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玩宝大师在线阅读 - 第695章 深不可测

第695章 深不可测

        胖子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一边走一边歪头看了看余耀,“你不仅会问问题,问的基本都是我能答的,而且,进退有度。我好像有点儿明白会长会什么想帮你了。”

        余耀笑了笑,“应该不是因为这个。”

        “再加上你的眼力呢?对一个外人,会长不要说允许介绍这么多了,名号也是不可能透露的。”

        胖子的意思,自然是会长是想要把余耀拉进拾古会,甚至,有可能当接班人培养。因为胖子之前也说过,而今已经高龄的会长并无子孙。

        胖子的想法很符合逻辑,因为拾古会对余耀也调查了很多。

        但余耀却缓缓摇头,“所以你不是会长。”

        每个人都会思考问题,只不过方式、深度、广度不一样,同时很多人不善于从对方的角度设身处地。

        拾古会的会长是个九十岁上下的老人,虑事必然十分老到,而且拾古会实力非凡,能到这个位置,掌控这么大的力道,智慧必定也是很高的。

        这样一个人,定有远虑,也深谙平衡之道,不可能这时候才想起选定接班人。

        而如果是单纯是想把余耀拉进拾古会,为他们效力,这个的确有可能;而且还有可能想借助余耀,将萧影、钟毓等一干能人同时收纳。但是,如果是这样,方式又不对。这种方式不仅大费周章,而且也不会派遣一个接触不到核心关键的小片区的负责人。

        余耀的这句话有点儿过于直接,但是胖子并不在意,只是呵呵一笑,“好吧,我来回答你最后一个问题。你不用为我们做什么,只管做好你现在最想做的大事。”

        此话一出,余耀心头震动。

        一路上,他一直在犹豫要不要问他们知不知道鬼眼门秘藏的事儿,但最终没有问。而胖子的回答,却好像表明,他们知道!

        “你的回答看似没有要求,但并非如此。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我要干的大事,正是你们也要干的?”

        “这个我没法儿回答你。”

        余耀想了想,“大事有很多,也因人而异,我不知道你们说的大事,是哪一件?”

        “实话告诉你吧,我根本不知道你要干什么大事,我接到的指令,就只有这么一句话。”胖子应道,“而且不管你问不问,这句话最后是一定要交待的。”

        胖子说道这里,忽而将声音压到最低,“不过我知道,你要干的大事,肯定不是王莽秘藏。”

        “啊?”余耀一时愣神,“这也是你要交待的?”

        “对,等你问完了问题,我还要交待两点,第一点就是干你想干的大事。第二点就是,不要试图去掘取王莽秘藏。”

        余耀心道,王莽秘藏,也在西北地区,胖子有可能知道得不少,“你们要动手?”

        “华夏官方早就盯上了,动手应该在明年,我们也碰不得。”

        “为什么是明年?”

        “明年那个村子将要拆迁,成为大景区的一部分,正好适合挖掘。”

        说实话,余耀听了这个,有点儿凉凉的感觉,虽然他和萧影只是前期勘查,但毕竟也费了工夫。但既然如此,确实碰不得了,上升到了这个高度,成了国家考古计划,拾古会都不碰,他也没法碰。

        “你以为倭国人岂是这么容易半途而废的?他们前期下的本儿更大,但面对华夏官方,他们也只能就此罢手。”胖子还补充了一句,说罢又看了看表,想为这次交流划上句号了。

        “我能不能多问两个问题?”余耀忽而又道。

        胖子微微一顿,“可以,刚才说最后一个问题,本来就是你自己限定的。我们向门口走吧,你也抓紧点儿时间。”

        “你知道你们会长的名讳么?”余耀也知道,这个问题多半不会有答案,但仍旧存有一丝侥幸心理。

        “这个我真不知道,只知道是华夏人。”

        “好。”余耀没有啰嗦,紧接着问道,“港岛有个叫夏竹的女律师,燕京人,是不是你们的人?”

        “是。不过她没有关于你的任务。”

        “她的任务难道是欧阳松?”余耀忍不住脱口而出。

        “我不清楚港岛的情况。我之所以说和你没有关系;因为和你有关系的,我们彼此会相互交流。”

        “明白了,谢谢。”

        胖子突然叹了一口气,“我今天好像说多了。不过,你问的问题都有关联性,很多东西你自己也能推断,我只是加了个速。”

        “放心,我有数。”余耀伸出手来,和胖子握了握。

        双方就此分别。

        胖瘦二人走后,三人继续在圆明园逛。当然,逛也是为了交流。

        “瘦子和你们说啥了?”余耀先问了。

        萧影答道,“他和我切磋了一点儿玄门的东西,和钟毓只说了几句关于青瓷台盏的事儿。”

        “这瘦子还通玄门之术?”

        萧影点头,“尤擅阴宅风水、墓葬机关。”

        钟毓接口道,“他没有避讳青瓷台盏就是柴窑。”

        “这个拾古会,之前闻所未闻,却如此庞大地存在着,深不可测啊!”余耀叹了口气。稍微调整之后,他又大致介绍了一下和胖子交流的内容。其实以萧影的耳力,想听可以全部听到,但是他和瘦子交流的时候,并没有刻意分心。

        听完余耀说的,萧影捏指踱了十几步,才开口道,“他们知道鬼眼门秘藏,却无有开启的能力,想让我们当马前卒?坐收渔利?”

        “不太像,如果是这样,他们应该不会将‘大事’点出来。”余耀应道。

        “这种事儿,不能看像不像。他们掌握的东西太多了,而且不管点出来不点出来,都知道我们必须得干这件大事!”

        “既然如此,他们何必冒头呢?悄悄盯着我们不就行了?”余耀反问。

        “事难多舛,他们或许想给我们加把劲儿。柴窑台盏,也充当了甜枣的作用。”萧影接口。

        余耀深吸一口气,“道理我明白,但我总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铺排。”

        “那你觉得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萧影和钟毓几乎是异口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