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成王之志在线阅读 - 第764章 心境的巨大突破

第764章 心境的巨大突破

        皇天盯着宁风又是认真的看了好一阵子,才沉声道:你真的就这么想出去?

        宁风面色一肃,很是肯定的点点头,皇天一笑,突然道:那行,我可以帮你,但是实话实说,这里面我们看不到时间,不过最快也要三天的时间给我准备,不然也是送死,我们取不到那钥匙的。

        宁风心头无奈,皇天这番话已经是相当的坦诚了,对方的实力也没有骗他的必要,他只能叹息道:那好吧,多谢皇大哥相助了,大恩他日再报。

        皇天不知为何突然心头有点小开心,原来当个好人帮人还有这种感觉,他看着宁风道:你自己抓紧时间恢复吧,尽可能的在三天内把整个人状态调整到最佳,我也去准备了,放心吧,这边区域还是很安全的,要是见我不在,你也不要乱跑。

        宁风应了下来,然后开始运行功法恢复伤势,精神力的恢复才是他担心的,不过三天时间,估计也差不多了,眼下这种情况,出去已经是很不容易,还舍求其它什么呢,担心并没有什么用,只能祈祷叶小狐和苏沐雨等人吉人自有天相吧。

        宁风丝毫不知道皇天如今心境已经发生了很微妙的变化,曾经的皇天在传承了祖师爷的传承,学会了如何控制尸人之后,一度认为自己就是邪恶的传承者,活着的意义就是毁灭世界,让师门重振当年荣光。

        这不是说皇天本人有多坏,皇天的所有记忆和对世界的认知,其实全部都是师承里面自带的,他被关在这五行天宫之中不知岁月默默成长,直到二十多年前才挣脱封印,明为拥有着五行天宫,实则被五行天宫约束了不知道多久。

        皇天缺乏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大多数行为其实都是传承记忆影响着,就好像一个被禁足了无数岁月的孩子,哪怕某天他真的肉身成长入了世,心思也不过是个孩童。

        稍稍不一样的是皇天传承的记忆里面有很多影像,倒也让他有了一定的心性积累,但不管从哪种程度上讲,他都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人。

        这次的修炼亦或是说成疗伤,宁风很用心,直到彻底的将伤势恢复,精神力调整到最佳,整个人战力调整到巅峰,宁风才是缓缓睁开了双眸,吐出一口浊气。

        他心头一笑,倒不是全无收获,境界又是突破了一个小境界,只是不知道是福是祸,境界突破太快他反而有些隐忧,希望是好事吧,毕竟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实力不够强。

        冥冥中有种感觉告诉宁风,这次若是他大难不死,他可能会遭到极大的危机,这股危机感来自哪里,他就不得而知了。

        感受着肉身力量的增强,他起身向四周扫了一圈,发现没有皇天的踪影,心道莫非自己还没用到三天?这倒是让他有些疑惑了,按照他之前的预估,三天时间满打满算都不一定能够将实力完全恢复。

        他在那撞钟附近来回走了好几圈,却是迟迟没有等到皇天回来,想到皇天之前对他叮嘱,他又是气定神闲的盘腿坐下,然后在脑海里演练起各种自己已经掌握的武技和剑法。

        意念沉入识海,观察着自己识海内混沌的黑白之气,他心头突然一动,用意念在识海内吼道:心魔,出来吧,我们谈谈!

        混沌的识海魔气滔天,黑煞气凶悍异常,宛如一方霸主般强横无比的吞噬着其它各种斑杂的能量,宁风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晰观察到识海内部的东西,以往只看到黑煞气无匹的蚕食着他的灵识,现在却发现黑煞气分明是将他的神识护在了中央,而在疯狂的炼化着其它的各种能量。

        这难道就是魔族血脉觉醒一次后的真正效果?宁风不知道是不是如此,但心神倒是一震,他突然就心境一片释然,一些和之前不同的感受油然而生。

        宁风知道,他之前一直觉得三族血脉是禁忌,是罪血,是天地不容的存在,可他自己有得选择吗?这是父母给他的,他凭什么不能坦然接受?

