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把天生牙在线阅读 - 第249章 成就魔人

第249章 成就魔人

        从者任何一个技能达到ex后,都会有神乎其神的效果。

        道具作成,这个caster职介都有的技能,达到ex等级后,帕拉塞尔苏斯这位根本就不懂第二法的魔术师,靠着设计图,将第二法的顶级魔术礼装制作了出来。

        明明生前的研究方向和第二法完全不沾边,和宝石翁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俩人都擅长使用宝石魔术,仅此而已,帕拉塞尔苏斯完成这个魔术后也很高兴。

        不过可惜的是,这个宝石剑不能用。

        看着这个漆黑的色泽就知道,现在的宝石剑中充满了来自大圣杯的魔力,不详的气息都要溢出了,帕拉塞尔苏斯要是敢握住剑柄,立刻就会黑化。

        不仅仅是打造的过程中汲取了“此世之恶”,估计用这个礼装能汲取到的大源的魔力都不会是什么好货色,这个样子的宝石剑,可是纯正的黑化版宝石剑。

        不过帕拉塞尔苏斯的目的并不是仅仅打造一个不能用的宝石剑,这把剑仅仅是一个楔子罢了,这是为了后续的大魔术增加的保险。

        看着魔力还在从圣杯中溢出,黑泥还在涌现,就知道大圣杯中的魔力还多得是。

        冲着自己的御主点了点头,表示这边已经准备好了,一丰随手抽出了帕拉塞尔苏斯送的azoth剑,走了过来,用剑尖开始修改起地面上的魔术阵。

        很快,一个非常熟悉的图案出现在地面上,这是一丰多次接触过的炼金阵了——国土炼成阵。

        国土炼成阵的基础是贤者之石炼成阵,其中还缠在着部分人体炼成的成分,其中复杂的炼成结构和标志,都被一一刻录在地面之上。

        小圣杯的位置,刚好就在炼成阵内侧五边形的一个顶点上。

        瓶中小人数百年前主持过国土炼成,用1o7万灵魂制造出贤者之石平分给了他和霍恩海姆。

        一丰不会用那次的方法,因为作为材料的可是小圣杯那漆黑的魔力,根本不能放在体内。

        他决定采取离开钢之炼金术师世界之前,拜托霍恩海姆的举行的炼成方案。

        那次用了很多贤者之石当路费,让一丰“分解”后再“炼成”,和“真理”打了个照面,获得了一些炼金术的知识和将贤者之石转换成魔力的方法。

        现在,既然这些漆黑的魔力不能用,就全当作路费好了。

        一丰和帕拉塞尔苏斯走进炼成阵,招呼了一下韦伯:

        “韦伯,我现在要进行一个大魔术,这个是我和caster对根源的追寻方式。

        我们两人在魔术期间会消失一下,很快会回来,不用担心,虽然场面挺吓人,不过没有危险。这个魔术会维持进行的,不将这些魔力用完会危害周围的。”

        因为两人之前的操作确实消耗掉了黑泥,韦伯和伊斯坎达尔对此表示信服。

        韦伯虽然看不懂,仍然很仔细地看着魔术的进行,一般来讲这种关键技术都不会向外人透露的,既然对方大大方方地给他看了,他就要抓紧时间学习学习。

        看着双方都没有意见,帕拉塞尔苏斯操纵起一个小型的使魔,这个使魔是后赶上山的,之前没有被征服王的结界捕捉到。人偶形的使魔拿起黑色的宝石剑,将其插在贤者之石炼成阵的五角星的另一个节点上。

        帕拉塞尔苏斯和一丰对视了一眼,由一丰主导,这次炼成开始。

        这个体系的炼金术还是一丰更熟悉,而且有过面见“真理”的经验,经历过一次炼成,所以即使帕拉塞尔苏斯在魔术上更强,这次炼成仍然由一丰主持,帕拉塞尔苏斯负责协助计算。

        持有azoth的一丰和持有元素使的魔剑的帕拉塞尔苏斯能用高咏唱的方式协同计算,降低魔术的难度。

        有巨大的魔力作为代价,这个炼金术进行地相当顺利,炼成阵中没有伸出手一样的阴影,毕竟没有“真理”在,两人在一阵光中逐渐分解消失。

        和上次的经历有一点点相似,先是被分解的刺痛,而后如同坠入了无底洞一般的的坠落感,在坠落当中自己的记忆如同胶片被数台投影机同时放映一般,而后从中间掺杂了大量的奇奇怪怪的知识。

