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闭关千年,瑶池女友请我出山在线阅读 - 后记2

后记2

        第六峰。

        敖龙雨抱着蛋儿子,跟着江澜一路往河道里面走去。

        这里是晨曦仙子的住处,妙月师叔今天在这边,他们顺道过来。

        第六峰晨曦仙子,本就不管第六峰一切事宜,所以陨落之后,有没有峰主并非大事。

        峰主元神修为回来,也不算什么。

        但大家都知道,给几位重新走出的峰主一些时间,很快就能重回巅峰。

        千年或许就能靠近大罗。

        他们的路一帆风顺,没有瓶颈,也不需要再重新悟道。

        苦修即可。

        “妙月师伯跟晨曦师伯,是不是跟植物蛋一样,躲起来千年就能成就大罗?”路上敖龙雨开口询问道。

        “不太能。”江澜略作思考,回答道:

        “植物蛋是因为有圣人的感悟,它天生比大罗具备优势,千年可成大罗。

        妙月师叔她们虽然是大罗,可并没有它那么完善的感悟以及各种多余的辅助。

        需要一千多年吧。”

        “那蛋儿子呢?”敖龙雨把蛋提了提道:

        “放里面一千年,出来不说大罗,先天仙灵总可以吧?”

        哗啦!

        蛋在不停的闪烁,好像对于把他放里面一千年表示不满。

        “蛋儿子肯定是个女孩子,说他两句就各种不乐意。”敖龙雨咚咚敲了两下蛋壳。

        这时敲的地方亮起了光,好像是手在试着触碰外面娘亲的手。

        敖龙雨瞬间笑了起来,又特备喜欢蛋儿子。

        江澜只是看着,安心在前面带路。

        他养蛋经验颇为丰富,这次不至于养一千年。

        少顷。

        他们来到了竹屋前,妙月仙子在跟晨曦仙子说着什么。

        晨曦仙子不太乐意。

        “我还没成仙,你就这样折腾我?万物星辰之光,哪那么容易引下来?”晨曦仙子颇为无奈。

        “师姐还未成仙,所以我会请竹清师妹全程跟着照料。”妙月仙子眯着眼睛笑道。

        晨曦仙子:“......”

        “额,有客人来了。”找不到拒绝的借口,她就只能换一个话题。

        “见过两位师叔。”

        “见过两位师伯。”

        江澜跟敖龙雨低头恭敬问好。

        “原来我还只是师叔,得不到认同。”座椅上妙月仙子托着腮眯着眼睛,颇有兴致的看着江澜跟敖龙雨。

        “师娘。”江澜低头改了口。

        噗嗤~

        妙月仙子笑了出声。

        晨曦仙子无奈摇头,似乎习惯了妙月这样。

        江澜:“......”

        多个师娘,也不见得是好事,所幸师父师娘年纪都一把了,他也不用操心别的。

        让他们养老即可。

        “小雨过来,让我们看看你的蛋儿子。”妙月仙子招了招手道。

        蛋儿子被放在桌面上,几人一人戳两下。

        蛋中光芒也会跟着反应,有人陪他玩,似乎也很开心。

        江澜拿着木剑,心想自己也经常陪他玩,不见他这么开心。

        只是每天都会下意识给木剑施加斩龙真意。

        “师娘是要布阵吗?”江澜过来询问道。

        “这个,你看一下。”妙月仙子丢给江澜一张图纸。

        仔细看了下,是一方大阵,阵法能够沟通天地,若有星光可引下星空。

        “师娘要把婚礼放在夜晚?”江澜问道。

        刚刚过来听到要晨曦师叔引下万物星辰之光。

        “嗯,晚上来。”妙月仙子点头道:

        “阵法有难度吗?”

        “要花几天时间。”江澜回答道。

        阵法也不是很难,就是繁琐了些。

        他只用布阵实力即可,其他倒也不用添加。

        夜晚成婚,确实不错。

        “我会全力布置好阵法,可晨曦师叔实力还未恢复,引下万物星辰之光,能做到吗?”江澜转头看向晨曦仙子。

        “我不是仙了,你们就看不起我?”晨曦仙子没好气道。

        敖龙雨恍然大悟,现在她好像比两位师伯都要强。

        江澜低头不敢这么认为。

        “你们给这颗蛋取好名字了没有?”晨曦仙子突然问道。

        “江狗蛋。”江澜指了指敖龙雨道:

        “师姐给取的名字。”

        哗哗!

