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最强退伍兵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四章绘画教学

第四百五十四章绘画教学

        黄雪的老公,郑伊娜的老爸,就像上前和张梁理论一番。

        黄雪自然知道自己老公的脾气,爱女成痴的人,怎么能容忍别人说自己闺女不好。

        不动声色的上前一步,当在了老公前面,偷偷瞪了他一眼,警告他别乱说话。

        “是,师傅!我知道了!”郑伊娜倒是很乖巧的点头应是。

        经过张梁笑着点评,她也感觉到了自己的缺点。

        “好了,你先站在一片,看妈妈和师傅是怎么画的!”黄雪警告完老公,上前拍拍闺女的头。

        黄雪画的也是桃花山的风景,同样有桃树,有鸡,不过黄雪莹布局更加宏大觅食的小鸡只是画中的一景。

        更多的展现的是桃树的粗狂苍劲。

        布满裂痕的桃树上,滴落几滴桃脂,稀疏的枝叶上,藏着颗颗硕大的桃子。

        画完之后,黄雪接着在上面写了两行小字。

        岁月有痕,母爱无疆。

        桃树已经苍老,满身伤痕,可是依然孕育出硕大甘甜的桃子。

        “好!好一个岁月有痕,母爱无疆。

        黄姐以景抒情,把母爱无疆表现的淋漓尽致。”张梁击掌叫好。

        对于外人,张梁自然是不吝赞赏。

        何况黄雪画的确实是好,对得起宗师之徒的名号。

        “梁子老弟,该你了!”黄雪欣赏了一下自己的画作,把笔放下,笑着对张梁说道。

        “好!”

        张梁也被黄雪激起了绘画的兴趣。

        见猎心喜,想要展示一番。

        张梁画的和郑伊娜的画一模一样,不过意境却又大不相同。

        同样是桃树,张梁画的桃树,更加厚重,粗壮的桃树,慢慢都是岁月的厚重。

        站在枝头上的小鸡,神态悠闲的左顾右盼。

        反倒是地上的小鸡,充满了活泼,灵动的气息,让人一看就知道,这只小鸡明明已经吃饱了,却还在四处刨土,即是刨食,又是在玩耍。

        小鸡的意境正好和郑伊娜的反了过来,如此简单翻转,却让正副画作变的更加和谐,充满了自然气息。

        “梁子老弟,多谢!多谢!”黄雪冲张梁抱拳拱手道谢。

        郑伊娜看着张梁的画,陷入沉思。

        黄雪的老公则是一脸茫然的看着老婆,这姓张的不就是画了一副和女儿一样的画,你到什么谢?

        “看明白了吗?”

        “好像有点明白了。”

        “不要紧,画你可以拿回去慢慢看,咱们画画,一定要深入了解事物的本质,不能浮于表面。

        就像这小鸡,你认真观察了吗?

        站在树上的就是活泼灵动?

        你就是凭空想象出来的,认为上树的小孩都是调皮捣蛋的,那么喜欢上树的小鸡也是调皮的!

        这就是你对事物的本质不够了解,又急于表现,观察不够细致,才会犯的错误。

        鸡上树,是它们栖息的天性。

        农村散养的鸡,都是喜欢栖息在树上或者墙头上,你说这个时候的鸡是活泼还是悠闲?”张梁认真的教育着新收的徒弟。

        姓张的,你行了啊!

        教训人上瘾了?

        说两句得了,还没完没了了!

        黄雪的老公,心疼闺女被训,怒视着张梁。

        “谢谢师傅!”郑伊娜到没有因为被训不高兴,听到张梁把画送给她,高兴的像张梁道谢。

        完了,完了!

        闺女被姓张的迷住了心窍,被教训,还这么开心。

        我的心肝宝贝,我可是从来都不舍得训斥一句,甚至连大声说话都没有过。

        “黄姐,你太客气了!依娜是我的徒弟,教她是我的本分。”教育完徒弟,张梁又笑着回应黄雪的道谢。

        黄雪提议作画,未免没有较技的意思,张梁也清楚。

        可是他依然选择画和郑伊娜同意的画,从意境上来说,张梁输了,可是却又赢得了黄雪的感激。

        “梁子,你都送我闺女一副画了,怎么也得再送我一副画吧?

        不能厚此薄彼啊!”黄雪的脑回路很惊奇,跳跃的跨度有点大。

        刚刚感谢完张梁,转眼就追着张梁讨要字画。

        张梁的字画,现在是要到就是赚到。

        上次那幅《两个黄鹂鸣翠柳》已经有人慕名找到她,开价五百万,想要收藏。

        黄雪现在想的是,多收藏几副,以后留着给闺女当嫁妆。

        却没想,闺女都成了张梁的徒弟,以后会缺少画?

