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龙族之重生源稚女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星与你消失之日

第二百四十七章 星与你消失之日

        悍马车在名神高速公路上疾驰,深夜的大雨滂沱,车灯撕破了无边无际的黑幕,车轮两侧溅起了一人高的水墙。

        源稚生开车,而樱依然是坐在副驾驶上,他们从大阪郊区驱车前往神户,此时源稚生拆掉了悍马车上的gps,将手机关机,辉夜姬现在也无法定位他们的位置。

        源稚生和樱像是消失在日本一样,这也引起了一些人的警觉。

        车灯短暂地照亮了“鹿取神社”的路牌,源稚生操控着悍马沿着一条不显眼的辅道驶离高速公路,拐上一条曲折的山道上,路面因为降雨而变得极其泥泞难行。

        好在悍马车有着顶级的越野能力,毫不费力地驶过弯道和涨水的山溪。

        越往山里开,道路就越来越狭窄,路面上随处可见各种各样的碎石,可以看得出这里年久失修,很久没有车辆经过这里。

        “前面的神社居然已经破败成这样了。”

        “原本神社的经营状况就不好,游客一年比一年少,主持神社的宫司在我离开后的第二年就去世了,没找到合适的人继承神社,神社就没落了,镇子上的人也逐渐走了。”源稚生说,“后来一场地震把老房子全部震塌,政府在神户南面提供了安置房,剩余的人就搬到哪里去了。”

        “少主你一直都关注这个镇子吗?”樱看着源稚生。

        “是的,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源稚生声音很轻,“我把很多东西都埋在了这里。”

        悍马在一条白浪滔滔的河边停下,这也是一条山溪,但是因为降水的缘故,这里的山溪变成了大河,河里满是从山上冲下来的树木。

        “摸过去吧。”源稚生将悍马熄火,从车里拿把伞丢给樱。

        两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穿过一条正在涨水的山溪无疑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但源稚生非但没有担心,反而还一脸着急,樱便跟在源稚生的身边,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涉水。

        穿越已经变色的鸟居,他们终于抵达了那座寂静的山中小镇,树木杂草恣意生长,在地震中倒塌的建筑像是平躺在战场上的巨人骸骨。

        “少主是想起什么了?”

        樱能明显感觉到源稚生赶到情绪在变化,他抵达了这里,脚步愈发的匆忙,好像着急地证明什么东西。

        “一些往事和故人。”源稚生冷着脸。

        “故人?”

        樱很好奇源稚生说的故人是谁。

        源稚生这一次没有对樱隐瞒,反而打开自己的钱包,从钱包的夹层里面取出了一张已经老旧泛黄的照片。

        虽然照片的年代已经久远,但依然可以看到两个男孩穿着洁白的“狩衣”,头上戴着漆黑的帽子,俨然一副神职人员的形象。

        “这位是?”樱惊讶地张嘴,照片上的两个人居然如此相像。

        “我的弟弟,源稚女。”源稚生加快脚步。

        “你的...弟弟?”樱愈发觉得不可思议,源稚生点头,将照片好好地收好,樱追问道:“为什么之前从来没见少主提起过。”

        “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的弟弟死了,不然他绝对是这里钦定的下一任宫司,他学什么都很快的,各种舞蹈神乐他看一遍就能记住,他跳舞唱歌都很好,他在这里,这里的神社就不会凋敝的那么快,只是他死了。”

        源稚生都没注意到自己连说两次“他死了。”

        他没法忘记这个人,源稚生一生的羁绊,也是源稚生最严重的的心伤。

        他依然能记得弟弟死的那天也是一个夜晚,他靠近源稚女,源稚女脸上洋溢的欣喜,他很高兴地伸出手拥抱自己,嘴里喊着,“哥哥,你回来了!”

        然而源稚生将一把刀子送入了他的心脏...

        这些记忆困扰了源稚生太长太长的时间,源稚生忘不掉,他只能让自己不去回忆这个事情,可每次回忆起来,源稚生都心疼到难以呼吸。

        那是他哭的最难受的一晚。

        如果时间倒退到那晚,源稚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敢下手。

        他愿意用自己一生去追求正义,愿意用自己的全部生命来为源稚女赎罪,如果源稚女活下来的话。

        不过,这想来也是相当讽刺的事情,放过最凶恶的鬼,嘴里和心里却念着所谓的正义,真是可笑到了极点。

        他和樱走在山里,沿着学校的大门向西走了一百二十步,然后向南走了三十五步,每走一步,源稚生的心跳的频率都在加速一点。

        在一片开阔地上,那边有一个松懈湿润的浮土,源稚生将蜘蛛切拔出,用刀撬开了浮土,大约半米过后,蜘蛛切碰到了坚硬的物体。

        源稚生一把跳入坑洞里,踩在泥巴上,把周围的泥土清理干净,里面露出了一个圆形的铁饼,那是一块井盖,源稚生看了看这个井盖。

        这里封锁的和他离开时一样,没有打开的痕迹。

        源稚生有点纳闷,难道自己猜错了。

        他有点不敢打开这个井盖,下面长眠着他心底的梦魇。

        “少主,你还好吧。”樱在上面担心道。

        源稚生在下面楞了很久没动静,可别被什么污秽的东西给干扰了精神。

        源稚生摇了摇头,他来到了这里,就已经决心打开这里一探究竟。

        他的蜘蛛切在空中斩出银月,锁链爆开断裂,源稚生大喝一声,将沉重的井盖掀开,井下一片漆黑,里面传来湿润腥臭的气味,源稚生拿出手电筒,灯光打在了里面。

        废弃的水晶不过四五米深的样子,水色漆黑,不知道这些死水沉淀了多少年,隐隐约约里面浮着血红的东西,好像是人形。

        源稚生深吸一口气,他的双眼散发出威严的金色的光芒,身后一轮日冕亮起,将周围所有区域点亮。

        天照命。

        此时的他,终于能看到井里的是什么,那是一间漂浮的白色狩衣,狩衣上被涂抹了红色的颜料,狩衣里包裹了一个稻草人。

        源稚生看到这里,威严的金色双眸淡去,在这个瞬间,他的心头涌现出太多的情绪了。

        “你真的回来了吗?”

        “少主,你没事吧。”

        “如果你回来了,你会去哪?”源稚生不顾樱的关心,自言自语。

        他回忆起最近的怪事,印象最深的就是在追杀樱井明那一段路上看到那个家伙,当时樱也在场。

        他还记得那个人对自己说的话。

        “你总是在纠结,在你纠结的时候,你就根本赢不了。”

        “你会后悔的。”

        ……

        “少主,你还好吗?”

        樱在上面大声地呼喊,他担心源稚生被什么事情刺激到,源稚生却一个跳跃从下面蹦了上来,他收敛了自己的光芒。

        “樱,你觉得上次劫持你的那个人实力如何?”

        “深不可测。”樱简单地评价。

        “我知道了,猛鬼众是吗,原来是你啊。”

        源稚生恍然大悟地笑了,难怪樱井小暮一直那么刻意保守,如果猛鬼众的领袖中有他,那事情的确算是彻底解开了。

        这么想来,猛鬼众里的确存在一种特殊的分歧,源稚女应该就是那个女孩口中所说的“龙王”。

        那另一位一直主张破坏的应该就是“王将”才对。

        看着源稚生如释重负的模样,樱无法理解源稚生的想法。

        “少主,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樱,注意最近活跃在东京都的猛鬼众,有消息你就直接和我联系,不用上报联络部,也不用理会乌鸦和夜叉那两神经病,总之就是不要告诉别人,特别是大家长,我不能确定他会不会做出偏激的事情。”

        “是,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