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把天生牙在线阅读 - 第224章 偷家

第224章 偷家

        在双方都不放光炮的情况下,吉尔伽美什明显强于阿尔托莉雅。

        尤其是王之财宝的存在,让吉尔伽美什站着不动,只要将宝具一件一件地射出去,对面的阿尔托莉雅就不得不苦于应付。

        两个英灵都收着力打,却也仍然将通道打得狼藉一片,切嗣打完电话后有心从柱子后面放个冷枪帮帮忙什么的,还担心被英雄王盯上,所以在后面偷偷瞄准言峰绮礼。

        而言峰绮礼这个时候的心思也都盯在切嗣身上,将黑键夹在手指间,准备如果切嗣露面,就将黑键投掷出去。

        英灵之间的作战影响到了两人,结果谁也没有得到机会攻击对方。

        英雄王一点都没有着急,反而似乎对阿尔托莉雅产生了巨大兴趣,不紧不慢地用宝具和她周旋,就在他准备加攻击的时候,突然抬头向着斜上方一看,非常不悦地说了一声:

        “切,偏偏在这个时候,时臣还真是个无用的家伙。”

        说罢,回头和言峰绮礼说了一句:

        “你想办法逃跑吧,时臣那个家伙被Berserker攻击,正在用令咒呼唤我。”

        显然,卫宫切嗣刚才的电话起作用了。

        之前和雁夜结盟的时候,双方就交换了电话,切嗣刚才打的电话,就是给雁夜的。

        远坂宅和间桐宅离得不远,刚才切嗣打电话,就是告诉雁夜,远坂的从者不在魔术工房,让他派Berserker去攻击远坂宅。

        其实这个时候的间桐雁夜已经听从一丰的命令撤离了间桐宅,到帕拉塞尔苏斯建造的一个临时的魔术工房藏身了,并不在间桐宅,好在当初选择这个地方藏身,就考虑到了未来和远坂家交战的可能,所以选址离着远坂家并没有那么远。

        作为曾经一度放弃魔道的现代人,雁夜对现代物品的使用和很熟悉,收到手机电话的通知后,立刻命令Berserker用灵体化最快度赶路去进攻远坂宅。

        到了宅院门口,因为远坂宅被结界笼罩,灵体无法进入,所以Berserker重新化作实体,开始强攻。

        没有上次那个送死的assassin分身那种优雅,兰斯洛特直接拿出无毁的湖光,开始正面突击,看着还不错的结界,在魔剑之下如同稍微坚韧一点的玻璃一般,一层一层地碎裂。

        时臣再次意识到了身为魔术师是打不过从者的这个事实,因为从者离得太远,现在让英雄王赶回来救自己,等他回来的时候差不过可以收个尸,为了生命着想,他只好动用了第二条令咒,将英雄王强制传送回来。

        第一条令咒用在冬木港仓库之战的时候制止archer了,现在第二条令咒用掉,也就意味着在这次圣杯战争中,他只剩下最后一条、只要用了,就相当于和从者解约的令咒了。

        吉尔伽美什作为archer的职阶能力而得到了“对魔力”的技能,但因吉尔伽美什本身并没有对魔力的能力,而停留在最低等级的e,不过由于此时他的御主远坂时臣是一个优秀的魔术师,给他不少加成,对魔力的等级上升到netbsp;            虽然对魔力的等级低微,但由于齐备了以黄金之铠甲为代表的多种对魔术用防具,实际上能无效化大部分的魔术。

        此时的他,如果受到“自杀吧,archer”之类的命令,还是可以抵抗住的,至少用一条令咒想要让英雄王自杀是不可能的。不过对传送这种令咒的使用方式,c等级的对魔力技能,还不足以让他违背。

        顶多是让他在被传送走之前,和言峰绮礼多说了两句话罢了。

        这个空虚的男子,很入得了他的眼,这个时候要不是他抵抗不了令咒的传送,他都有点想法直接让时臣死在那个突袭的家伙手里了,反正archer有着“独立行动”的技能,就算是御主死亡,他也能在世间晃悠个两三天,到时候再找哪个已经失去从者的御主缔结契约就是了。

        绮礼这个年轻人就不错,可千万别死了。

        说完话,吉尔伽美什就被令咒强制传送而去,只留下有些傻眼的言峰绮礼。

        原本在苦战之中的阿尔托莉雅也有些眼晕,不过她倒是听到了吉尔伽美什走之前的话,不由得回头问自己的御主:

        “master,刚才是怎么回事?兰斯洛特卿他?”

        切嗣直接从柱子后面出来,开始朝着言峰绮礼开枪,这次轮到绮礼躲在墙后面了,一遍开枪,一遍和阿尔托莉雅解释:

        “Berserker去攻击远坂宅了,所以archer的御主才紧急将archer传送回去了。

        saber,快把言峰绮礼干掉!”

        心中立刻明白自己的御主肯定是和兰斯洛特的御主有什么安排,心中不由得担忧起自己的老友,面对英雄王是否会有什么危险。

        眼前的她真想立刻出现在远坂宅,和自己的骑士一起应对强敌,不过眼前之人还没有解决。

        对于assassin的御主,阿尔托莉雅没有任何好感,她可知道在爱因兹贝伦堡被袭击的时候,他可是将舞弥打到重伤垂死,并且将爱丽斯菲尔刺了个对穿。

        要不是因为阿瓦隆和caster的缘故,这两人真不一定能逃得性命。

        按下心中的担忧,阿尔托莉雅立刻冲上前去,荡开了飞来的几把黑键,一下子冲到墙后面,透明的剑朝着言峰绮礼刺去。

        十年后,被一个野路子不合格的魔术师以及不完全的召唤拖累,在属性有史以来最低的情况下,阿尔托莉雅被一名被神代魔术师强化的人民教授暴打。

        如今,在英国召唤的时候被知名度加成、御主和魔力提供者都不弱,有强的属性值,即使眼前之人的武艺要比十年后的人民教师高上不少,可惜对方的强化魔术,和美狄亚之间有云泥之别,绮礼还没有来得及拿出备用的黑键,就被近身,有心要用八极拳招架,可惜人类之躯的他,在度和力度上都比不上saber这个顶级的英灵,一下子就被誓约胜利之剑刺中胸口。

        双手搭在透明的剑上,摸着流动的空气组成的剑鞘,虎口被锋利的风割破,绮礼心中闪过最后的念头:

        “我还没有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