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把天生牙在线阅读 - 第118章 藤袭山精英怪(1.6万推荐票加更)

第118章 藤袭山精英怪(1.6万推荐票加更)

        人的气息和鬼的气息是不一样的,就如人造人和人的气息不同一样,很容易分辨。

        而鬼这种气血旺盛的生物,气息要比普通人强上不少,所以一丰很容易在这里感受到一些稍微近一些的鬼的大致位置。

        他和炭治郎其实都不饿,但是仍然稍微补充了一下食物,保持体力,然后炭治郎提议:

        “这是最终试炼的第一天晚上,要熬到天亮,也就是太阳照耀到山的东面。

        我们应该朝着山的东面跑才好。”

        一丰也同意这个判断,两人迅速朝着东方移动。

        路上两人碰到了两个杂鱼鬼,因为是初出茅庐的队员试炼,所以整个藤袭山上,被投放的鬼皆是只吃过两三个人的货色,一般来讲吃人越多的鬼越强,但是鬼能承受的强力上限是不一样的,达到各自的上限后,再吃人就无法纳为力量了。

        这两只鬼都不是多强的货色,被炭治郎用“水之呼吸·肆之型击打潮”一招同时杀死了。

        虽然炭治郎刚才给一丰演示过了一遍各种剑招,但是那是节省体力的演示,和实战完全不一样,看着干净利落的招式,一丰想到:

        “果然是不错的招式,呼吸法就更不错了,能强制让身体挖掘出如此的能量,虽然貌似并不怎么养生,但是呼吸法还是很有价值的,要确弄到手才行。

        炭治郎教人东西的水准太差,我还是要去见一下他的师傅才行。”

        这是炭治郎训练之后,第一次正式斩鬼,感动于自己的锻炼没有白费,炭治郎的眼泪都留了下来。

        一丰鼓掌给他鼓劲:

        “干的不多哦,炭治郎,不过不是感动的时候,那个方向有相当厉害的气息传古来呢,要有苦战了,请准备一下。”

        炭治郎朝着一丰指着的方向,吸了吸鼻子,鬼灭之刃中,有些人天生有些方面的感知要远远超过其他人,炭治郎的特点就是有超强的嗅觉,甚至能从气味重辨别他人的情绪和是否有说谎。

        他的师傅鳞泷左近次也有同样的能力,不过二人没有血缘关系。

        一捂鼻子,炭治郎叫苦道:

        “这股烂掉的气味是怎么回事!”

        他的嗅觉要比一丰强很多倍,一丰只闻到一股不愉快的气味,反而是气息感知上,感受到一种很讨厌的非人气息。

        这个时候看到一个四米高的如同肉球一样的鬼,身上长出二十几条手,正在提着一个死去的试炼者,同时追赶着另一个正在狼狈逃跑的试炼者。

        这个就是藤袭山的精英怪“手鬼”了。

        这个鬼算是有异能的鬼,可以长出能自由操作的手来,好几条手还在护着自己已经看不出样子的脖子。

        47年前他与鳞滝交战,战败后被投放在最终选拔之地,虽然当时是很弱的鬼,但是能苟啊,躲起来找机会吃掉试炼者,一点点变强,进化成今天这个样子。

        47年来他已经吃了50个试炼者了,其中包括13名鳞泷弟子,作为被鳞泷捉住的报复。

        眼看着手鬼吃掉了手中的死尸后,又开始攻击还在逃命的试炼者,从手鬼的身上一下子伸出了四只手,迅速伸长,一下子就抓住了那个试炼者的脚踝,将其提起来,就往自己的血盆大口中送。

        虽然并不喜欢去救人,但是让鬼在自己眼前吃人,还是过意不去的。

        香坂流·抚斩。

        刀出鞘,迈步上前,一道银光,将手鬼的那几只手砍断,让被抓住的家伙掉在地上。

        这个时候手鬼才注意到出现的一丰和炭治郎。

        炭治郎头上侧戴着鳞泷刻的面具,上面有鳞泷下的平安的咒。

        这个世界貌似也是有很限量的阴阳术存在的,鳞泷还会暗示这类的小手段。

        从面具的雕刻手法上,手鬼认出了鳞泷的手笔,兴致勃勃地给几人介绍自己的丰功伟绩。

        庆应末年被抓,苟了整个明治年间,到如今大正初年,47年中杀死13为鳞泷的弟子,不知情的鳞泷还以为自己教学水准太差,这些年痛心不已。

        因为很会苟和隐藏,上层一直不知道有这么个大家伙进化成了这个样子,不然早就让高级队员进去收拾了,严重影响了试炼的难度调节,导致好苗子没有来得及成长就死在试炼中了。

        当然,对于上层来讲,下级的队员死亡就是数字的增减罢了,不是“柱”这个等级的,还够不上心疼。

        鳞泷亲手雕刻的消灾的面具,却成为了弟子们被杀的原因,真是悲伤的事情。消灾面具变成嘲讽面具了。

        手鬼因为自认为在这些试炼者中没有敌手,兴致勃勃地滔滔不绝,激怒了炭治郎,让炭治郎的呼吸节奏都紊乱了。

        之前炭治郎在训练中,得到了师兄师姐的灵魂的帮助,加强了训练,那两位就是被手鬼杀死的。

        就在愤怒的炭治郎要冲过去的时候,却被一丰一把拦住:

        “主不可怒而兴兵,就是因为愤怒会影响判断力。

        你的呼吸紊乱了,这样下去赢不了。

        他和你有仇恨,你想要报仇,很正常,但是这个状态的你赢不了。”

        说罢,一丰一弯腰,将刚刚救下的队员手中的剑拿了起来,自己的刃诚丸比这些试炼者用的日轮刀不知道好上多少个档次,但是因为没有特殊金属,所以斩鬼也不能杀死,所以暂且借用了这个试炼者的日轮刀。

        那个试炼者胆已经吓破,即使很想拿着自己的刀来获得一点安全感,却不敢反抗一丰。

        “我给你掠阵,你去报仇吧!”

        炭治郎感激地看了一眼一丰,深呼吸两次,抑制住心中的悲愤,平稳了自己的呼吸,再次将水之呼吸调动起来,呼吸频率稳定。

        拿好自己蓝色刀身的日轮刀,架在面前:

        “吃人的恶鬼,师兄师姐的仇,由我来报!今天一定砍下你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