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居高临下

第五十一章居高临下

        禅子离开佛座,走到小庙的门槛外,看着天空里的无尽暮色,生出复杂的心情。

        但那些怅然情绪与喜悦没有持续很长时间,便被震惊所替代。

        对于一个世界来说,最大的震动不是谁的离开,因为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哪怕今日离开的是太平真人。

        真正的震动是已经离开这个世界的人,却再次回到了这个世界,因为那样的事情以前基本没有发生过。

        满天暮光尽敛,南方的天空最高处出现了一道极细的黑线,他知道那应该就是仙人归来的通道,脸色变得凝重至极。

        下一刻,雪原深处那座冰峰里传来了女王的神识,准确地落在他的意识里,让他的脸色变得更加精彩。

        雪国女王的神识里充满了好奇与跃跃欲试的感觉,很显然是想去南方与归来的仙人战上一场。

        禅子的赤足踏碎门槛,直上高空,对着雪原深处急声说道:“首先从道理上来说,你不应该离开雪原,其次我们曾经说好了,这次你不要动,我便承你的情。”

        雪国女王的神识里充满了轻蔑的味道。

        禅子深吸一口气,说道:“不是承我的情,我知道你瞧不上,是曹园的情。”

        雪国女王沉默了会儿,神识带着些依依不舍回到了那座冰峰里。

        禅子松了一大口气,擦掉额头上的汗水,落回到小庙中。

        如果今天雪国女王真的南下,去与白刃仙人战上一场,不管谁胜谁负,这个世界至少要毁灭一半。

        ……

        ……

        冥界的天空依然昏暗,风正在变小,海水正在变少,青烟的数量也不如先前,冥河两岸的视线渐渐清楚。

        只有冥河里的火焰还在喷洒着热量与暗红色的光泽,似极了暮色。

        一道雪亮的刀芒切开了十余里长的火焰,斩落一片山崖,然后敛于那座大佛的手中。

        “你此时的情绪有些不妥,确认要与我战下去?”

        曹园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黑山深处的一座崖台说道,声音如钟声般传了过去

        数道青烟从冥河表面分离,随着他的吸气进入他的腹中。

        冥师站在崖台边缘,看着下方混乱而充斥着死亡的战场,看着不停变淡的青烟,沉默了很长时间。

        淡淡的光线在他半透明的脸上缓慢的折射,就像他此时黯淡而悲伤的心情。

        先生真的死了吗?

        忽然,一道难以想象的巨大震动从深渊处传来,如重锤般落在冥界的天空里,落下好些崖石。

        冥师霍然抬头望向那处,脸上的光线骤然加速,变得凝重很多。那些在冥河两岸冒着生命危险厮杀的士兵,那些正准备去偷袭曹园的冥界强者,也感受到了那道宏大而恐怖的气息,脸上流露出惊恐的神情。

        那是他们无法想象的存在,那是令他们本能里想要避开的威压。

        曹园看着昏暗的天空,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喃喃说道:“天地六动……”

        冥师脸色难看说道:“……仙人归来。”

        他想到童颜手里的景云钟,想到忽然在战场上失踪的大祭司,心情变得异常沉重。

        中州派到底在谋算什么?问题是既然把仙人都请了回来,又哪里需要什么谋算呢?

        ……

        ……

        白刃仙人回到人间,一脚便把青山踩到了脚底,只是那些带着震骇目光看着她的修行者们,大多数都不理解,为何她的目标是上德峰而不是天光峰。

        如果说是不想沾惹太多杀孽,仙人完全可以选择剑峰或者是别的地方。

        只有青山宗峰主们知道原因,那是因为剑狱在上德峰底,而通往隐峰的唯一通道就在剑狱里。白刃仙人把上德峰变成了一块坚逾法宝的石头,便等于是把剑狱里的所有囚徒连同剑狱本身一道毁了,那条通道就此被完全堵住。

        尸狗与井九是青山宗最强大的战力,也可能是唯一能够对白刃仙人带来一些麻烦的人物。

        能够给仙人带去一些麻烦的人,必然是朝天大陆最了不起的大物。

        连三月死了,柳词死了,曹园重伤,现在井九与尸狗又被封在了隐峰里。

        就算井九是万物一剑,拥有着世间最锐利的锋芒,又如何能够突破白刃仙人用神通凝成的上德峰?

        那么现在还有谁能够……稍微给白刃仙人带来一些麻烦?

        ……

        ……

        云海骤散,数艘中州派的云船显露出身影,在青山群峰间投下巨大的阴影。

        修行者们很是震惊,再次确认这一切都是中州派准备好的手段。

        很多视线落在谈真人与他身边那团云雾上。

        中州派算到太平真人会在青山掌门大典上现身,必然与景阳真人两败俱伤,甚至影响到青山剑阵,于是请白刃仙人回到人间……问题是白刃仙人为何会回到这个世界?

