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玩宝大师在线阅读 - 第696章 三江并流

第696章 三江并流

        余耀被问住了。是啊,拱手送上青瓷台盏,又透露了那么多,却不求回报,只是鼓励继续干想干的大事。这本身就说不通。而萧影分析的,却又是如此合情合理。

        余耀一时有点儿乱,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拾古会,不会是这个目的;或者说,想让余耀完成这件事,目的,却不是“收租”。

        但是,余耀却又说不出原因,分析不出依据。

        余耀再度深吸一口气,忽而说道,“王莽秘藏他们也知道,还提醒我官方的动作。但是这件大事,却没有提醒官方会怎么做。”

        萧影想了想,“他们不是为了求财。但是,鬼眼门秘藏中的珍宝,并不仅仅是财。”

        钟毓点了点头,“特调局即便想操盘,也没有他们便利,因为官方有官方的规则和脉络,但是他们,却更加自由,更加灵活。”

        余耀应道,“这个我清楚。但是他们还是没必要告诉我这么多,包括才持璜的新晋女友也是他们的人······”

        萧影和余耀对视一眼,没有应声,似乎也都陷入了深思。

        此时,无数线索在余耀心头纠缠,这些线索似乎就差一个点,这个点仿佛能引爆所有的线索,但是这个点,却看不见也摸不着。

        三人默默往前走了一段路,迎面走来了一个轻松自在的老大爷,老大爷背着手,和他们擦肩而过,他嘴里还唱着一首悠长的《半等情郎》:

        半明半暗灯半亮

        半是阴沉半天光

        半是热火半边凉

        半是蜜糖噢半是伤

        半夜如同半生长

        ······

        “半夜如同半生长。”余耀兀自低语呢喃。“可怜九月初三夜”,半个夜晚的经历,的确改变了他的后半生。

        钟毓此时也开了口,“如今我们就在燕京,我看应该一起碰个头。”

        余耀看了看萧影,萧影道,“我觉得还是先看看上官雨带回来的画。”

        余耀点头又看钟毓,钟毓颔首,“也好,先有个准备。”

        当晚,四人在上官雨家中聚首。晚餐是上官雨煎的牛排。四人一边吃,一边先互通了一下信息。

        饭后,上官雨取出星空图,在桌面上铺排开来。

        萧影凝神谛视,良久之后,让上官雨取来纸笔,勾画起来。

        余耀他们不知道萧影要画什么,只能围观看着。

        萧影放下笔的时候,三人大致也看明白了,萧影所画,是一个近似八阵图的图形,还有一条蜿蜒曲折的长线。

        这条长线,大致是长江流淌的形态。

        “那幅三峡图的主观视野点应该在这里。”萧影说着,又用笔在“长江”边上某点画了一个圈。

        余耀接口:“要不要将福满仓的画取来?以便详细观摩?”

        “不用,有照片足矣!三峡图并没有什么玄机,我要的只是主观视野点。”萧影摆摆手,“关键是上官的星空图,必须得亲眼看到。不然,有些笔墨渲染的层次和用意,没法详细参研。”

        “你上次说,这幅星空图所反映的时间,是1937年,农历五月十四。”

        “这个没错,丁丑年,丙午月,庚辰日,夜半子时。但,天时之中,也能折射地利,就在笔墨渲染和层次之中!如果将之对应三峡图主视野点附近的八阵图,或许可以找出一个最符合地利的范围!”

        余耀、钟毓、上官雨均是面露喜色。

        “这么说,这个范围,很可能就是秘藏所在?”

        “对,但也只是有可能。因为我们的推断,少了很多现实依据。”萧影应道。

        “有可能,就值得一试!”

        “嗯,只是现在还不知道范围的大小,我得继续推演。”萧影又拿起了笔,在画出的简笔八阵图上点了点,“若是按生、伤、休、杜、景、死、惊、开八门,结合当时倭寇侵华的时局,大凶之门,也就是死门,应该在东北方位;如此对应的生门,则应该在西南······”

        萧影一边勾画,一边念念有词。中间忽而停了下来,放下了笔,兀自摇头。

        “怎么?要不要我们回避一下,以让你全力参研?”

        “不是这么回事儿,现在时辰不对,想要更加精确,需得到星空图中对应的子时,以便感应天时······”

        上官雨立即说道,“那你看是在这里待到半夜,还是拿回酒店参研?”上官雨简单直接,这时候不需要客气,就看萧影怎么做最有利。

        “就在这里吧,半夜过后我要是推出什么,咱们再商议,然后画还由你来保管,毕竟是何掌眼留下的东西。完事了我们再回酒店好好休息,你也能在家休息好。”

        四人便又离开星空图,到客厅喝茶。

        交流中,余耀又提出了“鬼眼穿心”的事儿,“许长安的线索戛然而止,但是大掌眼的线索却又有了新情况。得到这枚仿制的‘鬼眼穿心’,揭开大掌眼生死之谜,似乎又有了契机。”

        “如今仿制的‘鬼眼穿心’在谢汉文手中,似乎得之不易;倭国的线索,我们想查,鞭长莫及。”萧影沉吟。

        上官雨接口,“谢家和中谷家,会不会知道大掌眼当年的情况呢?”

        “有可能。如今来看,中谷家所知,定是比织田家要多。不然,织田五郎也不会不明就里,出手‘鬼眼穿心’;而他的弟弟织田七郎,想来是根据从他祖父和父亲那里拼凑出来的线索,联合台岛的谭家在查。”余耀说道。

        钟毓点了一支烟,“事儿要一件一件干,饭要一口一口吃。我看,先从谢汉文手中得到那枚‘鬼眼穿心’为好。”

        “对!”其他三人一起点头。

        余耀又道,“那就等萧兄先参研。有了结果之后,再商量传人碰头的事宜。”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萧影接口道,“此事我们也得沉得住气。”

        ······

        子时终于到了,四人重新围坐放着星空图和萧影勾画图纸的桌边。

        萧影再度凝神。

        这一次萧影一直没有动笔。

        半个小时后,萧影突然眼睛一亮,抬手提笔,在“长江”西段,向南奔流的区域,又添了两条大致平行的竖线。

        “三江并流?”余耀忍不住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