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在线阅读 - 第6章 还真有人吃草

第6章 还真有人吃草

        封云天通过杀鸡儆猴的手段,在收容站内争取到了落脚之地,不用像其他溃兵那般像尸体一样躺在巷子里。

        咕咕叫的肚子也以手表作为代价,总算是消停了下来。

        这一切看上去似乎很不错,收容站的稳定生活即将开始,然而实际上并不是,这只是艰难生活的开始。

        以封云天多年战败溃逃到后方,接着又被整编送上战场的经验来看。

        中国远征军首次出击才刚刚落败,等国民政府处理完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让军方上峰重新下令集结整编,地方军阀再磨磨唧唧推诿一番。

        少说也得一个月以后,才会有人想起来这里还有一群溃兵,可以被他们拉去做炮灰充编制。

        在这段时间里,没人会管收容站的溃兵的死活,想活下去就得自己想办法。

        这生活环境,无疑是很艰难的。

        说来也好笑……

        在这期间没人管的溃兵们,到了重新整编的时候,却会反过来变成香饽饽。

        各方诸侯派来的征兵整编人员,都会想尽办法来诱惑溃兵们加入他们的部队,甚至还会出现多方整编人员为了抢溃兵,争的得面红耳赤打起来。

        究其原因,其实很简单。

        逃回来的溃兵都是实打实的老兵,比抓来的农民壮丁好使很多。

        香着呢!

        现在封云天面临的问题,和其他溃兵是一样的,必须在整编人员来之前,自己想办法活下去。

        “禅达城能吃的东西和钱,都藏在老百姓和乡绅的家里,要想弄到手,只有做小偷去偷这一条路,以我和阿龙的身手来说,想偷肯定没什么问题,可真要这么做…也太特么丢人了。”

        蛛网密布的破烂木窗外,点点闪烁的星星已经上班,阿龙也抱着他的宝贝苗刀酣然入睡,唯独封云天却难以入眠。

        他愁啊!

        先不说为了一个月该怎么活,就是明天该去哪里找吃的填饱肚子,都是一个毫无头绪的大问题。

        “系统任务倒是有一个,可是以我现在的情况,压根就不可能完成,即便假设能完成,奖励的天赋点和强化点,也没办法变成吃的东西填饱肚……诶?不对!”

        封云天想着想着,突然发现自己的逻辑有些许问题。

        “天赋点和强化点确实不能吃,可它们对应的天赋树和属性球,却能够赋予我特殊技能和强化身体,搞不好,枝节盘错各种天赋能力里面,有技能可以解决我当前的困境也不一定啊。”

        封云天越想越觉得可能,这也是能解他当前困境的唯一办法,于是立马默念呼唤出了系统。

        系统光幕非常简洁。

        左上角是封云天的个人头像,边上有个数字“1”,代表当前等级为一级,经验槽贴在头像框的左半边。

        头像外的其他部分,分为中上、左下、右下三个区域。

        中上区域是横着的任务框,里面显示着当前的任务。

        左下是呈一棵树形状的天赋树,每根延伸出去的树枝末梢都挂着一个技能,看上去就像大树的果实。

        右下是一个标注有生命、力量、反应等字眼的六边形球体。

        系统的默认初始等级为“1”级,无需升级就有一个可用的天赋点和强化点,而其中的天赋点就是关键。

        “天赋树分为三个系,每系都是以三个技能为一层,只有点亮了其中一个,才能点亮更上一层的技能,与LOL和魔兽世界的差不多,我就一个天赋点,必须精确的用在刀口上,该选哪一个好呢?”

        封云天思考的目光,在三系天赋的技能间不断徘徊,仔细斟酌该选哪一个。

        辅助系:追踪、易容、驯兽;

        战斗系:鹰眼、精准、强化火力;

        指挥系:情报学、密码学、地形分析。

        受天赋树的规则限制,三系其他层的技能都不可选择,只有第一层可用,也就是共有九个技能可选。

        “鹰眼”能延长100米视野;

        “精准”能增加100米有效射距;

        “强化火力”能提升武器装备50%的破坏杀伤率。

        战斗系第一层的这三个技能,每一个都非常的厉害,随便拿一个放到战场,妥妥的都是同级别骑脸碾压。

        可问题是……

        现在封云天并不需要杀敌,花园几十公里内也没有敌人,步枪打的再远再准,也解决不了肚子饿的问题。

        虽然很可惜,但战斗系只能Pass。

        能增加战斗力的战斗系统都没用,全是高级专业技能的指挥系就更不用说了,专业知识只能用在对应的地方,在这里学了等于就是个摆设。

        “辅助系是最后的希望,三个貌似都有可能用得上,可哪一个最合适呢?”

        因为没有具体的执行方案,只是感觉这三个技能都可能有用,封云天在追踪、易容和驯兽这三者之间,纠结了很久都没办法做出决定。

        “哎,算了,想的脑壳疼,不想了,明天到处去转转再说吧。”

        仅仅只有一个天赋点,点错了没有后悔的机会,封云天不敢贸然大意,决定第2天看具体情况再做决定。

        把强化点随意加在“反应”上之后,便闭上了眼睛睡去。

        第二天早上。

        天刚蒙蒙亮,封云天就醒了。

        并不是封云天习惯了早起,也不是被睡得早的阿龙叫醒过来的,而是硬生生的饿醒过来的。

        饿醒的感觉,是真的难受。

        “好怀恋老妈做的早饭啊,趁着清晨神清气爽的空气,来上一碗盖着嫩滑荷包蛋的面条,想想都流口水啊,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她们身体怎么样。”

        饿的人更容易伤感情怀,封云天坐在门外的石阶上,忍不住想起了这辈子和上辈子的母亲。

        有妈的孩子像块宝,在收容站这种地方尤为凸显。

        “王八盖子的,你怎么自己不吃,你就是欺负豆饼老实,你不是人呢,你那么大个人还欺负小孩子。”

        “没得事喽,吃草又吃不死人,要不是看豆饼饿的不行了,我才舍得给他吃,这些草我好不容易才弄来的,换其他人我才懒得搭理呢。”

        “不辣哥,你不要怪要麻哥,要麻哥他不是那样的人,他是照顾我才给我吃的,刚才的草还挺好吃的勒,水好多呢。”

        “哈哈,还是豆饼懂事,来来来,再试试这种,古有神农尝百草救人,今天咱们豆饼也能做神农咯。”

        ……

        正当封云天望天伤感之际,收容站大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随后便陆续走进来三个穿得破破烂烂的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