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把天生牙在线阅读 - 第215章 说辞

第215章 说辞

        第二天中午之前,就在韦伯早早地到达咖啡厅的时候,却现对方比他到得更早。

        肯尼斯正坐在卡座上喝咖啡。

        明明是约定了让肯尼斯做中间人,和caster的御主商谈结盟,没想到见到的仅仅是肯尼斯。

        韦伯先看了一眼肯尼斯光滑的右手,确定没有令咒的痕迹,才在从者伊斯坎达尔的陪伴之下来到卡座边上。

        此时的他一直戒备,因为已经进入了肯尼斯的魔术礼装月灵髓液的攻击范围之内,这个距离已经有些危险了,如果他的老师突然暴起,准备用魔术击杀他,那他就只能依靠从者来救他了。

        肯尼斯喝着咖啡,看到自己的学生在大个子从者的陪伴下走过来,没有起身,随手示意他们两人在对面坐下。

        韦伯忐忑地入座后,肯尼斯放下咖啡杯,抱怨道:

        “韦伯,你应该选一个高档一些的咖啡厅,这里的咖啡完全不上档次,一点都没有贵族的气息,没有上流社会的感觉。”

        韦伯听着老师的训斥,心中嘟囔着,那是因为老师你有钱,我也去不起太高档的地方啊。

        看着拘谨的弟子,肯尼斯叹了口气:

        “这么紧张,是害怕我对你动手吗?

        不用担心,正如你所见,我已经不是御主、Lancer已经死亡,现在拥有强大从者作为使魔的你,才是强势的一方。

        怎么样,看着在课堂上撕碎你的论文的老师,要不要用从者报复回来?”

        韦伯一下子就炸毛了一样:

        “怎么可能!我……我又不是要打到肯尼斯老师,而是为了证明我自己!即使没有悠久的魔术家系和优秀的魔术天赋,也能成为一名优秀的魔术师。

        这和从者在不在没有关系,我也不会对老师动手的!”

        肯尼斯似乎也松了口气:

        “看来你这个家伙还有一点良心,caster那个家伙让我放心过来,我还真有一点担心呢。

        看来caster的御主比我还要了解我自己的学生啊。

        韦伯,你的论文实在是太片面了,没有优秀的魔术回路和悠久家传的魔术刻印,非常难成为优秀的魔术师。

        虽然说万事都有特例,但是不能将特例当做真理。

        尤其你在时钟塔这个由魔术世家统治的地方将自己的论文拿出来,还是在三大阵营中的贵族派的埃尔梅罗教室中。

        你提出的这些观点,可不仅仅是学术问题,而是在否认时钟塔十二君主的领导权。

        即使是民主派的君主,也仅仅是提拔那些没有悠久家系的后辈,却不会承认他们有挑战自己地位的能力,这些在时钟塔都是禁忌。

        没有家世、后台和靠山的你,在论文被表后,被哪个贵族世家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去当魔术素材也不稀奇。

        如果不是我在课堂上当面撕碎你的论文,将这个论文当作笑话和小丑的闹剧来定性,你当时还能不能活过一个月都不一定。

        只不过我没想到,被我保护了的你,会因为一时之气偷走邮寄给我的圣遗物,跑到远东之地来参加圣杯战争,看来我还是小看你的劲头了。”

        韦伯吃了一惊:

        “是真的吗?老师你当时是在保护我吗?”

        肯尼斯严肃地说道:

        “当然,不论怎么说,你也是我埃尔梅罗教室的学生,虽然因为年轻说出了不经大脑的东西,我也不会让你平白无故地死在时钟塔的政治斗争中的。

        这也是我作为埃尔梅罗派系的君主,维护派系利益、保护派系下的人员的责任!”

        至于肯尼斯说的是否全部是真的、他当时是不是真的这么想,并不重要,这些台词都是他和caster这位五百年前的时钟塔大佬商量好的。

        韦伯的论文在时钟塔确实站不住脚,也会得罪很多人,也肯定会遭受到嘲笑,至于会不会引那么严重的后果,这个就要看情况了,多半会被当作笑话,毕竟高层还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动干戈。

        假如日后卫宫士郎在时钟塔表了一篇《论现代魔术师正面击杀顶级英灵的可能》的论文,也会被当做笑话来看的,没有人会理会,但是如果透露出士郎能使用固有结界的话,问题就严重多了,连封印指定都会布。

        别人信不信无所谓,反正初出茅庐、还没哟完全认识到社会险恶的韦伯是全盘相信了,现在的他都有些热泪盈眶了:

        “谢谢你,肯尼斯老师,我错怪你的意思了,才导致了这一系列的事情。

        如果有什么能补救的方法,请告诉我,我会尽力补偿、负起责任的。”

        随即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从者,连忙补充道:

        “当然圣杯我是不会让出去的,虽然参加的时候仅仅是一时的劲头,但是现在我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没有让步的理由,我也要为和我一同战斗的Rider负责!”

        肯尼斯扫了一眼正在点头的征服王,继续说道:

        “无妨,我已经不是御主了,对于圣杯已经没有什么想法了。

        看来你也没有白参加这次圣杯战争,你的成长可真的过了我的预期,也算是成为勉强拿得出手的魔术师了。

        好了,现在开始说正事。

        先,韦伯,用开启魔术回路的方式,感知一下我的魔术回路。”

        韦伯有些奇怪,不过听到老师的吩咐,他也就将手搭在肯尼斯的小臂上,稍微输入了一点魔力后,大吃一惊:

        “老师,您怎么了?魔术回路好像……”

        肯尼斯直接接着说了下去:

        “没错,废掉了,在高功率运转魔术回路的时候,遭到卫宫切嗣特有的魔术礼装‘起源弹’的攻击,让局部魔术回路短路,烧毁了全身九成的回路和大面积的身体组织。

        要不是有caster的救治,我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

        接着,他简要地将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略去了和一丰以及caster的一些谋划以及被索拉背叛的事情,直接讲了经过和结果,一直讲到Lannetbsp;            “可惜了迪卢木多,一直到死前也想要为我尽忠,被打了个措手不及,Berserker果然和saber联手了,我的仇也没有得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