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把天生牙在线阅读 - 第247章 征服王的收获

第247章 征服王的收获

        伊斯坎达尔虽然对于和saber的对决进行到一半不了了之而稍微不爽,不过还是一个很好商量的人,稍微想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caster,而是反问道

        “caster,你我两人都算是圣杯战争的胜利者了。

        你和你的御主费了这么大劲取得了胜利,真的不打算许愿吗?”

        帕拉塞尔苏斯摇了摇头

        “当然不打算,我和御主都是魔术师,我们会用自己的方法到达根源,许愿的事情对我们来讲是个笑话罢了。

        至于真实情况,征服王来一看便知,如果你和你的御主维尔维斯先生想要许愿的话,我和御主也不会阻拦。”

        说着,转过身去,不紧不慢地向寺庙走去,甚至不再防备身后的征服王。

        伊斯坎达尔回头看了一眼马背上紧张的韦伯,一抖缰绳,骏马蹬着台阶走了上去,也进入了寺庙。

        骑着马的伊斯坎达尔速度比帕拉塞尔苏斯快上不少,很快就追上了帕拉塞尔苏斯,而后他就故意减慢了速度,和帕拉塞尔苏斯一起向着迸发着巨大魔力的庭院前进。

        马背上的韦伯现在非常紧张,现在牙齿直打颤,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兴奋,这个时候赶快反复深呼吸,让自己尽快平静下来。

        两名从者和一名御主很快就到了小圣杯附近,看到了在场还剩下的另一名御主。

        一丰和三位打了个招呼

        “caster,你来照顾一下小圣杯,大圣杯的内容物快要出来了。

        征服王,韦伯,两位别来无恙。

        如果两位想要许愿的话,请随意。”

        说着,指了指悬浮在半空中的金色圣杯。

        征服王也饶有兴味地欣赏着七名从者,七名御主为之厮杀的战利品

        “这就是圣杯吗?卖相还不错嘛,这个要怎么许愿,直接对着被子说吗?”

        此时,圣杯已经吸收了五名从者的能量,开始正式沟通大圣杯,一股极度不详的魔力从小圣杯上迸发,从杯子底部,黑色的如同介于沥青和淤泥之间的东西开始缓慢注满圣杯,“水位”一点点上升,甚至溢出了杯子。

        韦伯缓过神来,作为魔术师的他,对眼前的情况比伊斯坎达尔要敏感

        “这……这是什么啊?为什么万能的许愿机,会有这么不详的魔力?”

        一丰嗤笑了一声,解释道

        “万能的许愿机?只不过是骗人的把戏罢了。

        作为魔术师,除了抵达根源之外,还有其他的追求吗?

        韦伯君,你觉得二百年前的御三家,作为纯粹的魔术师,倾力合作,甚至延续了二百年的计划,是要打造一个‘实现所有愿望的魔术’,还是实现‘抵达根源’这一个愿望的魔术呢?

        所谓‘万能’的说法,都是为了吸引你我这样的外来魔术师的宣传罢了。

        这个圣杯仪式的意义在于,利用英灵回归英灵座的能量打穿‘世界的孔’,然后用大圣杯固定住,以图通过这个孔抵达根源。

        英灵座的位置,在世界外侧的阿赖耶那边,虽然说离着根源还远着呢,不过这样也算是缩短了路径。

        理论上来讲,从这个‘孔’出发,到达根源的难度要降低不少,虽然我感觉也很不靠谱,我是不会这么干的。不过又有哪个魔术师能有自信说自己一定能到达根源呢?

        可惜的是,我和caster估计了,这个小圣杯最多也就能从大圣杯调动魔力罢了,真的想从那个‘孔’到达世界外侧,还是很难实现的。

        当然,从功能上来讲,圣杯确实是有许愿机制,非常可惜,上一次圣杯战争,爱因兹贝伦家违规召唤的‘avenger’职介的安哥拉曼纽本身就背负着‘成为此世之恶’的愿望,和大圣杯的愿望机制重合,改变了大圣杯的魔力。

        你看到的黑泥一样的东西,就是大圣杯之中的魔力了。

        这个许愿机制,会将你的愿望用最恶毒的方式完成。

        比如,‘成为最强的魔术师’,那么,杀死所有比你强的魔术师,你就是最强的了。

        比如‘世界和平’,那么全人类都死光了世界就和平了。

        比如……”

        说着,一丰瞥了一眼征服王

        “‘想要得到’,那么可能会得到怪物的身体,不再是人,失去意识成为疯子,或者是一经使用立刻会死亡的身体。

        其他可能也有,毕竟我只是区区魔术师,没有办法想到集合‘此世之恶’的大圣杯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做,不过不会是什么好事罢了。

        两位如果想要许愿的话,我和caster不会阻拦的,即使会导致人理的毁灭,也由着两位。

        注意小心别碰到黑泥了,从者碰到后立刻就会黑化失去自我的,人类碰到后就会被诅咒,活不了几年。”

        韦伯看起来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

        “怎么会,圣杯竟然是这个样子,那我岂不是……”

        一丰反问道

        “白参加了吗?没有,韦伯,你可是在肯尼斯君主那里证明了自己,并且以一介平凡的资质和浅薄的家世获得了加入埃尔梅罗核心的机会,更和古代的王者相聚,这段经历本身就是巨大的财富。

        反倒是征服王阁下,恐怕失望了吧。”

        伊斯坎达尔先是盯着黑泥看了一会,在确认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之后,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

        “没有什么失望的,就像当年东征,驰骋到海边不得寸进一样,征服的道路被阻挠了,但是征服的心不会。

        能和不同时代的英雄与王者对决,本身就是一场乐事。

        本王会欢笑,会悲伤,唯独不会后悔!

        况且,这次最大的收获还不仅仅是这些。”

        说着,拉着韦伯的后衣领,将他提起来放在地上,当韦伯站稳之后,坐在马背上的伊斯坎达尔问道

        “韦伯·维尔维斯,你愿意成为我的臣子吗?”

        韦伯突然感到一股热流从心口散发出去,鼻子一酸,趁着自己哭出来之前,马上答应道

        “当然,我当然愿意!”

        伊斯坎达尔哈哈大笑道

        “能收服到这样的臣下,就是我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参加圣杯战争的最大收获。

        王的功绩将会被臣子传唱,王的事业将会被臣下继承,即使本王没能再次踏上征服的旅途,也不虚此行了!”

        在征服王爽朗的笑声中,眼泪从韦伯的眼角滚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