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把天生牙在线阅读 - 第216章 埃尔梅罗

第216章 埃尔梅罗

        事到如今的肯主任也不觉得丢脸,将自己的经历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基调以卖惨为主,加上当事人的魔术回路被毁已经是事实,的的确确博得了两人的同情以及韦伯的愧疚

        “老师,都因为我……”

        肯尼斯立刻打断了他的话

        “你偷走我的圣遗物,确实给我造成了很多妨碍,但是我现在的惨状,却不全是你造成的。

        caster已经将rider的壮举告诉我了,的确,以我的魔力配合上rider这个强大的英灵,在圣杯战争中的胜率会大幅度提高,可惜我之前的性格,肯定和rider相处不来的,而按照我的自信,很可能仍然会踏入卫宫那个小人的陷阱。

        不要太高看自己,韦伯·维尔维斯,你有责任,但是我还不至于将责任都推卸到你头上,这次圣杯战争也给了我当头棒喝,在时钟塔被吹捧久了,我也傲慢了。

        这次魔术回路被毁,就是给我的最大提醒。”

        韦伯有些担忧

        “但是,老师,魔术回路是魔术的基础,您现在要怎么办?”

        肯尼斯摆了摆手,表示不用担心

        “caster的身份你已经知道了,帕拉塞尔苏斯,精通炼金术和医疗的大师,同时也是贤者之石的制造者。

        如果你读过有关阿特拉斯院的记载,就应该知道,贤者之石是号称治疗一切疾病,甚至令人远离死亡的大灵药,我的伤是可以被caster治疗好的。

        麻烦的是,魔术回路的恢复,不是仅仅‘治疗’就可以的,需要调整和重构,而且在魔术回路烧毁的时候,连我的魔术刻印都烧毁了。

        幸好caster的御主是一个优秀的治疗师和调律师,现在我有希望能恢复过来,而这个期间,在我的实力陷入低谷的期间内,我需要撑起门面,向时钟塔摆出我平安无事的状态。

        这个时候就需要你了。

        我一个堂堂的时钟塔君主,来小小的地方参加圣杯战争却输得一塌糊涂,如果我魔术被废的消息传出去,在我恢复之前,埃尔梅罗学派就会被打压到尘埃中去了。

        我的消息不能被泄露出去,还要有人配合我演戏。

        局外有caster的御主配合我就可以了,但是局内还缺一个人。

        为了信息控制,我现在只能选你了。

        韦伯,不管圣杯战争如何,你都要活下去,然后回时钟塔替我演戏,伪造出我平安无事的样子。

        参加圣杯战争到现在,你和rider配合的能力,确实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了。

        至少从结果上来看,你在圣杯战争中的表现,已经超过我这个‘君主’,你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价值,虽然魔术天赋不行,但是却很有想法,我决定正式将你纳入埃尔梅罗派系的内部人员。

        回到时钟塔后,我会任命你为埃尔梅罗教室的任课代理助教,逐渐提高你的地位,给你开放派系内的资料,毕竟我要抓紧时间治疗,肯定没有时间来教课了。

        同时,为了加强你和埃尔梅罗派的联系并且真正进入派系内部,让你能够服众,我会主持你和埃尔梅罗派系内家族的联姻。

        只不过你要有准备,凭借你的资质和家世,即使有我帮助,也很难找到非常合适的婚配对象,你也已经十九岁了,派系内部优秀的适龄女性,基本上都有了婚约,而魔术天赋差的,又达到不了帮助你改善家世遗传的目的。

        所以,我只能在派系内部的地位比较低的家族中、在年纪偏小、尚未有婚配的女性中给你寻找联姻对象,你想要结婚的话要多等个几年。

        我稍微想了一下,我阿其波卢德家族下面有一个附属的末流家族阿奇佐尔缇,似乎有一个天赋很好的女孩,叫莱妮丝,我给她做过魔术启蒙,符合要求,既能够改变你下一代的魔术天赋,又不显眼,将一个小家族的女儿嫁给你,拉拢一个明面上资质一般的学生,不会引起其他人的反感,阿奇佐尔缇家族也不会因为这点事情违抗身为君主的我。

        只不过那个孩子年纪还小,我记得应该才五岁吧,等个十年你们就完婚吧,回去我就主持你们订婚。”

        仍然是纯情小男生的韦伯立刻红了脸,这会要是喝咖啡肯定喷出来,赶快连忙摆手

        “结婚什么的……太……老师你不用做什么,我一定会帮助你的。”

        肯尼斯用“君主”的威严的声调强调道

        “魔术师就要用魔术师的方式来交流,我正式接纳你到埃尔梅罗派系,当然要有所表示,我给你的远远超过你在其他派系可能得到的,这样也避免你将我魔术受损的消息暴露给其他的君主,因为你在他们那里得不到这么多价码。

        你也不用太早地感谢我,你也要做好圣杯战争后,为我跑腿效劳到胃出血的准备才行。”

        韦伯虽然对于联姻什么的没有考虑,十九岁的他和五六岁的小女孩订婚什么的太羞耻,心中却已经同意了帮助肯尼斯。

        肯尼斯的事情,他自认为有责任,况且他其实非常尊敬自己的师傅,偶尔也会为了偷走圣遗物的事情而愧疚,有这个机会报答他,当然会答应下来。

        至于伊斯坎达尔,因为谈论的都和圣杯无关,都是魔术师之间的事情,而且基本上都是圣杯战争之后的安排,所以他也没有插话。

        看着基本谈妥,肯尼斯稍微放心了一些,因为在他恢复期间,确实需要一个时钟塔内部的人配合他,而失去魔术的他,根本不敢联系自己的属下,即使在派系内部也时刻存在着勾心斗角,现在能放心掌控的,也就只有这个弟子了

        “那就好,我虽然已经失去了从者,这段时间还会待在冬木市,继续接受caster的治疗。

        然后,是caster的御主让我转达的结盟请求,因为我也已经和他商量好,圣杯战争结束后也会继续治疗,并且和他进行利益交换,caster的御主黑铁一丰,也会被接纳入我们埃尔梅罗学派,虽然他没有家系,这一点比你还不如,却是一个优秀的调律师。

        调律师这个职业完全看能耐,交好一名调律师,绝对没有坏处。

        正好他和caster都对圣杯没有许愿的需求,所以你们结成暂时的同盟也很好。

        你是我的弟子,我的圣遗物被偷,这件事知道的没有几个人,所以你参加圣杯战争,如果能取得胜利的话,一样是埃尔梅罗学派的胜利,我可以对外称是我指派你参赛的。

        具体的事情你们商量吧,他们一会就会过来。

        韦伯·维尔维斯,记住,你的命卖给我——君主·埃尔梅罗了,千万不要死在圣杯战争中了。”

        说罢,留下联系方式,直接起身离开,也没有再回头看一眼自己的学生。

        当然也没结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