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把天生牙在线阅读 - 第182章 秘密举行的圣杯战争(三更求月票)

第182章 秘密举行的圣杯战争(三更求月票)

        比较悲伤的是虽然这些分身组成一个整体,但是每一个都有自己的思想,被牺牲的这位分身被稀里糊涂的挑出来,在其他分身知情的情况下,完全被蒙在鼓里被派去攻击远坂家。

        御主言峰绮礼的原话是,即使碰到archer“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见面后瞬间就被秒了,确实没什么好怕的了。

        大致总结起来就是,组织决定让你去送,安心的去吧!

        显然这个出戏时一直等着所有的英灵都被召唤后,选定了合适的时间才开始演的,为的就是能有更多的英灵和御主看到。

        这场大戏已经开始了,assass已经潜伏了下去,风云际会的战场就要降临了。

        “caster,圣杯战争已经打响了,咱们现在的原料还不怎么够,你列一个清单,不涉及到魔术的普通材料我先去邮购一下。

        我估计明天晚上或者后天,就要到你我出手的时候了,事先准备一下吧。”

        1994年的冬木已经有了不错的邮购体制,当然这个年代并不是网络邮购,而是电话邮购。珍贵魔术材料现在去搞已经来不及了,还不如多弄一些的,可以搞到的普通材料,让帕拉塞尔苏斯去精加工。

        在神殿初步建立的情况下,灵脉的力量得到良好应用,大大缓解了一丰的魔力压力。

        优购的地址暂且放在龙之介的公寓,总不能让快递直接送到地下排水道。

        只要舍得加钱,加急送的货物第二天上午就能送到,现在身边放着一堆宝石,一丰完全没打算省着花手里的日元。

        第二天上午就有一批素材的邮到,为了不显眼,一丰仅仅挑了一部分比较方便携带的回大本营,剩下的等夜间再想办法搬过来。

        14岁多的一丰没办法出去找个车开,肯定会被警察拦下来。帕拉塞尔苏斯没有乘骑的技能,不会开车,晚上再说。

        顺便龙之介也被带到了地下大本营,目前被关在一个大铁笼子中,被一堆魔法阵环绕着,满身狼藉。再遇星辰

        没办法,从昨天到现在一直被捆着,也没人给他放开去上厕所,现在已经一身排泄物了。好在帕拉塞尔苏斯用暗示让他自己走去冲洗了一遍,目前正关在笼子里,暗示已经解开,笼子上有隔音的结界,主仆二人都对笼子里面的人想要说什么没有兴趣。

        只要保证他好好活着就好了,生活质量什么的,主仆二人毫不在意,食物每天都会扔进笼子里的。

        短短一天时间,ex等级的道具制造能力,刷新了一丰的世界观,帕拉塞尔苏斯用半扇猪做了三个小号的人造体、用商场常用的塑料模特做了五个自律人偶,因为没有提前准备魔术炉心,只能用现成的魔术宝石当动力源,像电池一样时不时地要更换,勉强可以暂时使用了。

        不论从什么角度来讲,caster都需要早点获得优质的魔术素材,而在冬木市却没有这种魔术材料售卖的地方,就当前情况而言,只有去抢了。

        用手头的材料和邮购的普通素材,在两名炼金术师的努力下,“神殿”已经初具规模。这个期间帕拉塞尔苏斯是最忙的,还不能放松对使魔的控制。

        要是能早做准备,一丰肯定会在市区里面关键位置放满监控摄像头,当前只能靠使魔来搜集信息,担子都压在了从者一个人身上,好在从者不需要吃饭睡觉,帕拉塞尔苏斯也心甘情愿地做着无薪加班的事情。

        傍晚,终于有了最新的进展,使魔发现了一名从者正在肆无忌惮地散发着魔力和战意,明显在吸引其他从者前来战斗。

        是陷阱?还是对实力的自信?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除了用生命演戏的assass之外,英灵的正面对抗就要开始了。

        帕拉塞尔苏斯立刻将用一天时间制造的大量各种形态的使魔散布了出去,和一丰两个一边用水晶球看着“实况”,一边动身赶路。

        fatezero几大场景之一,就包括了从saber和ncer碰面开始的第一次英灵大碰撞。

        再往前的事件是呆毛王坐飞机和冬木车神飙车,已经打定主意要隐藏起来的caster组怎么可能会选择在saber组面前现身,真的被咖喱棒干掉了怎么办。蚀骨暖爱,首席深情不兽

        能苟就苟,能躲就躲,能藏就藏。

        这次英灵对战,只有足够混乱的场面,才有浑水摸鱼的机会。

        来到冬木镇才几天的时间,一丰的活动并没有造成大范围的影响,至少没有影响到其他的从者们的活动,迪木卢多仍然成功地吸引到了呆毛王,两位久经战阵的从者刀来qiāng往,开始了比拼。

        这类生前〔虽然阿尔托莉雅还没死〕不是“英雄”就是“王者”的英灵,和强势的御主很难处得来。虽然对于圣杯有渴望,但是他们更坚守“自我”。

        这些战场上的好手,更倾向于征战和军略,并非抵抗计谋,而是倾向于使用战场内的谋略。

        迪木卢多用破魔的红蔷薇诱骗阿尔托莉雅散掉对红蔷薇没有抵抗力的铠甲,又突然用必灭的黄蔷薇刺伤没有铠甲的她,就是谋略,交战双方都能接受。

        但是未来在二人决斗的时候,卫宫切嗣bǎng    jià肯主任未婚妻,威胁对方命令迪木卢多自杀,就突破了身为“英雄”的从者们的心里下限了。

        这个对比起来,就像假扮援军诈城,和驱使本地老百姓当挡箭牌攻城的区别,都是有效的攻城手段,但是前者是智谋,后者就是下作了。

        大多数哈桑们不会在意,老派魔术师们不会在意,但是“英雄”们无法接受。从者和御主如果行事准则差得太多,相性太差,会为行动凭空增添很多障碍。

        两人一开始交手,帕拉塞尔苏斯就立刻派了大量的使魔出动,准备做一个安安静静观战的美男子。

        其实一丰知道按照剧情,rider组现在“帝亡桥”上,不过此行的目标不是他们,两人正在有目的地搜索。

        当然那边该有的监视还是有的,从水晶球中,两人眼睁睁地看着rider伊斯坎达尔挥剑,在大桥上从易空间中召唤出来飞天的牛车,乘车而去。

        众所周知,圣杯战争是秘密举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