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把天生牙在线阅读 - 第280章 生物型帝具

第280章 生物型帝具

        战国时代,宇智波斑吸入过花树界降临的花粉,差点倒下;第四次忍界大战时期五影也吸入过,并直接晕倒。



        赛琉虽然是一名经受过人体改造、并且意志坚定的少女,可惜在身体素质上还是比不上纲手这个等级的,又没有查克拉能压制。



        上面说的几个人都是吸入了飘落的花粉,那么直接将花树界降临的花放在鼻子下面闻会如何呢。



        头晕的感觉迅速支配了赛琉的感官,再怎么迟钝,她也意识到有不对劲的地方了。想要喊出来,但是此时神经已经麻痹,困顿和麻醉的感觉让她失去了对肢体的控制。



        打了个哆嗦想要命令自己的帝具发动攻击,结果一个打颤向前瘫倒过去,红发大姐很【    更新快】自然地将她抱住,在帝具行动之前,顺势用手按在了赛琉的腹部:



        “契约封印!”



        一片复杂的纹路弥漫在她的腹部,紧跟着地上那个可爱的小狗也突然打了个晃悠,立刻面露凶相,想要暴起。



        这个时候红发大姐用肩膀支撑着赛琉,空出双手解印,树枝从土地下面穿出来,缠绕住这个生物帝具“百手巨人”,限制住它的行动。



        此时的红发大姐伸出右手,手心上有一个“座”字,将手按在了挣扎着想要变大的小狗帝具上,一秒钟不到的时间,这个生物型帝具就陷入了沉眠,一动不动了。



        廓庵入垂手,使用者够强的话,连九尾都能够压制,更何况这小小的帝具。



        医疗院门口人稀稀拉拉的,谁都像没有看到门口的战斗一样继续行走,从医疗院里面走出来两个人抬着担架,很自然地将赛琉放在担架上抬进屋里,而红发大姐也将木遁重新吸收如体内,平整了一下路面,将“小狗”夹在胳膊下,带进了医疗所。



        屋里面,一个身披白大褂的少年迎接了他们:



        “看样子挺顺利啊,柱间。测验结果如何?”



        红发大姐解了个印,皮肤上一阵木质显现,整个人变了个样子,恢复成那个叱咤战国末年代的千手一族的领袖:



        “还好,契约封印确实可以切断帝具和使用者之间的联系,反正根据你所说,帝具更换主人也是很常见的事情,所以这也算是预料之内的吧。



        只不过这个‘帝具’好歹也算是一种生物,即使离开了契约,也能行动,虽然和使用者之间的关系断开了,它还想要继续战斗,但是被我暂时封印了。



        话说回来,一丰君,我刚才真的有必要变成女的去吗?”



        一丰很严肃地说:



        “当然了,虽然我用暗示让这个疗养院全部休假,并且用驱人结界将普通人排挤出这个附近,然后让你的木分身假扮成过路的人,但是也说不定在你引这个帝具使来的路上会被其他人看到。



        虽然我们不怕,但是能不暴露就先不暴露,减少些麻烦。



        变成女性是最不容易暴露的了。



        而且柱间你变成女性完全没有破绽啊,一举一动都很完美。”



        柱间挠了挠头:



        “那是因为我变成了水户的样子,毕竟是我妻子,模仿一下还是没问题的。



        不说这个了,现在怎么办?”



        一丰一边检查着被放在手术台上的女子,一边继续着对话:



        “帝具封印起来就行,这个东西对我来讲用处不是很大,而且是帝国掌控的帝具,特征非常明显,我也不方便带着四处走,只需要研究一下这个东西的再生核就可以了。



        至于这个人……”



        呼吸法达到通透状态之下,平心静气,他可以“看”到对方的肌肉、骨骼甚至血液流动,所以对“五视万能”的需求不大:



        “这两条胳膊里面都有着枪,即使砍断胳膊后也能伸出枪口,而且口腔中还有一个微型的枪。



        还好你麻醉的比较彻底,不然她昏迷之前就会发动微型枪暗算你。



        对于这种为了帝国的‘正义’不惜接受这个程度的人体改造,让自己变成兵器的家伙,柱间,你说该怎么处理。”



        火影大人也犹豫了一下:



        “放了她吧,反正她也没有看到过我们两个的样子,醒了之后也找不到我们。都已经抢了她的帝具了,再要她的性命就有点过意不去了。



        如果她再过来阻拦我们,再将她击败就是了。”



        柱间不是优柔寡断之人,从战国时代走过来的他,手中的人命可不是和平时代的忍者们可以想象的。只不过绝对的实力给了他这种自信和天真的权利。



        弱者是没有天真的权利的。



        就事论事来讲,在这里杀死赛琉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一个赛琉还不足以一丰不管柱间的想法。



        两人的合作中,大方向由一丰掌控,而实力最强的柱间,只要不影响两人的共同利益,他的一切想法一丰都会纳入考虑:



        “可以,虽然不喜欢这个人,但是的确只是小角色,放过也没有什么。不过丢失了重要的帝具,这个人也不会有什么很好的下场的。



        为了防止连累这个医疗院的原主人,最好把这部分记忆也消除掉。”



        说着,伸出双手,给昏迷中的女子一个双峰贯耳:



        “亡心波冲击!”



        长老秘传绝技再现,物理性失忆。



        在fate世界曾经用这个消除过言峰璃正的记忆,现在再次使用出来,消除掉赛琉一天内的记忆。



        然后一丰又拿出一个小试管,在柱间复杂的目光注视下,将里面水银一样的液态贤者之石灌进赛琉的嘴里:



        “好了,现在她不会记得今天的事情,也就不会找到这个医疗院了。



        柱间,你分个分身把她扔到显眼的地方吧。这个地方也得舍弃了,咱们也离开吧,街上那些分身也逐渐撤退吧。”



        柱间点了点头,指挥了房间中的一个木分身扛起躺尸的赛琉,飞檐走壁而去。



        现在艾斯德斯还没有回到dìdū,狩人部队还没有成立,帝国就已经失去了一个帝具,再算上五视万能本身也是斩首赞克从监狱长手里偷走的,估计这一次帝国会有些反应吧。



        捅了捅没有任何反应的小狗样子的帝具:



        “竟然没有肉球,差评。好了,我们撤离吧,看看能不能用这个帝具换点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