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把天生牙在线阅读 - 第253章 人嘴两张皮

第253章 人嘴两张皮

        知道事情真相的人毕竟是少数,更何况大圣杯出了问题,御三家中两家损失惨重,也不会有人来揭露谎言,三人在一起将口风对好。

        在编造好的故事之中,因为这一次圣杯战争只给了魔术协会一个名额,肯尼斯作为君主,破获了圣堂教会已经提前和远坂家合作的阴谋。

        由于圣堂教会这个和魔术师对立的组织不再保持公正,为了增加胜率,谨慎的肯尼斯也需要一名御主站在他这边,于是他从埃尔梅罗教室的学生之中收服了谁都没有看好的韦伯·维尔维斯,为他寻找了圣遗物,然后假装圣遗物被盗,以此让韦伯偷偷消失在伦敦,提前到达了冬木市做前期准备。

        没有辜负他期望的韦伯果然成为了御主,加入了圣杯战争之中,此时的肯尼斯携未婚妻正大光明地参加了圣杯战争,并且在这期间遇到了一名同样参加圣杯战争的,年少有为的调律师,以埃尔梅罗派系君主的身份将他收服,这样集合三名御主和三名从者之力,以一名从者被杀为代价,取得了圣杯战争的胜利。

        在胜利时现圣杯战争的“许愿机”果然如同大多数魔术师猜想一样是赝品,并没有实用价值。

        进行过圣杯战争的君主想要放松一下,准备稍微延长旅行到三个月左右的时间。

        鉴于韦伯基础知识扎实、在理论研究上有创新性的理解,君主·埃尔梅罗派遣韦伯回时钟塔,并且任命他为代理助教,在埃尔梅罗教室任教,直到肯尼斯和未婚妻婚前旅行归来。

        附有君主·埃尔梅罗的委任书。

        整个故事真真假假,有虚有实,至少从外人的角度旁观,基本上是合情合理的,在权力倾轧的时钟塔,君主以婚前旅行的名义出去三个月算是极限了,再久就会出乱子的,这个期间还要靠肯尼斯隔空调控和韦伯的演技才能保证周全。

        第二天一早,韦伯就带着肯尼斯的委任书,怀着忐忑的心情踏上了回时钟塔的旅途。

        同一天下午,前一天晚上收到消息的间桐雁夜带着全家人回到了冬木市,和一丰会面。

        间桐家在冬木市也算是大家族了,虽然比不上远坂家的地位,却也是名门,在外面维持家族产业的明面上的人是间桐鹤野。

        鹤野知道想要继续维持家族的富贵,就需要仪仗自己的弟弟,而弟弟又对这个少年唯命是从,所以对一丰很客气。

        一丰也没跟他客气,直接给了他一些黄金和宝石,委托他帮忙解决身份的问题,同时帮忙购买几处房地产。

        帕拉塞尔苏斯在新都会馆这个地方的地下打造的神殿,至少要地上的部分买下来,这个是一笔不小的钱,因为神殿很大,地上部分有好几个小住宅。

        好在一丰现在别的不多,宝石有的是,虽然变成现金需要时间,不过初始资金是有的。

        以间桐家和一丰的关系,出点钱不算什么,后面间桐家还有很多事情要一丰帮助呢,间桐家非常热情。

        而且不够的资金他准备向肯尼斯借,作为君主,流动资金有不少,先欠着,医疗费到现在还没结算呢,最后再看这笔钱怎么算。

        有势力好办事,有间桐家出面,购买东西会顺利很多。

        还有几处稍微重要一点的位置有几个辅助用的魔术工房,也尽量买下来。

        同时又委托了鹤野利用间桐家帮忙找一个人。

        前一天上午,远坂葵带着远坂凛也回到了远坂家。

        她们是得到了警方的通知,由于远坂家生了瓦斯泄露,爆炸引起坍塌的时候将地下室的远坂时臣砸死,警方通知家属前来认领尸体。

        圣堂教会本来打算就将这个事件弄成仇杀的,因为切嗣的确用的是炸药,这个给警方正好用来当证据。

        不过现场很多宝具打斗的痕迹,根本不是炸药能造成了,反正要出动人手用暗示摆平这个事件,要是定性为炸弹袭击,冬木市出现炸药这个事情影响太大,被媒体捅出去的话,无论如何都需要深入调查,还是弄成瓦斯爆炸吧。

        虽然不知道具体生了什么,远坂葵至少知道,自己的丈夫不是因为瓦斯爆炸而死,参加圣杯战争的时臣早就将一切都安排好了,远坂葵也明白自己的丈夫八成是因为圣杯战争而死,只能强忍悲伤,带着女儿来认领尸体,张罗葬礼。

        时臣是那种会提前将能想到的一切都安排好的人,他早就用利益和契约安排好了很多批人,一旦自己战死,就会有专门的人来收取远坂家的刻印,并且几年内分批次一点点移植给女儿远坂凛。

        有契约限制,不担心刻印被贪污,况且刻印这个东西如果不是血脉内的魔术师,很容易引起极大的排斥反应,出人命或者刻印毁灭都是常见的情况。

        除非是哪个没有刻印的魔术师想取一小株刻印成为远坂家的分家,不然的话远坂家的魔术刻印落在外人的手里价值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他拜托的都是已经有家传刻印的人,他们也不会将远坂家刻印连接到自己的刻印上,那是取死之道,所以时臣很放心。

        唯一没有想到的纰漏是,刻印早就被帕拉塞尔苏斯摘除后用来解析魔术了,现在还在一丰手里。

        远坂葵得知丈夫的魔术刻印消失后很紧张,虽然不是魔术师,不过她还是明白魔术刻印对远坂家的重要性,如果刻印消失,可以说远坂家作为魔术世家就消亡了,以后只能白手起家,再不是世家了。

        不过在经历了半天都紧张后,下午的时候,她收到了一个邮件,里面有一个录像带和一封信,信中写着:

        本人目睹了远坂时臣死亡的过程,请节哀顺变。

        刻印被鄙人暂时保管,明天上午会来拜访,将远坂家的刻印归还。

        署名是“一名路过的调律师”。

        而录像之中的内容,正是远坂宅遭受saber和卫宫切嗣攻击的全过程。

        看到炸药在地下室门口爆炸的时候,远坂葵的泪水就止不住了,等看完录像之后,她恸哭不已,也终于知道时臣是怎么死的了。

        第二天一早等来了登门拜访的一丰。

        她从一丰口中得知,同样为圣杯战争的参与者,一丰因为从者弱小,只能隐藏起来,正好用使魔监视到了远坂家被袭击的过程。

        袭击过后,因为身为调律师,为了尽一名调律师的责任,在切嗣离开后,一丰擅作主张将魔术刻印剥离并且保存,从调律师的角度,这的确是最佳办法。

        今天特意来物归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