        要知道这可不是仙识分身,而是仙人自身,当那条通往雷域之上的通道关闭后,她还能够再度飞升吗?

        中州派镇压青山,一统朝天大陆,固然是极重要的事情,与飞升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为何会回来?

        修行者们看着上德峰顶那名白衣飘飘的女子,眼里的情绪除了敬畏便是惘然。

        太平真人死去。

        白刃仙人归来。

        修行界的局势乃至整个朝天大陆的历史从今日起必将彻底改变。

        可是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太平的做法有些激进,想法却没有错,雷域之上并非仙界,而是黑暗、寒冷至极的陌生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有着无数远超想象的强大存在,如果让他们发现这个世界,随时可能毁灭我们。”

        白刃仙人的声音在朝天大陆所有地方回荡着,就连蓬莱岛的人们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个世界的天地元气随着飞升者的数量增多而逐渐稀薄,最终那道屏障会消失,弱小的你们便会暴露在那些冷酷的视线之下,景阳二度飞升会带来极致的危险,所以我必须回来阻止他。”

        太平真人也说过,现在的景阳是万物一剑身,飞升需要带走难以想象数量的天地元气,这个世界的毁灭也许就近在眼前。

        原来都是这个道理。

        听着很有道理。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道理根本不通。”卓如岁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看着上德峰顶的白衣女子嘲弄说道:“你说师叔祖飞升会带给这个世界危险,所以要杀了他,那你怎么不自己解体而亡,把仙气还给这个世界先?”

        白刃仙人看着他问道:“你想死吗?”

        她的声音很平静,没有任何情绪,淡然至极,落在所有人的耳中,却引发了极复杂的情绪。

        畏惧、紧张以及难过。

        这是青山宗的口头禅,今天却人被用在了青山宗的身上。

        奈何是仙人。

        包括广元真人、南忘在内的青山强者们都受了伤,尸狗与井九这两个最强大的战力被封在了隐峰里,青山还能怎么战?

        “我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自然也是你们的守护者。”

        白刃仙人望向天光峰顶的青山强者们,平静说道:“我不会杀死你们,包括景阳。”

        赵腊月在雀娘的搀扶下站起身,盯着她说道:“你已经杀过他一次了。”

        “他当时已经飞升,我若不杀了他,无法阻止他离开。”

        白刃仙人淡然说道:“现在他还没能飞升,我不需要杀他,只需要永远把他关在隐峰里就行。”

        高空里的那条黑色通道正在缓缓合拢,速度很慢,吞噬着四周的光线。

        仙人凌空,阳光不再,繁星照耀着世间,夜色提前来临。

        忽然,满天星光淡了几分。

        一道的声音响了起来。

        平静而淡然如水,却又无比坚定。

        “我不喜欢被困在一个地方,不管是井底还是这个世界,我都要出去,谁都无法阻止我,师兄不行,你也不行。”

        无数人震惊地望向声音起处。

        天光峰顶,元龟正在缓缓地咀嚼着一片星光。

        它驮着的那块方碑上的裂缝不停变深,忽然有无限星光从中间溢散出来。

        咔嚓数声脆响,方碑骤然碎裂,明丽的星光照亮了峰顶,所有人下意识里闭上了眼睛。

        下一刻,一只巨大如山的黑狗出现在满天繁星之下。

        它踏着银色的云层,眼神冷漠地看着上德峰顶的白刃仙人。

        井九站着它身上,怀里抱着一只浑身是血的白猫。

        碎石滚动的声音响起,方景天与三名苍老的修道者先后从星光里走了出来。

        原来那座方碑居然是隐峰的另一道出口!

        在场的人者们自然识得银眉飘飘的方景天,却没有谁对那三个苍老的修道者有任何印象。

        一道有些震惊与不确信的声音响了起来。

        “您是……莫成峰的……程……程师叔?

        墨池看着一位苍老的修道者,眼里满是惊讶的情绪,说道:“您……您居然还……活着?”

        紧接着,又有数道震惊的声音响了起来。

        “鲁师伯!雷破云说您飞升失败,已经道消身陨,您怎么……怎么还在?”

        “灭云长老……您是灭云长老吗?六百年前是您接引我进的青山啊!”

        听着这些声音,感受着那三名苍老修道者身上深不可测的气息,各宗派的修行者们再次震惊。

        白刃仙人降世,广元真人、南忘等青山强者尽数重伤,无力再战,青山的局面一塌糊涂,眼看着可能被灭门,结果一转眼井九与尸狗便站了出来,更冒出来了三位通天境大物!

        这就是数万年大宗的底蕴吗?

        那中州派设这个局有什么意义?白刃仙人用神通把上德峰变成死去的法宝又有什么意义?

        难道这一切都是在青山宗的预料之中?

        无数道震惊的视线落在云海之上,落在白衣飘飘的井九身上。

        “你居然真的回来了,我有些失望。”

        他居高临下看着白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