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名媛:奈何娇妻太会撩盛莞莞凌霄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章 唐元冥的遗言

第六百四十章 唐元冥的遗言

        https://

        盛莞莞对凌霄笑了笑,没再说什么。https://

        其实她在等他问,她为什么会穿着婚纱跟唐元冥出现在教堂,她为什么会跟着唐元冥跑。

        可他最终什么都没有问,一直紧紧握住她的手,好像一松她就会从他身边飞走。

        傍晚,凌霄将两个手机递给盛莞莞。

        盛莞莞在她的旧手机上,发现了许多未读信息,其中有很多条是唐元冥发过来的。

        第一条,“莞莞,你就这么厌恶我吗?”

        第二条,“虽然你就在我身边,可又离我那么远,好像我永远也无法靠近你。”

        第三条,“你真的想让我死吗?莞莞,我该拿你怎么办?”

        第四条,“看着你日渐消瘦的样子,我想我真的应该对你放手了。”

        第五条,“莞莞,这两天是我这十年来最快乐的时光,如果一直可以这样该多好?”

        第六条,“你穿婚纱的模样真美,怎么办,我怕是又要多一条罪名,冥哥哥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

        第七条,“凌霄还是来了,我该阻止他吗?如果他死了,你会不会随他去,会不会一辈子念着他?真让人嫉妒啊!”

        最后一条,“如果可以,真想这样牵着你的手一直走下去,可结局注定是场悲剧,不如让记忆永远定格在这一刻,教堂、婚纱、你年轻美丽的脸。”

        “莞莞,请原谅我的自私,也许只有这样的结局,才能让你永远记住我。当你想起我时,不再只剩下偏执、狰狞、与扭曲。”

        “莞莞,如果有来生,我不会再离开你十年。我不会再让慕斯和凌霄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你只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我死后,你将我的尸体埋在那颗枫树旁。你让人看着那颗枫树,不要让它死了,下辈子我们还能相遇。”

        “还有,不要为我哭。我一身杀戮,双手沾满鲜血,为我这种人,不值得……”

        “最后,祝你一生幸福美满,这样你离世时才会心无遗憾。我要你下辈子无牵无挂的与我重新相识、相知、相爱。”

        看完这些信息,盛莞莞通红的眼底,溢满了悲伤,可最终眼泪并没有掉下来。

        “好,我答应你,冥哥哥!”

        她颤抖着手,最终给了唐元冥想要回复。

        哪怕,他再也不会看到!

        回复完,盛莞莞将手机放下,心情久久都无法平复。

        原来,唐元冥在凌霄出现在教堂之前,就已经知道他来了加拿大。

        他似乎在反击和成全之中徘徊了很久。

        最终,他还是带她去了教堂!

        在去枫树林的路上,为她念完了那本故事书。

        他说他舍不得放手,所以他最后选择了这条路,选择了用这样的方式来成全她和凌霄。

        一旁的凌霄伸手抱住了盛莞莞。

        很奇怪,他看见盛莞莞的回复,却丝毫没有嫉妒。

        片刻,凌霄问,“莞莞,那颗枫树在哪儿?”

        盛莞莞睁着赤红的双眼看着他,“在那栋别墅的院子里,昨天他才刚亲手摘下。凌霄,我们成全他吧,好不好?”

        凌霄点头,“好!”

        在凌霄看来,唐元冥已经不存在了。

        但他教会了他一个道理。

        如果爱一个人,就要拼命尽所有,全心全意。如果你给不了,就会有别的人,在他|她的心里刻下痕迹。

        这种痕迹一但刻下,可能需要你花费终生,才能将它从他|她的心中抹去。

        不管盛莞莞对唐元冥是怜悯还是不舍,凌霄都没有权力去嫉妒,因为当初,是他给了唐元冥可乘之机。

        如果他对盛莞莞的爱,可以大胆一些,可以多一些信任,少一些理智,没有猜测和保留,真心真意相待,这一切还会发生吗?

        正因为有对比,才显得唐元冥这种不惜一切代价的爱有多珍贵,说到底还不是他叫她失望了?

        盛莞莞也没有想到,凌霄居然会答应她,而且丝毫感觉不到他的愤怒。

        她想,应该是他亲手杀了唐元冥,才会在他死后,对他如此宽容吧!

        唐元冥的尸体,并不难找。

        小凤凰和爱丽丝无法带走他的尸体,将他埋在了漫天的火红之中,逃离了加拿大。

        盛莞莞跟着凌霄去了现场,唐元冥的尸体被装进了她亲自为他挑选的棺材里。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去看他的遗容。

        她想,他应该不想让她看见他粘满尘土、苍白青灰了无生气的脸!

        跑车里的笔记本电脑不见了,她记得唐元冥拉着她跑的时候,手里紧紧攥着它,上车后将它扔在了后座。

        但是现在,跑车还在,车里的血迹也还在,电脑却不翼而飞了!

        “莞莞,我们走吧!”

        凌霄来到盛莞莞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盛莞莞勉强扬起唇对他点头,脸色有些苍白!

        他们带走了唐元冥的尸体,处理了枫树林的痕迹,将棺材运到他的别墅,将他埋在了那颗枫树苗旁。

        别墅格外寂静,盛莞莞只看见了阿芳,看她的模样,似乎早就知道了唐元冥的死。

        “那些人呢?”

        盛莞莞对他问。

        阿芳回答,“有人来过电话,将别墅里所有人都遣散了。”

        “那你为什么不走?”盛莞莞又问。

        阿芳红着眼笑了笑,“唐先生出门时交代过我,一定要替他照顾好这颗树苗,我得看着它活过来,长成小树才能离开。”

        盛莞莞看着唐元冥的棺材下葬,对阿芳问了一句,“你不恨我吗?”

        阿芳看了看站在枫树旁的凌霄,对盛莞莞说道,“我似乎明白了你恨唐先生的原因,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吧?”

        盛莞莞点头,“是,他是孩子的爸爸。”

        阿芳说,“从你来别墅的第一天,我就没见你笑过,哪怕唐先生恨不得将全世界最美好的东西,都摆在你的面前。”

        “我跟其他人一样,觉得你不知好歹,直到刚刚看见这个男人牵着你下车,我才知道是唐先生爱而不得,难为了你。”

        将唐元冥下葬之后,凌霄朝盛莞莞走来。

        阿芳看着凌霄对盛莞莞问,“唐先生到底哪里比不上他?”

        阿芳不明白,唐元冥究竟输在了哪。

        他那么优秀,又愿意为她付出一切!

        https://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