        这次坠落的尽头,没有“真理”那个没有面目的家伙了,不过一丰确实感觉自己同某个意识生了碰撞。

        不是真理那种白白的人影,也没有人出来以面对面的形式交流。

        这一次没有听到声音,没有看到画面,仅仅是接触到,就以脱语言之外的方式获得了理解,这个意志仅仅传递了一个想法:

        “想要的,可以给你,作为代价,你要拯救一次人理。”

        随着和那个意志的接触,一丰感受到身体仿佛被一条条锁链紧锁,锁链似有似无,时紧时松,骤然出现了数条另一种金色的锁链,在原本的锁链之上缠绕,两种不同的锁链互相碰撞,互相排斥。

        片刻之后锁两种链同时一条条碎裂开,锁链挣扎着想要重组,却在相互作用之下更加彻底地粉碎。

        骤然出现的束缚,又骤然消失,一丰突然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紧跟着又经历了重组的时候身体痒酥酥的感觉,他和帕拉塞尔苏斯再次站在了炼成阵的中央。

        此时左手上稍微一阵痒痒的感觉,一个三片花瓣组成的纹路出现,又很快消失。

        一丰感受着一阵轻松感,他知道,从今天开始,他不再受《落第骑士》世界的命运的束缚,从今天开始,他,黑铁一丰——

        成为了魔人。

        魔人的质变并不是来自于身体,而是来自于灵魂,落第骑士世界的体系,魔力诞生于灵魂,而后在身体上体现,二者不可或缺,但是真正的上限在灵魂上。

        刚才感受到的锁链,就是名为“命运”的枷锁。

        这可真是出乎意料,原本一丰只打算将一些这个世界的知识弄到手,毕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意志有没有“真理”那么好说话,所以特意准备了圣杯的大量魔力作为过道费,一言不合可以强行将自己“炼成”回来,危险系数降低。

        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碰到的意识这么好说话,稍微分析一下大致就有了猜测,虽然不能肯定,但是这次碰到的大概是阿赖耶了。

        可能自己从来到fate世界的一刻,就被阿赖耶盯上了,要不然也不会莫名其妙地出现令咒,获得参加圣杯战争的资格,这个里面很可能就有阿赖耶出手。

        阿赖耶出手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至少要先给对方点甜头。

        忽悠阿尔托莉雅的时候,许诺她获得圣杯、改变不列颠命运的机会,将死后会前往阿瓦隆的她停滞在了死前的一刻,成为可以被召唤的存在。

        契约红a的时候,直接在危难时刻救下活着的卫宫士郎,以永远为阿赖耶打工为代价,让他多了两年的生命,并且有能力救下当时眼前的人。

        一般来讲阿赖耶给的条件都带坑,却不得不说都很有吸引力,明知道有坑,也很有可能把带着鱼钩的饵料吞下去,由灵长类的思维诞生的阿赖耶,最了解人类的心思。

        这次,阿赖耶直接扔下了“拯救一次人理”的契约,以“世界”的身份对另一个“世界”定下的命运做出了改动。

        而那个红色一闪而过的标记,就是“拯救人理”的契约。

        作为抑制力的重要组成部分,阿赖耶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暂时行使“世界”的全能,用名为“命运”的枷锁,和少年身上本来的“命运”对撞。

        县官不如现管,即使一丰出生在《落第骑士》世界,现在在fate的地盘上,阿赖耶的话语权不小,碰撞之下,两种命运同时自灭。

        虽然有些取巧的成分,不过效果还是显著的。

        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

        挣脱命运的束缚,魔人,就在今日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