        “行!刚才黄姐唱了唐伯虎的桃花庵,那我就画一个桃花庵吧!”张梁想了想说道。

        现在张梁还没有成名的觉悟。

        画画从来不是他的主业,只是木匠的基本功,是爱好。

        “师傅,我给你研墨。”郑伊娜乖巧的上前帮着磨墨。

        难怪都说女儿是爸爸的贴身小棉袄。

        女孩子就是机灵乖巧懂事。

        张梁沉思片刻,持笔沾墨,开始挥毫。

        张梁的布局比黄雪更加宏大。

        远远的一座山,山不高,山上桃树林立,桃林中有一草庵隐约可见。

        一老农,枕锄倒卧在桃树下,仰面朝天,手里握着一只酒葫芦。

        夕阳西下,老农却依然自得的饮酒,卧看桃花纷飞,对于时光的流逝,毫不在意。

        画完之后,张梁换了一支毛笔,在留白处,挥笔写下唐伯虎的桃花庵诗。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整幅画,把诗词里的意境展露无疑。

        画里画外,都透着一股子悠闲,自得其乐的韵味。

        “好,画好字也好!梁子老弟要是去书画界混,绝对称得上是书画双绝!”好半晌,黄雪才击掌叫好。

        郑伊娜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张梁,“师傅太厉害了!画的太好了!子写的也漂亮!”

        黄雪的老公妒忌的抓狂,自己的宝贝闺女都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他。

        ……

        “张梁老弟,我来了!这么热闹的事,怎么能够少了我!”晚上李苦就带着媳妇赶到了鸢都。

        也是仗着淄博距离鸢都近,一个小时的路程。

        “李大师到哪儿了?”

        “刚下高速,你们在哪?我去找你们!”

        “在家里,赶紧的,等你一块吃饭!”

        “好嘞,二十分钟准到!”李苦说着挂了电话。

        张梁的家和家具厂李苦都去过,知道路。

        “黄姐,李苦大师来了!马上就到!咱们下去等他们?”张梁挂了电话,对还在欣赏画作的黄雪说道。

        “小李子来的这么快?那行,咱们下去等他们去!

        老郑,你把这副画放到车里去!

        可不能让小李子看见,不然他又该缠着我要画了!”黄雪把张梁画的桃花庵收起来,交给老公保管。

        妒忌归妒忌,作为一名儒商,老郑的眼光还是有的。

        被老婆这么重视的书画作品,肯定很值钱。

        “老爸,师傅送我的这副画你也帮我收好,回头帮我裱起来,我也经常看!”郑伊娜也把张梁送她的画收好交给老郑。

        被老婆闺女委以重任的老郑,喜滋滋的拿着画,走路都轻快了许多。

        看看关键时刻,老婆闺女想到的还是我。

        “黄姐,你们先下去,我捉两只小鸡,晚上好下酒!”

        “师傅,小鸡那么可爱,能不能不杀他们啊?”

        “呵呵,小鸡养来就是杀了吃肉的!

        它们的命运就是被我们吃的!”张梁笑道。

        这徒弟,还真是可爱。

        十指不沾阳春水,黄雪两口子教育的太失败了。

        在我这,必须教育的会杀鸡,能宰羊。

        “娜娜,咱们先下山,等一会小鸡炖熟了,更可爱,不光可爱,还好吃!

        尤其是小鸡炖蘑菇!

        走了,咱们去车上把你二姥姥给的野生蘑菇拿点下来!”黄雪拉着闺女先下山。

        各种鸡现在已经混到了一起,张梁也不管是什么品种的鸡,捡个大的捉了两只,拎着下山。

        回到家里,把鸡交给老爸。

        杀鸡,收拾鸡,还是老爸和晓晓在行。

        “黄姐,晚上就住家里吧,我这客房很多。”

        “行,我也住一住这大宅院!”黄雪也不好张梁客气。

        张梁领着黄雪一家三口,来到前院,刚给他们安排好住的地方,李苦大师两口子到了。

        正好,张梁一块给李苦大师两口子也安排了一间客房。

        “黄姐,姐夫,李苦大师,嫂子,我们家的客房都是按照酒店的标准装修的!

        客房里的被褥也都是干净的,每次有了住了立马换洗,就算是没人住,也会定期换洗,晾晒!”张梁给他们解释着。

        生怕几个人担心卫生问题,谁知道他们有没有洁癖。

        “呵呵,梁子老弟,你黄姐没那么多讲究,我们出去采风,经常在老乡家里借宿!

        搞绘画的,讲究不起来。”黄雪爽朗的笑着。

        “我们两口子也一样,前些年,烧瓷器的时候,经常在瓷窑里和工人一块凑合着睡。

        有时候困了,随便找个角落,就能迷上一觉。”李苦也笑着说道。

        师傅,我也没有洁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