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把天生牙在线阅读 - 第208章 肯尼斯的想法

第208章 肯尼斯的想法

        肯尼斯的眼睛突然就亮了

        “你说的是圣杯,还是……”

        一丰接过话来

        “当然不是圣杯,实际上这个圣杯已经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在实现愿望上不能指望,你们君主中大多数也不相信这个东西,不过召唤英灵这个功能还是很好的。

        再说你现在连从者都没有了,想要参与圣杯战争也很难了,不过好在想要治疗的话,我这里还有着其他的方法。”

        说着,指了一下身旁的从者

        “caster的大名你也听过,应该知道他最擅长的就是炼金术和医疗,现在成为从者后,更是如此。

        他制造的贤者之石更是治疗上的大灵药。

        如果他出手的话,想要恢复你的身体、魔术回路,甚至魔术刻印,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肯尼斯一下子抓住了希望,腰板都挺直了

        “真的吗,帕拉塞尔苏斯大师,你可以治疗我吗?”

        帕拉塞尔苏斯突然感觉眼前有一种莫名熟悉的既视感

        “的确,成为英灵之后,我的能力比生前还要强,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已经检查过你的情况了。

        你的病情主要是局部魔术回路短路,在大功率魔术输出的情况下烧毁,产生的能量同时破坏了一部分身体组织,并且连累了将近百分之九十的魔术刻印。

        不过在我的宝具‘贤者之石’的帮助之下,不说完全恢复,至少治疗一部分是没有问题的。

        我能够让你重新顺畅地使用魔术,即使到圣杯战争结束,我回归英灵座的时候,治疗还没有完全完成也没有问题,我的aster非常擅长治疗和炼金术,他可以继续治疗,请不必担心。

        虽然御主仅仅是魔术家系的开创者的初代魔术师,却是非常优秀的调律师,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不管能不能治好,都按照御主的要求,帕拉塞尔苏斯只会给他治疗一部分。

        一丰又不是打完圣杯战争立刻就跑,还会留在这个位面一段时间,在这个期间,如果有一位时钟塔的君主经常有求于他,做什么事情都要方便不少。

        由于重新见到了希望,肯尼斯现在精神起色了很多,他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恢复魔术能力以及夺回自己的未婚妻,至于圣杯战争,则靠后了。

        他没有怀疑对方所说的事情,因为自己现在毫无反抗能力,而对方想要的东西,大多数要等到圣杯战争之后才能兑现,他也不觉得自己会被骗

        “好的,有帕拉塞尔苏斯的治疗,我相信自己能恢复健康。我需要付出什么?你放心,作为时钟塔的十二君主之一,肯定能给你提供大量的帮助的。”

        一丰笑着握住了肯尼斯的右手

        “那就太好了,在这极东之地,很难接触到一些珍贵的魔术知识,等圣杯战争之后,我可能会去时钟塔进修,到时候就拜托你照顾了。

        现在我说一下的你的治疗的问题,你的治疗总共分三个大的阶段。

        第一阶段,治疗被魔力爆发连累的身体,先恢复你的健康和运动能力。

        第二阶段,将短路的魔术回路拆开,让你能够使用还没有烧毁的那部分魔术回路。

        第三部分,修复已经被烧毁的魔术回路和魔术刻印。

        第一阶段今天或者明天就能够完成,先让你恢复健康再说。

        之后的治疗我们一点点进行,魔术回路和魔术刻印都是很精密的工作,不能求急。

        在治疗之前,我们先商量一下关于圣杯战争的事情。

        当前你的令咒已经失去了,可以告诉我一下事情的经过吗?我也要找寻一下对策,毕竟我还在圣杯战争之中呢。”

        肯尼斯想了一下,虽然自己的未婚妻还在参赛,出于他对她的爱,似乎不应该将ncer的信息泄露,不过未婚妻被ncer诱惑,抢夺他的令咒,这么一大堆糟烂事让他头疼,而且索拉那点能耐,就连肯尼斯这位君主都对付不了卫宫切嗣,索拉要是遇到更是难保留性命。

        有恢复健康的希望后,肯尼斯的思路平和了很多,也能够冷静思考了,于是从头将自己被切嗣击中、身体出现问题后,索拉如何逼迫他交出令咒的事情讲述了一遍,并且提出了请求

        “索拉虽然是很优秀的魔术师,但是比我还差得多,她并不擅长攻击,又被迪木卢多迷惑,头脑更是不清醒了。

        迪木卢多的魔枪伤到了saber的手,他不死,saber就不会恢复,所以索拉代替我,将会成为卫宫切嗣的第一目标。

        连我遭遇卫宫切嗣都变成这个样子了,索拉估计难逃活命,如果可以的话,是否能请你们出手将迪木卢多杀死,解救我的未婚妻索拉。

        这样也符合你们想要获得圣杯战争的意愿,我可以提供给你们迪木卢多的信息,只要你们保护好索拉就行。”

        目前肯尼斯、索拉和迪卢木多三人之间就是一笔烂账,已经说不上谁对谁错了。

        迪卢木多那个魅惑技能就是个坑,不过活着的时候,带着团长女人跑了,虽然是被女方的魔术诅咒胁迫,总不能说他自己一点责任都没有。

        肯尼斯不信任自己的从者,和迪卢木多相性非常差,但是换个角度来讲,有个求职者来公司求职,老总看他的简历里面,在上一个公司的时候,老板娘主动跟他跑了,老板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貌美的未婚妻正在盯着这个求职者抛媚眼,你要是老板你怎么办。

        十年后的美狄亚也是受到活着的时候的风评影响,不是一般的御主根本就hold不住的。

        而索拉,因为政治联姻而和肯尼斯走在一起,时钟塔的高层,有多少人能够左右自己的人生呢,作为一名君主的女儿,因为不是嫡子而无法继承魔术刻印,基本上就确定了联姻的地位了。

        如果真的不同意的话,努力反抗就是,偏偏在接受之后,召唤出了迪卢木多。即使没有魔术刻印,作为优秀魔术师的她也有很好的魔术抵抗力,却毫不抵抗,自愿被魅惑,越陷越深,刚开始可能还是存着对政治联姻不满的宣泄,后来已经难以自拔了。

        这仨人放一起,从感情的角度来讲,已经说不上谁吃亏最多了,反正按照原著,下场都很惨。

        好在一丰不在乎谁对谁错,不在乎谁是更有理,帕拉塞尔苏斯也不在乎什么家庭伦理剧。

        到手的机会怎么能不放过呢,一丰详细地听完肯尼斯的叙述后,认真地说道

        “嗯,明白了,我们会协助解救索非亚莉小姐的。

        不过我并不打算让caster和迪卢木多正面进行交战,这一点不利于caster职介的发挥,我有一个更好的计划,既能够增加解救的成功性,又能够维护你作为‘君主’的利益,请你听一下我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