        一个正常人,周围的人都说他病了,他自己也会开始慢慢的觉得自己病了,这就是可怕的心理暗示,也是所谓的异端被孤立的缘由所在。

        宁风很确定他就是一个正常人,血脉可以驾驭一个人让他变成杀人魔王?可以影响一个人对未来世界的格局变化?当然不能,杀人魔王是输给了自己的心魔,一个人真正值得畏惧的不是你的敌人,而是你自己,这就是宁风想要和心魔谈一谈的原因。

        他已经坦然接受了自己三族血脉的事情,并且引以为荣,他并不觉得身为异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这是他如今的觉悟。

        很多事情,你努力去做,并不是为了证明别人是错的,而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两个没什么交集的人,思想的不同并不影响孰对孰错,就好像你做了一件事,或许你很赚,但我永远不亏。

        魔焰滔天,心魔再现,邪魅的熟悉面孔嘴角带着笑意睥睨的看着宁风,魔族血脉觉醒后,最大的受益者不是宁风,而是他心魔。

        我知道你会主动找我,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说吧,上次你答应我的事情,到底如何才能兑现,什么时候才能兑现?

        宁风看着那张和自己一般的面孔,自信一笑,坦诚道:我说过帮你塑造属于你自己的肉身,是这个条件吧?

        心魔点点头,凝重道:世人皆知心魔和本尊不能共存,你却大言不惭要帮我塑造肉身,本魔很好奇你到底要怎么帮我?

        宁风一笑道:世人也说我这种人乃是异端,既为异端,自然要行逆天之事,你说呢?

        心魔讶异的看着宁风,许久后缓缓道:你与之前似乎哪里不一样了,不得不说,你的成长速度让我惊讶,境界和心境都是如此。

        宁风坦然对之,然后有些凝重道: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对我之前的承诺并没有绝对的把握,但很久之前我就觉得,我不想抹杀你,因为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每个人都有他的两面,正面情绪和负面情绪才能组成一个完成的人。

        我听闻武者到了圣人之后都要开始用规则之力斩断七情六欲中的一部分,而最后必须抹杀的就是心魔,可大陆圣人至尊乃至祖境强者,哪一个真的证道大帝,傲视九天?他们都失败了,所以心魔没有错,那不过是他们的执念而已。

        心魔本以为宁风这番话会让它生气,然而听完之后连他也陷入了沉思,他摇摇头道:你说的这些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去想,我只想知道你的想法,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帮我?

        宁风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帮你就是帮我自己,你也观察了我好久了吧,应该记得我有一把神兵叫做断天剑吧?

        心魔点头,不解的等着宁风的下文,宁风继续道。

        直接帮你塑造肉身,一来我没有那么大本事,二来这么做我相当于分离了自己的人格,我的灵识必然会受到极重的创伤,于我修行没有好处。

        而断天剑剑灵一直处于一种若有若无的状态,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剑灵已死,我感受到的不过是这神兵本身的灵性而已,所以,我想让你成为断天剑剑灵。

        心魔眼前陡然出现一抹亮光,但马上又变成了厉芒,他看着宁风双眸中闪烁这异样的神采道:但是你我皆知,断天剑是你滴血认主过的,你们是主从关系,你这不是变相的让我臣服于你?

        宁风双眸中也是刹那闪烁起别样的神采,他自信一笑,眼神中那股一闪而逝的自信让心魔都有些恍惚。

        你要这么认为也可以,但我要告诉你,正是因为断天剑与我滴血认主过,所以将你从我识海里分离出来肯定不会遭到排斥,我也不会识海受损,这是互利的局面。

        断天剑如今等于我身体的一部分,它本身就是赫赫有名的神兵,神兵有灵,你成为他的剑灵对你只有无穷的好处。

        最后就是,我宁风并非一个固步自封的人,我要成为绝世强者一定会是个名动天下的剑修,但绝对不会是一个倚靠神兵利刃纵横天下的剑修。

        断天剑属于幻天帝,他是上一个时代意志的延续,而我辈中人,会开启属于自己的时代,我可以像你立誓,他日我剑道大成,聚拢诸天九剑,得见父母,知晓生死,定然会还断天剑一个自由,并且还亲自为你塑造肉身!

        心魔沉默了,心头微微有些动容,他太清楚这个年轻人了,这是一个很少豪言壮语的家伙,他敢说,就说明他信得过自己,不知为何,他居然从宁风的身上隐隐看到了一代君王的崛起的影子,他过了好久才道。

        你要的不是成为什么断天剑主,也不是九天剑主,而是这诸天的剑主,你要的不是驾驭一把断天剑,也不是幻天帝的诸天九剑,而是世间之间皆要遵从你的号令,我说的对吧?

        宁风很坦然,丝毫不犹豫,很是认真的沉声道: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