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在线阅读 - 第15章 黑脸团长来了(求推荐票,谢谢。)

第15章 黑脸团长来了(求推荐票,谢谢。)

        郝兽医说的很认真,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这代表着没人管死活的溃兵们,真的又要去打仗了。

        而且以目前的局势不难分析,去打仗的地方还是缅甸。

        去,还是不去。

        这个问题有点难已抉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一时间没有人表态,只有几个人在旁敲侧击的吐槽。

        蛇屁股说:“兽医肯定是想多了,我们上次败的这么惨,这次肯定会装备精良的派嫡系中央军过去,哪里会看得上我们这些后娘养的。”

        要麻说:“跑到印杜去的那些龟儿子,才是远征军的主力,有英国人和美国人出钱出枪,哪用得着我们再去凑热闹哦。”

        郝兽医分析道:“军官为啥子来这里调查溃兵们?肯定是那边打的太厉害,伤亡惨重兵都不够用哩,有装备也没人用,只能找我们去扩充病员咯,明白不?”

        ……

        众人围绕这话题你一言我一语讨论,气氛也随之越发的压抑。

        小太爷一直没有说话,眼中的神色倒是不停的在变化着,也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封云天算是所有人里最乐观的,因为他死掉的心已经复活了。

        如果是一个月前,也就是第一次远征军作战惨败彻底失去希望之时,遇到现在这种再次参加作战的情况,封云天肯定会想办法逃避被整编。

        那时候的封云天,已经彻底对于国军失去了希望,只想安稳的苟活到新中国。

        但是现在不同了,封云天有了强大的系统帮忙,战场生存几率大幅度提高,并不担心被再次整编去作战。

        更何况真的去了缅甸,还能顺便完成系统给的任务,何乐而不为。

        如果没被整编不用去打仗,封云天也能够欣然接受,毕竟他的最终目的很干脆,就是尽最大努力活到新中国。

        整编与不整编都可以,封云天自然是心理负担最轻。

        至于为什么不做一个逃兵,找个犄角旮旯的地方躲起来,直接等到新中国成立,还要继续待在军队里面。

        原因很简单!

        作为一名军人却从未赢过,哪怕嘴上说的再不在乎,试问哪个的内心深处,不想赢一场漂漂亮亮的大胜仗。

        这就是一场拿命做筹码的福利彩,尽管希望渺茫但总有人去买。

        尤其是封云天这种不服输的人!

        就在众人要么东扯西扯,要么漠然的三缄其口,避免扯到难受的最终抉择时,全场唯一没有打过仗的阿译,这时却成为了第一个表态的人。

        “我要去!”

        阿译眼角带着泪花,语中带着呜咽,但说的非常坚定。

        “我要去!我要带着军队,从缅甸一直打到上海去,我要证明我是一个军人,我要为家父报仇……”

        说着阿译已然泣不成声,后面的话也化为了哀伤的眼泪。

        不辣、要麻、崔勇等在场的人,虽然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可是阿译的变态,却悄然的拨动了他们心中那一根,已经放下许久铺满了灰尘的弦。

        这根弦名为——

        希望!

        ……

        众人各怀心事离场,原本热热闹闹的厅屋里面,瞬间只剩下两个人,封云天走到孟烦了身边坐下。

        “烦啦,我见你一直都没说话,你怎么看待整编?”

        封云天期待孟烦了的选择。

        “嘿,我还能怎么的,一个瘸子而已,你没听兽医说要健康报告吗?我就算想去别人也会嫌弃哦。”

        孟烦了这话虽然没有直接表达,但封云天却听出了他话音中的意思。

        孟烦了已经做了选择!

        不管是为了治疗那条病腿,还是心中那份潜藏深处的希望,封云天都决定帮孟烦了一把。

        “我是不是需要磺胺?”

        “你怎么知道?”

        封云天突然这么问,让孟烦了很诧异。

        “哈哈~”

        封云天咧嘴笑了笑,说道:“我昨天路过医务站的时候,偶然听到兽医让你去找祁麻子买磺胺,你得腿应该很需要,最少在加入到远征军之前,这个你拿着吧。”

        话毕,封云天掏出2块半开,放进了孟烦了的衣兜里。

        这是封云天这大半个月以来,将打猎收获的猎物满足觅食小队之余,剩下的猎物变卖后的仅有资产。

        “你这是什么意思?”

        孟烦了第一反应是要掏出来,重新还给封云天,可惜手背被封云天按住了,压根就动不了。

        “大家都是爷们,别磨磨唧唧,以后有钱了记得还我,连着利息一起哦。”

        封云天拍了拍孟烦了的肩膀,特意在利息两个字上面加重语调,随后便起身离开了厅屋。

        “还要利息,你可真不够朋友,到时候我一定双倍还你。”

        孟烦了嘴上说着吐槽的话,看向封云天的眼睛里,却闪起了星星点点的光,封锁的心就此裂开了一条缝隙。

        封云天真的是要利息吗?

        孟烦了比谁都清楚,并不是,这只是为了顾全他的面子,特意找了个借口,为他所摆下的台阶。

        男人之间的感情,有时候就这么纯粹。

        而这份情……

        孟烦了记在了心里!

        第二天!

        远征军要第二次进攻缅甸,收容站的贵宾即将被整编,这个消息如一股大风,迅速吹遍了军事区每个角落。

        孟烦了有了自己的选择,开始从早到晚纠缠郝兽医,给他开一份健康证明。

        觅食小组里的所有成员,似乎也都做出了他们的选择,连打猎都顾不上了,整天都待在收容站大院子里。

        封云天很清楚他们在等什么,因为他也在等一样的东西。

        第三天!

        所有人都在等的东西,意料之中的终于出现了。

        两辆架着m2式勃朗宁大口径重机枪的敞篷威利斯mb军用吉普车牵头,带着一大队清一色美式装备的士兵,径直穿过军事区的大门,直奔收容站而去。

        一路上的溃兵纷纷起身,站在路边目送车队离去。

        车队很快来到收容站门外。

        后车上立马跳下了两名衣冠整洁、英姿飒爽的军官,左边的军官从车上提起一把捷克式轻机枪,右边的军官脖子上挂着一把斯登冲锋枪。

        两人手持武器大步向前,站在了头车吉的左右两侧,等待黑着脸坐在副座上的上校团长,向他们下达任务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