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庆余年之我是主角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二章:要不要为海棠朵朵带点春药呢?

第三百二十二章:要不要为海棠朵朵带点春药呢?

        跳下马来,对太子敷衍地执了一礼。

        “参见太子殿下!”

        太子回头看了一眼李云睿的马车,脸色不是太好,语气中带着几分怒意。

        “人都走了,没必要苦苦相逼吧!”

        “殿下这是何意?臣这是替婉儿来为她母亲送行啊,毕竟是陛下钦赐的婚约。”

        闻言,太子脸色瞬间转换为温文尔雅,对范闲歉意地笑了一下,说道:“姑姑所为,我并不知情。”

        范闲点点头,回道:“那是自然。”

        太子示好地点点头,然后起驾回宫了。

        范闲来到李云睿的车架前,李云睿挥手摒退了左右,掀开车帘,懒散地靠在车窗边上。

        松散的衣衫,随意地披在双肩,好像要露出什么似地。

        范闲努力的睁大了几分目光,可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气馁地叹了口气。

        这个女人,还真是……

        有着与司理理差不多的魅惑。

        “没想到你会来送我。”

        范闲左右看了一下,然后有模有样地对李云睿执了一礼,口中一本正经地喊道:

        “臣,范闲,替婉儿为长公主送行!”

        见范闲那小大人模样地在哪儿有模有样地演戏,李云睿嘴角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笑容。

        笑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行了,这儿也没什么人,你也不必演得如此辛苦。”

        范闲左右看了一下,也不再演戏,目光直视李云睿,带着三分笑意,“长公主还真了解我。”

        李云睿妩媚地撩起耳边的一缕发丝,媚意地笑了一下,“我不是了解你,我只是曾经好好地了解过玉面小郎君。”

        范闲脸上的笑容忽然僵住,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见他这模样,李云睿忽然笑了起来,有些花枝乱坠的感觉,胸前一阵乱颤。

        看得范闲有些眼花,差点没忍住把月票交出去。

        笑了一阵,李云睿这才看向范闲,瞥了一眼站在马车一旁警戒的大胸侍女,说道:

        “那身段儿,那xiong,武功也不弱,经得住折腾。

        虽然还是个雏儿,但活儿应该不错。

        综合评分,也该也不比你身边那红衣女子低。

        我是真心把她送给你,你不再认真考虑一下?”

        范闲摸了摸鼻子,自己这是……

        又被这个女人调戏了啊!

        剧中的这个女人应该不是这样的吧?

        这人设是不是有点崩?

        谁作证?

        当然了,这估计很符合那些lsp的心意。

        范闲摸了摸鼻子,无视那边大胸侍女对他投来的,恨不得一口把他吞下去的九幽目光。

        走近了些车帘,几乎可以闻到从她身上传来的栀子花的味道,对李云睿说道:

        “我只问你一句,也只问一次,你想清楚再回答。”

        李云睿对范闲做了一个摸下巴的妩媚动作,娇声说道:“问吧,看在昨晚你最后那句极为坦诚的话语上,我会如实回答你的。”

        “关于归魂,你手上有没有什么关于他们的联系方式?”

        范闲此问,李云睿忽然怔住了。

        归魂,一个可怕的名字。

        如同地狱里的饿鬼,阴魂不散。

        一个与琅琊阁同样可怕的存在。

        李云睿脸上的妩媚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沉默了许久。

        “没有!他们倒是联系过我几次,几次都是为了杀你,但我从来都不知道怎么联系他们。”

        说罢,李云睿奇怪地看向范闲,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范闲没有解释,只是摇摇头,说道:“我与归魂交手也有七八年了,对他们也还算略有了解。

        只是在你离京之际,想要提醒你一下,如果你知道关于他们的联系方式,那这回归信阳的路,只怕就是你的黄泉路了。”

        李云睿脸色忽变,“我确实不知道他们的联系方式。”

        范闲对她回以一个微笑,说道:“你不必向我解释,我只是善意地提醒罢了。”

        “可我真的不知道!”

        见她神色笃定,不似有假,范闲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那祝你一路平安了!”

        在范闲转身之际,李云睿忽然低声说了句:“小心二皇子!”

        范闲停下脚步,沉默了会儿。

        就在他再次抬脚时,李云睿再次开口,问道:

        “我何时才能回京都?”

        范闲转身看向她,这个女人,此刻不但没了妩媚之意,反而略显几分憔悴,在憔悴之下,还有几分隐藏得极好的紧张。

        他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三个字。

        在早晨的曦光之中,车队徐徐离去。

        车队身后,马蹄溅起一粒粒金黄色的灰尘。

        看着渐渐远去的车队,范闲神思微沉。

        昨夜之后,这个女人变化太多。

        少了几分狠历与疯狂,倒是多了几分莫名其妙地妩媚。

        还是那么地……

        喜欢调戏他。

        也不知道昨夜在广信宫,她都与林婉儿聊了些什么。

        据宫里传来的情报,林婉儿昨夜是留宿在广信宫的。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范闲总觉得这个女人好似对他……好像多了几分其它的意思。

        她似是把最后的希望压在了琅琊阁身上,甚至最后还不忘推销一下那个大胸侍女,其真正目地,除了示好之外,应该还有想要在他身边安置一只眼睛的意思。

        可惜啊,咱现在已经不是曾经的玉面小郎君了。

        没了这个女人的捣乱,想来自己接下来的北齐之行应该会顺利许多。

        这个女人收手,便意味着燕小乙不再会前往边境刺杀他。

        不管怎么说,燕小乙在琅琊榜之上的排名,仅次于四大宗师。

        没错儿,在琅琊榜之上,燕小乙便是大宗师之下第……二人。

        排名第六!

        第一人,自然是洪四庠。

        而五竹之名,排在第一。

        对那些知道五竹的人来说,倒也没什么。

        对于那些不知道的,便猜测,五竹其实就是庆国皇宫那位神秘的大宗师。

        对此,庆国,庆帝,也一直没有相应的回应。

        在外界看来,这就是默认。

        燕小乙在天下所有九品巅峰高手之中,排行第二。

        更是天下唯一一个九品箭手,在攻击力上,是为最强。

        他的箭,即使是大宗师,只要中箭,也会受伤。

        此次北行之路,如果没了燕小乙的刺杀,将会顺心不少。

        好吧,摊牌了,一天天的,尽想好事儿!

        刺杀什么的,还是要有滴!

        毕竟李云睿是琅琊阁暗探的身份还不能暴露。

        那她与范闲的恩怨,也还要接着演下去。

        “北齐之行即将开启,自己要不要为海棠朵朵特意带点春药呢?”

        “是带呢……还是带呢?”

        “好难决定啊!”

        “毕竟我可是个正经人……”

        范闲如此想着,翻身上马,前往皇宫。

        刚刚皇宫的人来宣,召他进宫面圣。

        ps:感谢@雨中rain,感谢大大的每天19张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