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在线阅读 - 第14章 又要打仗了

第14章 又要打仗了

        觅食小组的进一步壮大,让封云天的生活基本趋于稳定。

        组队进山打猎、回家该吃吃该喝喝、扎堆聚众侃大山,或者去城里溜达、然后继续组队进山打猎……

        每天循环往复的生活,纯粹就是为了活下去,没有任何对未来的期盼。

        在这种苍白的生活节奏下,年轻的时间开始了不讲武德。

        刷的一下!

        很快啊!

        20多天就过去了!

        在这段悄然过去的时间里,整个军事区的格调并没有变,依旧死气沉沉没有一丝生的气息。

        收容站大院的变化倒是很大,已经成了觅食小组的专属根据地。

        合不来的那些人,全都被赶走了。

        迷龙除外!

        这家伙在黑市上有门路,觅食小组需要的很多物资,都得由他去黑市找人,才能够换取回来。

        因此哪怕他没有加入进来,也能安逸的住在收容站大院里。

        而觅食小组也在这段时间里,从10人再次进行了扩张,加入了几名身体健全有劳动力的新人。

        其中比较突出的有两人。

        一个是名叫康火镰的山西人,远征军十七师运输营的准尉副排长。

        这家伙长的高高壮壮的很爷们,却有一个很奇葩的癖好,总是喜欢找人借东西,从香烟、纽扣、火柴到绣花针,他能找你从头借到脚。

        不管看到谁,不管认不认识,他都会凑上去借。

        你不借给他,他也不生气;找人借了一圈没借到,他也不懊火;顺利借到手,他也不会再还给你。

        似乎是为了满足心里的某种欲望,习惯性的找人借东西。

        康火镰这种找人借东西的癖好,像个粘人丫头一样没完没了的习惯,再加上他性格欺软怕硬,遇到豆饼这种被他挑到毛病,能斤斤计较说上大半天,遇到封云天和迷龙就笑脸相迎,和一个市井的小妇人一样。

        众人索性就给他取了个外号——

        康丫头!

        暗指他不像个爷们,和小娘们一样,

        起初康火镰很不愿意,可经过一番努力争取之后,也就从康丫头变成了康丫,他也就只能默认接受了。

        另一个比较突出的是河南人崔勇,远征军川军团里面的重机枪手。

        与康火镰让所有人厌烦不同,崔勇得到了有所有的认可。

        崔勇玩重机枪的身体很结实,标志性的秃头和满脸的络腮胡,让他看上去像个很凶的屠夫。

        可实际上他和形象正好相反,是少见的为人本分,做事踏实肯干的溃[久久小说    www.99xsw.info]兵。

        像极了西游记中的沙和尚!

        觅食小队里各种人都有,唯独没有崔勇这种各项能力并不突出,却能让人信得过中坚力量型成员。

        因此,纵观觅食小组十几号人,封云天唯独对崔勇的很放心,印象也最深。

        最后住进收容站大院的人叫羊蛋子,唯一没有加入觅食小组的迷龙,似乎也要逐渐他自己的队伍,于是将这个瘦弱的二等兵收为了小弟。

        从羊蛋子成为迷龙的小弟,至今已经过去了七天,再没有新的溃兵来报道。

        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一般的人可能并没有感觉,可对于打过多次败仗的老兵,诸如封云天、蛇屁股和孟烦了来说,却能预感到其中的不对劲。

        果不其然!

        今天上午出门埋尸体的郝兽医,过来收容站一起吃中饭的时候,脸色和出门前有了很大变化。

        “大家都静一下,我和大家说个事。”

        郝兽医走进四合院厅屋,面色凝重的向众人摆手,不过众人并没有在意,心思都在猪骨头炖萝卜配粗粮粥的中饭上。

        老油子不辣更是端起碗,笑嘻嘻的站到厅屋中间。

        “又到一天的精彩时间咯,昨天给你们唱了个刘海砍樵,今天我再给你们表演一个绝活,鼻子喝汤,大家想不想看,想看就给我鼓掌。”

        “哈哈哈……”

        众人被逗得哈哈大笑,鼓掌声此起彼伏很是热情。

        不辣的活宝属性,深得众人喜欢。

        封云天也喜欢看不辣逗宝,尤其喜欢听他的刘海砍樵,这是湖南的花鼓戏名曲,每次听到都能让他暂时告别战争的残酷,仿佛重新回到了家乡,回到了母亲轻声叫他云宝的日子。

        可今天情况不同,封云天看出了郝兽医的异样,于是站起来喊道:“不辣,你别再逗吧了,兽医应该有大事早说。”

        “能有麼之大事喽,还不是吃了睡,睡了吃。”

        不辣吐槽了一句,倒也听封云天的,没有再表演他的鼻子喝汤,端着碗重新做回的草垫子上。

        表演的人都下去了,其它起哄的人也就不再闹腾,厅屋回到了短暂的平静。

        “咱们就要被整编了,而且可能用不了多久,应该就在最近。”

        郝兽医这话一出来,所有人的脑袋里都嗡的一下,被惊得思绪断了线,一时之间没有任何人说话。

        厅屋里变得格外安静。

        只剩下中间火柴燃烧时,噼里啪啦迸发的声音。

        足足过了十来秒后!

        “扯暖弹,我才不信勒。”

        不辣陡然蹦出的这句长沙话,打破了厅屋的平静,惊愕呆住的众人回过神来,想着确实不可能纷纷笑了起来。

        封云天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等着郝兽医接着说后续。

        坐在封云天不远处的小太爷,同样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笑,神色非常复杂,似乎在做某种艰难抉择。

        “我说的是真的。”

        郝兽医老板装了一碗粥,然后在粥里又倒了点骨头萝卜汤,喝了一口接着说道:“我毕竟是这里唯一的军医,我的消息比你们要更灵活些。”

        “咦~是兽医!!”

        至今为止还没治好肩膀上那块溃疡的蛇屁股,率先表达对军医的不认同,随后引发起了众人的一片嘘声。

        “讲正经事呢,别说口水话。”

        郝兽医无奈的瞪了一下蛇屁股,接着刚才说道:“刚才我那边来了个军官,找我调查解了咱们这地方,所有还活着的溃兵们的健康情况。

        他还说了,他过两天还会来,说是很快又要打仗了,我估摸着吧,应该是要把我们整编了。”

        “又要打仗了?”

        这个劲爆消息一出来,轰的一下,把所有人都炸懵了。

        这次是真的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