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在线阅读 - 第51章 一刀到心

第51章 一刀到心

        脚步声一步步接近,越走越近,最终停在了门外。

        随着门缝间透过来的火花,被门外的身影给挡住,这下不仅封云天面色凝重,屋内的一众俘虏更是神色大变。

        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

        还以为又要像前两天一样,一到深夜无聊之时,就会有小鬼子进来,随机挑几个俘虏拉出去。

        当成人肉靶子拿来练习枪法,逗乐子消磨午夜时间。

        两天前还有10多名俘虏,现在被玩的就剩下7个了,直接就少了一半,俘虏们哪能不害怕。

        屋内的人紧张到呼吸停止,门外的人开始了动作。

        “吱嘎~吱嘎~”

        房门被推动了两下,没有推开。

        封云天紧握手中的30式刺刀,目光死死盯住锁住的门栓。

        事件来的太突然,封云天没法,只能被动等待,万一门外小鬼子强行进来,期待能将他一击毙命。

        “喂,里面的滚蛋,你不去你的哨岗上好好呆着,偷偷跑到这间房里来干嘛,我可警告你,那两个女人对本田大佐很重要,我们需要让她们安全送抵达,你偷看就算了,如果敢乱来……”

        门外小鬼子语气很不爽,最后甚至还用上了恶语威胁。

        眼下属于意外突发事件,并不在开始的计划中,没有事先制定好的应对方案,封云天要想度过此次危机,就只能靠他的临场应变能力。

        好在门外的小鬼子没有强行进来,只是在外面喊话威胁。

        而他说的这一番话,意外做了贡献,让原本毫无头绪的封云天,有了可以借鉴的参考信息。

        只要分析出可用的信息,就有可能化解眼前这一次危机。

        封云天大脑开始疯狂运转!

        首先一点封云天很肯定,他的伪装还算成功,真实身份并没有暴露,否则门外小鬼子早就发出警报,叫一大堆小鬼子把这间房给包围起来了。

        其次就是门外的小鬼子,说话语气非常的不爽,而且特意提到了偷窥,以及拉出本田大佐来做威胁。

        再加上没有直接喊名字,只是用“喂”来称呼可以得知。

        门外小鬼子和这里的很多人不熟,八成是今晚才到的押运队的成员,否则就这营地的10来人,天天吃住都在一起,不可能不知道彼此的名字。

        他今晚的工作职务,应该是移动岗,

        东哨的位置卡了视野,只有需要走过去的移动哨,才能发现东哨的偷窥行为。

        他把封云天当成了东哨哨兵,很可能是看着封云天,一路走进中间这间房子的,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快,封云天前脚进来他后脚就来了。

        押运队的职责是押运俘虏,和这个临时据点的日军不熟悉,东哨小鬼子偷窥两个重要俘虏就算了,竟然还放弃岗位,偷偷摸到了房间里面。

        门外小鬼子担心自己的任务被搞砸,语气态度很差就可以理解了。

        最后还有一点!

        两个洋妞的房间门圈了起来,从前门进去要么有钥匙,要么就只能强行破开。

        封云天走进中间关男人的房间,门外小鬼子依旧说出了威胁之语,这不免让封云天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那就是从中间的这间房,也有办法去到左右两边的房间里。

        至于这个猜测是不是真的,封云天现在没办法去验证,在找到那个暗门之前,他必须想一个够隐秘的办法,先把门外的小鬼子搞定才行。

        “既然他和东哨不熟,那只要我也说日语的话,岂不是能蒙骗过关?”

        封云天抓住这个分析出来的重点,快速思考了片刻之后,有了一个胆大包天,但效果最好的想法。

        这个想法就是说日语假装东哨,将门外的小鬼子骗进来干掉。

        事不宜迟,想到就干。

        “偷窥?混蛋,你这是污蔑,我可是为天皇效忠的帝国军人,怎么可能做这种下三滥的事。”

        封云天假装气急败坏,为证清白主动侧身打开门,指着角落里用日语解释道:“我刚才听到屋内有异动,特意进来查看,结果确实有问题,你看那边……”

        “这些该死的支那人想跑?”

        门外的小鬼子一听这话就急了,可房间里面的光线很差,让他看不到封云天手指方向有什么异常。

        也就是这份情急担忧,加上日语也有很多不同的腔调。

        门外的小鬼子并没有注意到,封云天那发音虽然很准确,但是说起来并不是很流利的日语。

        甚至压根就没有想到过,屋内这个说日语的哨兵,已经不是日本人的问题。

        就这么毫无戒备的走进了门内,并顺着封云天手指的方向,往房间的右边的角落里看去。

        过了两秒钟!

        “咦?”

        角落里有什么还没看清,进门的小鬼子先闻到了很熟悉的味道,使劲嗅了嗅鼻子总算分辨出来了——

        只有冒热气的血,才会散发的铁腥味!

        大晚上营地里不可能有热的血,小鬼子意识到了不对劲,训练有素的军事本能,让他第一时间就去摸背在肩头的步枪。

        可还没等他摸到枪……

        一柄沾着血液还没有干的刺刀,散发着猩红阴冷的光芒,从右侧腋下绕到胸前,刀尖刺破肚皮。

        在猛力推动下斜着往上一通到底,只留下了一个刀柄在外面。

        锋利的刀尖一路过关斩将,刺穿腹腔内的胰脏、大肠、胸腔隔膜、肺部等,最终停在了左侧胸部的要害心脏内。

        这还不算完!

        停下来的刺刀再次180度体内旋转,发出让人听了毛骨悚然的摩擦声,彻底破坏痔疮的内脏。

        小鬼子头脑是清醒的,他能感受到一个冰凉的东西,从腹部直达胸部。

        他有心想要挣扎,可身体不听使唤。

        他疼得想大喊救命,可内脏破裂后的冒出来的大量血液,已经堵住了他的喉咙,再怎么努力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只有一口一口的温热血液,从嘴里喷涌了出来。

        “咕噜……咕噜……”

        短短两三秒钟时间,流出来的血便将胸前衣服彻底染透。

        上一秒还在和人说话的日军,下一秒却一言不发从背后偷袭自己人,杀了人还一脸笑容的露出白牙。

        “这是啥情况?”

        房间里的俘虏全都看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