        光芒四处闪烁。

        好像在地上打滚,闹不同意。

        “真是亲娘。”妙月仙子笑出声,然后道:

        “不过这名字不好,要换一个。”

        “叫江铁柱?”敖龙雨试着问道。

        江澜:“......”

        也行吧。

        妙月仙子:“......”

        晨曦仙子:“......”

        蛋儿子已经哭了。

        “还是应该从长计议,等生出来再说,狗蛋铁柱这种名字就先放放。”妙月仙子说道。

        “嗯,等出来了,再来我这,我帮你们算一下。

        那时候我差不多也恢复到全盛期了。”晨曦仙子说道。

        江澜:“.......”

        总感觉师叔在说蛋儿子要一千年才会出来。

        “两位师伯,我想问问,提亲要怎么提。”敖龙雨突然问道。

        这让妙月跟晨曦颇为意外。

        当听到敖龙雨要去大地麒麟族提亲时,她们震惊了,真的是敢想。

        但是...

        好像真的能成。

        一时间她们很想看看,龙族跟大地麒麟族是什么表情。

        有人敢拒绝吗?

        最后江澜跟敖龙雨离开第六峰,往旧酒客栈而去。

        需要跟客栈少年订酒,顺便带蛋儿子出去见见其他人,出来也不至于陌生。

        “提亲只要随便提一下,同意了就谈聘礼?”快到客栈时敖龙雨问道。

        在第六峰,妙月跟晨曦两位前辈就是这么说的。

        敖龙雨觉得有些简单了。

        “应该吧。”江澜抱着蛋儿子回答。

        他心里想着,这条龙不是挺狂妄的?这种事都提出来了,还要什么流程?

        正常来说,八太子跟焰惜云,都不能跨种族成婚。

        可师姐觉得他们适合,天造地设的一对,要强点鸳鸯谱。

        既然是强点,还在意流程干嘛?

        具体留给两族自己商议就好,他们会达成最后目的吧。

        大概吧。

        或许他们会选择迂回法,让小雨回心转意。

        两族都不想损失重要人选,以及重要血脉。

        少顷。

        两人来到旧酒客栈,客栈一如既往的冷清。

        昆仑死伤无数,虽然有昆仑墟填充,可距离昆仑全盛期人员,还有不少距离。

        毕竟昆仑墟每年走出的人并不多。

        “大哥哥,大姐姐?”少年从后院出来第一时间道:

        “是来订酒的?这些时日已经准备差不多了,够婚礼用。”

        “对了,你跟红雅的婚礼没办吗?”敖龙雨好奇的问道。

        “要等他爷爷出来。”柜台中红雅开口道。

        她对这个未曾在意,没有普通人的期待。

        言语间,她把目光放在江澜抱着的蛋上。

        “植物蛋在你们这里,我把蛋儿子放在它边上,或许有共同语言。”敖龙雨笑着接过蛋儿子,然后放在柜台上。

        在植物蛋花盆边上。

        花盆中的幽夜花摇动了两下。

        似乎在打招呼。

        红雅来到蛋边上,动手碰了碰,非常小心,生怕碰坏。

        蛋。

        他们一族也是蛋。

        不知道未来有一天,她会不会生出一颗蛋。

        哗!

        光在闪烁,似乎也在跟人打招呼。

        红雅有些欣喜。

        “敖满不在吗?”敖龙雨问道。

        “应该就快过来了,他要借我这里卖野味。”客栈少年顿了下又道:

        “对了,大哥哥要怎样的酒,跟我去后院看看。”

        等江澜跟敖龙雨前往后院,幽夜花跟植物蛋就在内部空间交流了起来。

        “蛋哥,小主人也是个蛋,他会不会跟我们一样躲着不出去?”幽夜花好奇的问。

        “肯定不会,区区一个龙蛋,跟我没得比,我在等新的黄金时代,到时候我要成为时代主角,一举成圣。

        现在想默默发展,准备好成圣必要条件。”植物蛋傲气凛然。

        “小主人出生会不会成为时代主角?”幽夜花好奇。

        “不知道,他的壳其实不是龙壳,上面有主人的力量,在里面待久了,天生仙灵应该是可以的。

        其他就不知道了,安全起见避开小主人的时代,我们继续在壳里待着。”植物蛋丝毫不担心。

        “那小主人要是一直不出来呢?”幽夜花问。

        “区区一颗龙蛋,能有我待得久?”植物蛋雄心壮志,从不畏惧龙蛋。

        哗啦,哗啦!

