一起。本来生前两人远不是罗丹对手,但现在罗丹大部分修为都被葬尸花吸取,实力下降了许多。而雪松二人又与罗丹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他们不顾一切地攻击着罗丹,一时间激战的三具尸体难分胜负。这时雪见突然对着云风喊道:“这位少年,当初你上山的时候我就百般吓你,是为了让你知难而退,免得被这恶魔所害。如今你已经助我破坏了他的复活计划,我二人感恩在心,你赶紧带着葬尸花离去吧。”云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听此女说之前吓他却是为了帮他,如今这女尸还将葬尸花赠于自己,更不能置他人危险于不顾,只得强忍身体的疼痛再次加入战团。

        僵尸以一敌三瞬间便落了下风,这女尸看了一眼云风,内心感激的道:“没想到你竟然还是重情重义之人。我和师兄二人先缠住他,你去把人面草全部踩碎。火云宗这么多师兄弟被这老东西杀死,可以借助他们的怨气对付他。”云风听闻也不做作,直接放弃战场,围着棺材迅速把人面草踩碎。僵尸有心阻止,可是雪松二人拼尽全力硬挨了几下攻击,还是把他挡了回来。云风修有神行百变,身法极快,几息之间,已经把人面草内的魂魄全部释放了出来。这些灵魂一开始还很茫然,不过在看见罗丹后均咬牙切齿张牙舞爪地向他冲了过来。他们根本不顾自己是否会魂飞魄散,直接冲上去对着僵尸一阵撕咬,能咬一口是一口。罗丹发出一声声惨叫,眨眼间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只能疯了一般朝着众人攻击,看样子已是强弩之末。雪松雪见寻机将他一左一右拉住,云风则手握火雷剑,直接刺入了他的心脏。这僵尸仰天长啸,发出极为凄惨的叫声,十个锋利的指甲瞬间飞出直奔三人。速度之快根本躲闪不及,雪松雪见被刺中要害部位,云风握剑的右手也被刺中。一瞬间他便感觉到钻心的疼痛,整个右手变得紫青,一股黑气缠绕在手臂之上,尸毒快速蔓延。即使有祖师青衫护体,不出一个时辰他也会变成僵尸。在看见指甲射中几人后,僵尸罗丹终于面色不甘地死去了。雪松雪见两人受了僵尸临死前的拼命一击,马上就要魂飞魄散。可是他们心情极为畅快,没想到居然能在千年后手刃仇人。

        罗丹死后,束缚的魂咒渐渐消失,两人竟然开始渐渐恢复了生前的样子。只见罗松一身道袍,外貌俊朗,英气逼人,雪见明眸善睐,唇红齿白,乃倾城之貌。二人本是绝配,却被生生拆散。时隔千年,两人终于可以再次深情的拥抱在一起,跨越千年的爱恋,最终只化为了最简单的话语:“师兄,这么多年,你瘦了。”“师妹,这么多年,你受苦了。”二人深情相拥,似乎这一刻就是永远。

        许久之后,雪松看了看云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云风。雪见也抬起头对云风道:早前你们四人上山之时,我怕你们误闯洞府被罗丹所害,因此释放了隔绝神识的诡雾将你们分开。之后又三番五次地吓唬你们,想让你们知难而退,没想到你却执意要来这里,还阴差阳错地助我二人报得大仇。如今你身中尸毒,必须在一个时辰内将葬尸花滴血认主,吸收葬尸花的能量祛除尸毒,否则将必死无疑。”她想了想,又补充道:“当年我们火云宗有两门绝学,师兄学的是《搜神术》,《搜神术》可以在不破坏别人神识、意识的情况下,搜索他人的记忆而获得想要的信息。同时《搜神术》也可大大增强自己的神识,这也是我师兄几千年神志尚存的原因之一。而我学的则是《诡雾术》,利用诡雾术可以释放出隔绝神识的诡雾,在一些关键时刻或有大用,我和师兄现在就把这两种秘术传你。”

        云风本想拒绝,但是想到这可能是二人为了报答自己而了却的心愿,也就不再推辞。云风天资聪颖,盏茶功夫,已将秘诀记下。两人的身影本就已经很淡,传授秘术后身体已经虚弱得接近透明。此时的二人相拥一起,脸上洋溢的满是幸福甜蜜的微笑,一阵微风从洞口吹过,二人就这样化为点点光亮永远消逝在空中。他们大仇得报,又能和心爱的人死在一起,终究是个圆满的结局。

        “谁在崖边沏一壶茶,温热前世的牵挂,我在调整千年的时差,爱恨全喝下。岁月在岩石上敲打,苍白了谁的发。你错过我的年华,错过我的脸颊,错过我温柔的话。那些曾经许下的永远,总是放不下。轮回的记忆渐渐风化。我却将它牢牢记下。你还爱我吗,我等你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