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开局被灭绝老尼追杀在线阅读 - 第356章 二谋入坑难逃贼船

第356章 二谋入坑难逃贼船

        第356章    二谋入坑难逃贼船

        距离此地不远,恰巧有一座独门小院,这是段枫在常山设下的一处别院。

        用来存储一些粮食和药材。

        同时段枫也曾打探过,所谓枪神童渊,也只能称得上是凡俗枪中好手,精通的武艺已经达到入道的地步,但却并非属于内家功夫一脉,二算是外功。

        他若是有意隐藏,外人可是很难发现他。

        不知为啥。

        田丰总觉得段枫这话,意有所指,还没来的急仔细思考,就浑浑噩噩跟着段枫来到一处小院。

        地方很整洁,但似乎也许久未曾回来居住。

        “道长,你该不会是想要推翻大汉朝,此举可非君子之道,何况我沮授可不信,当世谁人有这个能耐,推翻王朝。”

        “等会,沮授你说的这可是真的,这位道长是叛贼,但看着不像啊。”

        田丰被沮授吓到。

        段枫摆手,从茶柜里去处一云泥紫砂壶,取一些炒制的碧螺春,泡水沏茶,而后请两人落座。

        “来尝尝,这可是本尊制作的好茶,天下独一份,外人可没机会品味。”

        两人见段枫不答话,反而所问非所答,无奈之下,也只得同意。

        喝了一口茶。

        两人眼睛一亮,这种茶叶,大汉那时还未曾有引进法明,品到了甘甜的滋味,入口唇齿留香,精神一震。

        “醒醒,别在这里睡过去,只是品相稍微好一点的绿茶而已,至于你们刚刚的询问,本尊的确有这个想法,并且已经付诸行动。”

        “你们可知晓太平道?”

        段枫放下手中茶壶,继续给两人倒茶。

        田丰迟疑道:“你说的,是哪个什么大贤良师张角不成,他曾自称是太平道神使,曾在冀州颇有贤名,救治贫苦百姓,布施时也曾发展信徒,该不会?”

        沮授并不知道这情况,疑惑的看了看田丰,等他的后续。

        段枫点头道:“那张角且算是本尊的徒弟,他年轻时,曾得南华老仙传授太平道法,如今修炼有成,不忍见大汉百姓继续受苦,这才有了想要起义举事的想法。”

        “当然,太平道如今已聚集数十万信众,只要登高一呼,未必不能让这乱世换新颜。”

        “何况,本尊也有意看看,这天下若是不姓刘,会姓什么呢。”

        此言在正统学士面前,可谓大逆不道。

        田丰目瞪口呆看向段枫,好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他本来以为,段枫只不过是占山为王的匪盗出身。

        可自打知晓张角之名后,才发觉,大汉的半壁江山,不仅仅失去了人口,同样也失去了人心。

        沮授站起身,摇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阁下若想要造反,我劝你不要做这种不理智的行为,相识一场,沮授并不想告密,但也不想和你同流合污。”

        “历来造反者,除非是日子真的过不下去,这才要改天换地,想想秦国之乱,以至于汉高祖发迹,都带有特别的色彩,你们真以为本尊没有半点准备,就贸然行事吗。”

        段枫随手一挥。

        沮授像是被什么东西压制,猛然又坐下,想要反抗,却根本无力。

        皱眉狠狠瞪着段枫。

        可段枫是什么人,可称得上是盖世凶神,死在他手中的兵将,不计其数。

        也就是历练了几个副本世界,现在多少没那么冲动。

        否则沮授分分钟被催眠压制,人家也没法反抗不是。

        何况能成固然不错。

        就算成不了,段枫也不在乎,反正他此次来到这三国副本世界,就是来玩的。

        “安心听听再说,本尊历来都是以德服人!”

        田丰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一时间,别院里,非常安静。

        仿佛受不了这种气氛,沮授皱眉道:“段道长,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想拉两位上船,当然若是两位拒绝的话,也可以离开这里,不过本尊会洗掉两位对今日的记忆。”

        突然改变了想法。

        也是因为段枫懒得在用武力强迫。

        同时也解开对沮授的那种威慑。

        重新变得轻松,沮授反而没有走。

        “田丰兄,你觉得如何?”

        “冒昧问一句,段道长,可曾经从洛阳盗宝,恶心了那些宦官十常侍?”

        一言出。

        沮授很是吃惊。

        “这怎么可能,毕竟洛阳传来的消息说,有可能是十常侍中他们自己人做的,那地库门锁未坏,高于数千万大钱,却同时间不翼而飞,这除了是自己人盗取外,要嘛就是鬼怪作祟,和道长有什么关系。”

        田丰摇头,指了指段枫腰间挂着的酒葫芦。

        “你不要忘了,道长的酒水,源源不断从那一手可抓的酒葫芦里倾倒出来,甚至不算那些被喝掉的,还装了三个满满的酒坛,沮授你怎么解释这种现象?”

        沮授被噎住,话说不出来,随机看向段枫。

        “不错,这事是贫道做的,这些不义之财,本尊取走并无任何不妥,若非在意大汉运道,本尊甚至随时都能杀了那些阉党,不过此时大汉朝廷还不能乱,若是十常侍都死了,外戚势力必然会做大,到时候天下百姓就更苦了。”

        田丰想了想,点头道:“此言有理,道长果然能通鬼神,你不是说,想要带我去太平道吗,在下应了。”

        “田丰,你可要想好了,这样若是做不好,可是会遗臭万年的,三思后行啊!”

        段枫倒是忘了。

        这田丰虽然固执严肃,但却是最讨厌那些阉党,更不喜官场做派,本身就是带有那种作死的属性。

        他和沮授还不一样。

        他已经没了家人束缚,而沮授成婚,育有一子。

        至于是否要带田丰走。

        段枫还要考验一番,毕竟此事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错漏。

        “哈哈,这倒是容易,那便跟本尊走一趟吧。”

        “两位请!”

        田丰不明所以,沮授却进退两难。

        好在两人也不是那种腐儒,如今虽然未曾爆发冲突,但眼前这位可明显不是一般人。

        在院子里。

        段枫轻笑,伸手一招。

        五彩祥云从天而降。

        而后落在段枫脚下。

        “两位,贫道可是得罪了!”

        衣袖一摆,两人就被变长了的袖子给拦腰系上。

        没等两人发出惊呼声,就已经到了云层上。

        从这里,还能看到山川河流地貌,更能看到不远处刚刚出城时,看到的城镇模样。

        “您,您真不是凡人,是田丰有眼不识真仙,您该不会是......。”

        “莫要胡思乱想,本尊还是人,只不过修道有成而已,待会去了,可不一定会出的来,沮授你若是不愿意,本尊也可放你归家。”

        (未完待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