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把天生牙在线阅读 - 第220章 Azoth

第220章 Azoth

        夜间,一丰还没有睡觉,帕拉塞尔苏斯前来汇报

        “aster,有新的动向了,我监视到卫宫切嗣带着saber前往了柳洞寺,看来他们已经盯上灵脉了。”

        目前论监视能力,熟练掌握着大量的使魔的caster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能像帕拉塞尔苏斯这样精通于制造各种人造体、人偶、魔像的魔术师可不多见。

        其次应该是利用现代影像监控手段的卫宫切嗣和本地土老财的远坂时臣。

        一丰擦拭着手中的刃诚丸,看着刀刃上的寒光

        “不愧为魔术师杀手,真的很敏锐,虽然神殿建立在地下,我看也挺不住多长时间了,幸好物资已经转移了一半了,剩下的能弄走就弄走吧,我们准备暂时舍弃神殿了。

        caster,你离开灵脉的话魔力运转如何?”

        帕拉塞尔苏斯回答道

        “没有事,这些天已经积累了相当的魔力和储存魔力的宝石,而且我从其他的魔术工房也能汲取一些灵力,虽然和灵脉地点没法比,但是不使用宝具和大一些的魔术的话,足够维持我平时的活动了。

        aster,你什么时候离开?”

        一丰计划了一下

        “明天早上吧,今天还找不到我们这里,然后你暂时留在这里,出现紧急情况的时候我用令咒将你传送走。”

        caster点点头

        “好的,aster,今天晚上我再多转移一些物资,再利用灵脉制造一些礼装吧。”

        这些事情就不用一丰操心了,第二天早上,帕拉塞尔苏斯又找到一丰汇报,并且递给他一个盒子

        “既然这里处在暴露的边缘,我就可以放心地抽取这个灵脉的灵力了。本来我还以为要很多天才能完成,但是昨天我全功率抽取了地脉的灵力,估计这个时候已经引起了地脉监督方远坂家的注意了。

        好在还算成功,用这些天搜集到的物资,同时损耗掉我的宝具的一部分,今天早上我终于制作好了这件给aster的魔术礼装。”

        心中有一点猜测的一丰打开了盒子,里面有一把银色的宽刃短剑,剑柄上镶嵌着一大块红色的宝石。

        “我的宝具‘元素使的魔剑’是跟随我灵基而来的,圣杯战争结束或者我回归英灵座的话,这把魔剑就会消失,但是这些天我用抓紧生产的贤者之石重新仿制了一把短剑,剑身都是由高质量的贤者之石打造的,剑柄末端的宝石,则是aster提供的另一个体系的贤者之石,我利用地脉的力量对其进行了充能和再构建。

        我发现两种体系的贤者之石合在一起,相互之间切合得非常好,再利用我教给你的宝石魔术和【高速思考】与【分割思考】,aster就能够实现‘高速咏唱’的能力了。

        虽然和我的宝具还有差距,但是作为灵子演算器,已经是难得的高级礼装了,甚至堪比一些宝具。

        一方面仿造我的魔剑的样式、另一方面aster你也擅长剑术,再加上我了解到,现代魔术师仿造我的魔剑制造的azoth剑,经常作为魔术仪式用品、似乎经常由教师送给学生或者家长送给孩子。

        正好,aster,我顺着这个现代的习俗,这件魔术礼装——元素使·azoth——就作为我这位忝居为老师的从者,送给aster的,作为魔术有成的贺礼了。

        aster,魔术之路漫长无比、探索根源永无止境,希望这把azoth剑能够伴随你前进。”

        一丰真的是挺感动,而且有些出乎意料的,要不是自己身为达人,对肌肉的掌控能力很高,这个时候手都可能颤抖。

        怎么办,我的魔术老师送我一把azoth剑,我该拿来怎么用?

        虽然还没有发生,但是按照原本的时间线,远坂时臣送给弟子言峰绮礼一把azoth,然后被绮礼用这把剑捅死。

        之后言峰绮礼又将此剑送给弟子远坂凛,十年后远坂凛将其托付给卫宫士郎(战后成为远坂凛弟子),而后者又用此剑捅死言峰绮礼。

        对师宝具啊,有没有,送谁谁被捅。

        一丰深呼吸了两次,让自己冷静下来,这都是封建迷信,不能信,魔术界常年拿azoth当长辈给晚辈的礼物,都没有什么事,无妨无妨。

        从盒子中将短剑拿起来,这把剑要比帕拉塞尔苏斯的宝具短很多,又比间桐家收藏的魔术用品中的azoth长一点。

        帕拉塞尔苏斯的除了接受圣杯赋予的现代知识之外,还在间桐家缴获了大量的魔法资料,对于他死后五百年的魔术界的一些变化有一些了解,在发现魔术界将他的佩剑为原型制造的魔术礼装azoth剑作为长辈给晚辈的成人礼物或者仪式用品的时候,让他有点小小的受宠若惊。

        还活着的时候,帕拉塞尔苏斯就将所有小辈的魔术师看作自己的孩子,五百年后的魔术师更是如此,所以他才起兴制造了一把双贤者之石版的最高级azoth作为御主的礼物。

        看来效果不错,虽然面部表情不明显,但是御主眼睛中闪烁着震撼的光芒,让帕拉塞尔苏斯非常满意。

        接下来帕拉塞尔苏斯教给御主如何使用这个礼装,这个azoth本来就是辅助意义为主的礼装,关键还是在于如何使用。将月灵髓液给埃尔梅罗派系外的人,这个优秀的魔术礼装就是一坨水银,什么用也没有。这把azoth也是有特定的使用方法的,以宝石魔术和炼金术为基础,才能使用的辅助型装备,要是魔力够多的话,想放出光炮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满怀感激等复杂心情收下了魔术礼装,并且听完了使用方式,稍微试了两下后,一丰和帕拉塞尔苏斯分开,从密道离开,沿着下水道前往另一个临时的据点。

        这个据点是用钱和暗示魔术从某个生意不怎么景气的杂货店老板手中买下来的带仓库的店面,目前以盘点为名义歇业中,其实已经被帕拉塞尔苏斯改造成了魔术工房。

        至于肯尼斯现在住的那个魔术工房,一丰偶尔会去,肯尼斯在那里要重新和索拉建立感情,同时接受偶尔过来的帕拉塞尔苏斯的治疗。

        仗着手中的令咒多,如果出现问题,可以随时将帕拉塞尔苏斯传送过来,所以帕拉萨尔苏斯留在了神殿,等着可能已经怀疑到神殿位置的saber组、或者由于大量动用地脉而被惊动的archer组上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