        红雅发现江澜的蛋儿子不知为何一闪一闪的,挺有意思的。

        “蛋哥,小主人不会听到我们说什么了吧?他不会是不服气吧?”幽夜花有些担忧。

        “不,不至于吧?”植物蛋底气不足。

        这时龙蛋闪烁的更快,似乎很不服。

        植物蛋:“........”

        “蛋哥,我们是不是闯祸了?”幽夜花声音颤抖。

        万一小主人跟着它们不出去,那就是闯大祸了。

        “我们还是躲起来吧,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植物蛋立即封闭了周边一切,继续躲起来。

        等待适合它的时代破壳而出,踏着时代晋升成圣。

        片刻时间后,敖龙雨来到柜台前,看着蛋儿子有些奇怪。

        “好像还挺生气的,谁惹他了?”她有些不解的看着周边。

        “啊?”红雅一脸疑惑:

        “并未有人进来。”

        “难带是我没带着他,不开心了?”敖龙雨觉得是自己忽略了蛋儿子。

        随后把他抱起来。

        “等下再带来跟你玩。”说着她就往后院走去。

        还得去看酒的事。

        红雅微微点头,看着敖龙雨带走了龙蛋,一时间觉得有个蛋儿子也不错的样子。

        五天后。

        江澜准备好了阵法,好酒也已经定下。

        后续安心等待婚礼到来。

        不过婚礼前,会有不少人往昆仑而来。

        龙族便是其中一员,天羽凤族也是如此。

        而龙族来人,自然是冉净仙,敖师师,敖隶等人。

        他们最经常来昆仑,也恰巧活了下来。

        昆仑跟以往不同,这里有不少龙族,甚至也有曾经大罗级别的龙族。

        他们过来也是为了看望这些人。

        “不回去吗?”冉净仙子坐在客栈,看着敖野问道。

        敖野修为不是那么高,但是身份地位不差。

        “再恢复恢复。”敖野左右看了看说道。

        随后冉净仙子看向一边的八太子,八太子低着头显得乖巧。

        刚刚在用天刀切野味,被母后抓了个正着。

        他不知道母后会这么早过来,就...

        疏于防范,敖野叔也不提醒他,导致他遭殃。

        所幸,当初他只是临时被带回去,现在还在昆仑当人质。

        母后想让他回去,不太容易。

        “生意好吗?”冉净仙子问了句。

        八太子一时间更慌张了。

        只能低头不语。

        “天色不早了,昆仑给我们安排了住处,你去休息几天吧,中途就不用出来了。”冉净仙子平静却带着威严。

        无法拒绝。

        八太子:“......”

        被关禁闭了。

        最后点头应下。

        处理完八太子的事,冉净仙子才转身离开。

        客栈老板不在,她在这里也更加从容。

        当然,谁都知道客栈少年是谁,也知道他背后还站着其他人,想在这里放肆,代价也很严重。

        不管是当今天道,还是大荒世界第一圣人,都跟这个客栈有莫大关系。

        更别说客栈少年拥有创始元灵的机缘。

        客栈老板在与不在,影响不大。

        或许也是这个原因,才导致客栈老板迟迟不肯走出昆仑墟。

        离开旧酒客栈。

        冉净仙子便回到了住处。

        所有前来参加婚礼的,都被安排在第一峰。

        “八太子越来越过分了,不管管吗?”敖师师问道。

        八太子确实非常过分,拿着天刀,拿着龙族名誉乱来。

        “怎么管?”冉净仙子叹息一声,道:

        “昆仑不是四溟之海,敖满来了,再想回去就难了。”

        昆仑当初是吸血鬼,现在也是吸血鬼,到手的肥羊如何会放掉?

        “或者收回他的天刀?”冉净仙子看向敖师师。

        “别。”敖师师立即摇头。

        八太子的功绩有目共睹,不可能收走他手中的天刀。

        那简直是让整个龙族不满。

        所有人都知道,天刀属于八太子,八太子挥动天刀带领他们杀敌。

        根深蒂固。

        冉净仙子除了关禁闭,确实也没有其他办法惩罚八太子。

        只是她们还在头疼时,却突然收到了一条通报。

        是瑶池神女跟第九峰弟子江澜前来拜会。

        一时间冉净仙子跟敖师师错愕。

        尤其是敖师师,她有些担忧道:

        “他们怎么来了?是来看你的吗?”

        冉净仙子摇头,只能选择会面。

        整个大荒,谁能挡住这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