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把天生牙在线阅读 - 第251章 圣杯战争落幕

第251章 圣杯战争落幕

        想要用出固有结界,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虽然全面看型月世界的话,会用固有结界的人非常多,不过真的想要用出来还是非常难的。

        好在一丰只需要一个伪·固有结界就可以,这个结界不需要是自己的心相投影,不需要捕捉敌人进入其中的能力,只要独立自成一体,能随着一丰离开fate世界的时候带走就行。

        帕拉塞尔苏斯提出的办法,就是直接从虚数空间用魔术占有并且切割下来一块,封到天生牙之中就好了。

        这个是他在找到远坂家那个第二法打造的箱子的时候,想到的解决思路。

        模仿这个原理,将空间压缩变换,使其脱离虚数空间,成为一丰的东西。

        这个事情非常难,即使有帕拉塞尔苏斯这个强大的从者也非常难,所以一丰才先试着用“过路费”的方式,看看能不能换到相关的知识。

        没有想到碰到了阿赖耶,而且对方非常大方地给出了关键技术,再加上圣杯这个相当优秀的魔力源,才终于完成了这个魔术。

        有了冥道残月破的天生牙,终于能从奶妈装备进化成攻击装备了。

        原来空手攻击力1oo,装备天生牙后攻击力变成-1o,很是尴尬。

        不过有个小缺点,那就是切割空间是通过魔术完成的,也就会消耗魔力,对于魔力为F的一丰来说是不小的负担。

        好在意外之喜是,在阿赖耶的插手之下成为了魔人,魔力以后可以增长了。

        不是成为魔人后魔力就会立刻增长,现在一丰的魔力开始提高,仍然还是F的等级,成长需要个过程,除非一丰放弃人类的身份,直接暴走式地进行魔人的“度觉醒”,以化身非人为代价,可以在短短时间内魔力迅升高,不然的话魔力的增长还是需要慢慢积累的。

        帕拉塞尔苏斯关切地看着使用残月破之后的一丰:

        “master,刚才这个就是你预期的魔术吗?能稳定下来吗?”

        一丰随手又一次斩击,有一个月牙出现,这次是朝着寺庙的围墙去的,飞得也更远些,直接在围墙上留下了月牙状的切割痕迹后愈合消失。

        这个效果与其说是杀生丸的冥道残月破,倒不如说更接近在犬夜叉的手中用出来的冥道残月破,对于如何打出满月效果的冥道,一丰暂时还没有头绪:

        “很好,效果很稳定,虽然冥道空间不是很大,不过够用了,将这些不详的魔力都用掉了,空间也固定了,维持其存在不用消耗我的魔力。只是打开冥道的时候要耗费不少魔力,我的魔力量没法连续用很多次。

        对了,作为楔子的宝石剑好像还在里面。”

        说着,一丰将天生牙剑尖朝下,稍微划了个口子,一个小的冥道出现,从月牙状的通道之中,一把透明的宝石材质的短剑掉了下去。

        帕拉塞尔苏斯用元素使的魔剑碰了碰宝石剑,魔剑的灵子演算器飞工作,对其进行了分析,在确认没有危险后,他将其捡了起来:

        “看来全部的魔力都用掉了,仅仅剩下作为‘剑’的载体。

        master,这个宝石剑已经从完整体变成了半成品,不过好消息是,这意味着其中那不详的魔力都消失了。

        只要master能再找到一个优质的魔力源,一次性为其充满魔力,达到一个临界值,这个宝石剑就能再次恢复正常,毕竟打破平行世界的壁垒、从平行世界的大源汲取魔力也是要一个初始魔力量的。

        只要能满足这个量,宝石剑就能再次完成,还是没有缺陷的正常版。”

        说着,将剑倒过来,把剑柄的一头递给一丰:

        “master你拿着这个吧,作为我给你的第二个礼物,如果能完成,不仅仅是一个优秀的魔术礼装,说不定还能碰到宝石翁呢。

        master你和第二法意外地有缘,如果能得到宝石翁的教导,也是好事。”

        刚把宝石剑递到御主的手中,因为来自大圣杯的魔力耗尽,小圣杯开始崩溃,随后帕拉塞尔苏斯和征服王两人身上开始出现灵子散溢。

        征服王哈哈大笑了起来:

        “感觉看到了一出好戏,本王好像拯救了一次这个城市的样子。

        韦伯,你我君臣的缘分可能就要到这里了,我生前就是先臣子一步而去,如今也是如此。

        这次圣杯战争很尽兴,能有你这样的臣下,不虚此行了。

        韦伯,听好了,这是王的最后一条命令:

        精彩地活下去,向着未来、向着这个本王想要征服的世界、用一生的时间去享受生活吧!”

        这边君臣两人洒泪告别,一丰和帕拉萨尔苏斯两人就很淡定了:

        “我的老师,帕拉塞尔苏斯,不再考虑一下了吗?如果是你的话,更改一下契约,作为使魔留在世界上,应该是可以的吧。

        这样你就可以在这里继续你的研究,继续通向根源的道路了。”

        帕拉塞尔苏斯摇了摇头:

        “没有必要,作为已经死去的人,能有这次机会,我已经很满足了,更何况从世界外侧获得的知识,让我对星之光有了足够的认识,剩下的事情,就是活着的人的事了。

        只有活着的人才有无法预估的希望与未来,英灵们都在抑制力的层面上徘徊,连抑制力都没有抵达根源,我们这些抑制力记录而成的英灵,又如何能抵达根源呢?这一点我从一开始就不包邮任何期待。

        只有master你,你的未来不可估量,你身上的契机和优势,甚至要过宝石翁。

        我不会给你任何限制,我的master,我的御主,我的孩子、我的弟子,不用担心我、也不用在意我的愿望,你既是魔术师,又不是魔术师,你的道路我也不能预计。

        带着我的祝福,黑铁一丰,在前往根源的路上前进吧。”

        即使到了最后,这位感情丰富的魔术师还是用给出了身为魔术师的祝福。

        随着小圣杯的消失,最后两名从者终于被强制遣返了英灵座,这次圣杯战争也正式宣告结束。

        两名胜利者——赚得盆满钵盈的黑铁一丰,和感伤不已的韦伯·维尔维斯两人恭送一名王者和一名魔术师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