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把天生牙在线阅读 - 第105章 绪方的说辞

第105章 绪方的说辞

        动静轰一这一招的要求底线并不高,只要达到气的发动就能够学习,连开放状态都不需要,到了后期很多“暗”的弟子等级的都会这一招。

        难点在于,武者要掌握动之气和静之气两种运劲方式才行。

        这一点一丰不担心,在学习气的运用的时候,为了弄清楚动之气和静之气的不同,他特意找过梁山泊除了长老以外的五位达人请教,三位静之气的达人和两位动之气的达人,给了他很大的参考。

        虽然最终选择了静之气,但是靠着最近一段时间的修行,想要发动动之气,也不是难事,只不过不着急罢了。

        靠着剑技模仿,可以迅速地学会剑术和武技,但是想要学会动静轰一这种,同时运用动之气和静之气,产生爆炸效果的招数,可不是简单的动作能够实现的,最重要的还是气的运用。

        他可不想像朝宫龙斗一样用完之后瘫痪好几个月,还要坐轮椅,那么,有两个问题就要解决。

        其一,是如何确保能够学到这一招。

        这个不是远处看看就行的,甚至交手都很难弄明白原理,必须保证看过招数后,朝宫龙斗此人要落在一丰的手里才能有把握学会。

        其二,如何确保使用后不会被反噬。

        这就要提高对气的运用能力了。

        现在,静之气已经达到了开放的状态,不着急学动之气,与其两手抓,不如先专门攻克一个,先把静之气达到掌握的状态,后面再接触动之气,难度就要小得多了。

        在兼一回来之前,长老都要远远地在自己不被绪方发现的情况下确保他的安全,所以今天无法训练一丰了。

        正是兼一重要的时刻,况且长老已经陪着一丰训练了三天了,一丰身体也有点吃不消了,正好放松一下身体,单纯地调动一下静止气,尝试提高对气的控制力。

        在气的开放上已经没哟问题了,可是气的掌握却仍然如同隔着一层纱一样,总感觉有点头绪却又抓不住的样子。

        趁着长老要看着那一边,一丰找了一颗大树的粗大树枝,盘腿坐上去,展开对气息的感知,尽量地扩大自己的感知力。

        福爷可以从森林里面感知到热闹城镇之中的霍恩海姆和森林里面的普莱德,距离非常远,除了福爷技艺精湛之外,还因为这几位体内的贤者之石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达人的气息也是如此,强大,但是没有人造人那么诡异,而是一种在人之基础上的强大。

        一丰的感知散发出去,一点点地扩张,先是感受到一股平静的浩然气势,应该是长老。

        然后更远的地方有一股平静之下的躁动,大概就是绪方一神斋了。

        旁边有一股不安而相对弱小的气息,是兼一无疑。

        忽略几人,一丰开始感受其他东西,除了人之外,动物也在散发着气势,地下沉稳的龙脉依然在静静地流淌,能搞清楚龙脉,至少当一个刚入门的风水家是可以的。【*~ABC小说网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因为森林没有开发,除了包括一丰在内的四位人类之外,再感受不到人的气息,一丰身边携带的贤者之石也在干扰着一丰的感知。

        将感知从远到近一点点地收回来,然后再一点点地放开,如此重复三次后,放弃对外界的感知,维持着刚才和自然接触的感觉,专心对体内气的感知。

        放松肌肉,感受着自己的气息随着呼吸和心跳的平稳流动,然后分着一点点地,从腿开始运劲,调动静之气发力,感受气的变化,直到全身用力,将静之气完全开放,一丰双目睁开,目光澄净:

        “已经有一些门道了,想要正常达到气的掌握恐怕还需要些日子,现在时间有点紧,要在兼一回去决战之前把气推到掌握的阶段,恐怕需要点非常规的手段才行。

        看来需要长老的协助了。”

        对于兼一,一丰是很放心地,他是真正练武“不忘初心”的,即使后来成为真正的武术家,也没有忘记自己练武的初衷,不会变成绪方一神斋这种为了练武而练武的武痴的。

        哪怕不排斥用武艺去杀人,一丰也不欣赏杀人拳的思想。能收能放,才能算是武艺的主人,而不是被武艺控制的傀儡。

        又不是有反社会反人类的倾向,杀戮并不会带来什么好处,也没有什么快感,这帮杀人拳的加在一起,也不如瓶中小人一个国土炼成阵杀得多。

        一个达人就是无休止地去杀人,也比不上一个核弹的威力,想要杀人,不如去搞点大规模杀伤武器。

        一丰的目的,一直都是更自由、更有趣地生活,为此,炼金术、武艺、魔力、伐刀技都是工具罢了。

        活动了一下身体,一丰从书上跳了下来,一个翻身落地,准备去弄点食物,等兼一回来,长老还要加紧给兼一的训练,给大家储备点食量吧,希望兼一能在绪方一神斋那里安然无恙吧。

        远在了梁山泊的五位师傅和美羽也在担忧着兼一,阿帕查正在用锤子把一个贴着兼一照片的稻草人钉在树上:

        “阿帕,时雨教我的祈福方式,希望兼一能够无事,阿帕。”

        哎,总感觉兼一早晚会丧命在这群无良师傅手下。

        另一方面,兼一正在接受着绪方的思想的洗礼:

        “我来教你真正的武术吧。

        武术,就是数不清的战事中,付出无数牺牲后得到的结晶。

        它的本质就是用最快的方式破坏对方,也就是杀招。

        我把我所知晓的招数都传授给你,当然连秘传杀招也会教给你。

        如此一来,只要数年时间,你就会成为世上无人能敌的地上最强之人。”

        要是一丰在的话,肯定给他一个呵呵的表情。

        这话也就糊弄一下中二少年,趁着对方人生观价值观没建立完善的时候,他收的弟子,连朝宫龙斗算上,要是对方家长在,早就报警了。

        不过对于还在武道路线分叉口徘徊的兼一,造成了很大的动摇:

        “我能成为地上最强?”

        绪方点了点头,肯定地回答道:

        “对的,地上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