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希腊:新神纪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七章腓尼基之欧罗巴

第一百九十七章腓尼基之欧罗巴

        满月悬于天空,洒下清冷的光辉,照亮了伊凯塔纳托斯和迈亚的窗台。

        此时尚处秋季,清风徐徐吹过两边的梧桐。哗啦啦的树叶摩擦声不断传入耳畔,为寂寞的环境到来了一丝活力。

        迈亚死死的盯着伊凯塔纳托斯,那炽热的眼神仿佛要将伊凯塔纳托斯的神躯都融化。

        伊凯塔纳托斯闭上眼睛,缓缓开口,“迈亚,其实我早已在数年之前就成为了罗马世界的神王。”随后他又继续开口:“而且我曾发誓不争夺奥林匹斯的神王之位,无论是直接、间接我都不会夺取它。”

        “我只会以更强大的力量,更尊贵的身份,在所有生灵的意识里都铭刻一种思想,那就是———神王、神主不过是称呼,只有我伊凯塔纳托斯所拥有的身份才是最尊贵的身份,只有我才是至尊。”

        听着伊凯塔纳托斯所说的话,迈亚闭口不言。

        随后她垂下了自己头颅,那张美丽面孔上的表情,即使伊凯塔纳托斯也看不到。

        “抱歉,亲爱的伊凯塔纳托斯,是我轻视了你。”迈亚一方面惊叹伊凯塔纳托斯的优秀,另一方面又为自己感到难过。

        “其实……其实我只是不想再做宙斯的天后了而已,我那可笑的勇气已经在宙斯的头痛的时间里散尽了。

        如今他康复了,可我不想接触他,甚至连看到他都感到厌恶。我能不能祈求你夺取腓尼基……”

        迈亚秀发披散,泪眼婆娑,她眼含希冀的望着自己眼前所爱的这个男人。

        这是迈亚最大胆的一次尝试,她赌上了自己的一切,只希望眼前的男人不要嫌弃她。

        迈亚知道自己不会再有下一次尝试的胆量了……

        伊凯塔纳托斯看着迈亚抿嘴不语,他太明白迈亚的意思了。

        夺取腓尼基世界并不困难,但麻烦的是后续的事情。宙斯毕竟是自己的父神,无论有没有感情,他都是!

        他实在难以做到打下一片世界将自己父神的天后藏在那里。

        “迈亚……”

        伊凯塔纳托斯一句话喊出,迈亚的身体立即就是一个激灵,随后瘫在座椅上。

        伊凯塔纳托斯剩下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沉默半晌,他终于抬起手臂轻轻抚在迈亚的秀发之上,“好吧,迈亚……我答应你了!”

        “相信我,你将成为腓尼基神后!!!”

        ————————————

        静夜沉沉,浮光蔼蔼。

        圆月高悬九天,银辉遍撒大地。

        腓尼基国王阿革诺耳的宫殿之内,安然酣睡的公主欧罗巴在忽然做了一个奇异的梦。

        她梦见两个庞大的世界都化作了女人的模样,双方激烈地战斗,希望可以霸占她。

        其中一位妇女非常陌生,而另一位则看起来异常熟悉——她就是亚细亚——长得完全跟当地人一样。

        亚细亚十分激动,她温柔而又无微不至地关怀着欧罗巴,她说自己是欧罗巴的母亲,从小把她喂养大。

        而陌生的女人却像抢劫一样强行抓住欧罗巴的胳膊,拉着她往前,不容欧罗巴作丝毫的抵抗。

        “跟我走吧,亲爱的,”陌生女人对她说道,“让我背你去见宙斯!这是你命中注定的大事!”

        只是还不等陌生女人带自己离开,另一片陌生的世界就化作了一位身披战甲、年轻英武的男人跳在陌生女人的面前。

        “罗马世界的神王———伊凯塔纳托斯,对欧罗巴非常感兴趣,请原谅我必须要留下她。”跳出来的年轻战士开口阻拦,“请你立即将她放下,否则你将会承受我的强大攻击。”

        陌生的女人不肯,她大声喊道:“宙斯是伊凯塔纳托斯的父亲,没有儿子和父神争夺女人的道理。”

        年轻男子一言不发,只是慢慢抽出腰间的宝剑,随后快速冲到陌生女人的面前挥剑劈砍,森寒的剑光不断切割在女人的身上,奇异的力量牢牢沾染在伤口之上,爆发出闪耀的光芒。

        陌生的女人完全不是一合之敌,没过多久,就被年轻战士砍下了一支手臂,那纤瘦的手臂落地就化为一块大陆,随后零落成了尘埃。

        惨嚎响起,陌生女人抛下欧罗巴快速的向着西方逃去,同时发出了最后的嘶吼:

        “罗马,你一定会受到应有的报复的!!”

        年轻战士看着女人逃跑的身影一动不动,只是咧出一个轻蔑的微笑。随后他直接张手拉上欧罗巴那几乎媲美赫拉的雪白手臂,消失不见……

        第二天一早,欧罗巴醒来时,心脏还怦怦直跳。

        她从卧榻上坐起,挺直腰板,一动不动地在床上坐了很长时间,圆睁两眼呆呆地望着前面,仿佛那两个女人和后来胜利的战士还在眼前。

        夜梦的印象和白天的景象一样清晰,随后她张开嘴,惊恐不安地喃喃自语道:

        “是哪一位神祇让我做了这样一个梦?我在父亲的王宫里睡得又香又安稳,是什么样不可思议的梦吓得我心慌?

        而我梦见的那位战士又是谁?我心里对他产生了一种奇怪的信任感!他向我走来时是多么可靠!就是他将我强行带走时,那严肃的表情也流露着一种尊敬!愿天神使我的梦成为吉祥的兆头!”

        苦思无果的欧罗巴只能无奈放弃,暂时将夜梦抛之脑后。

        到了清晨,明亮的阳光拂去了姑娘夜间美梦的记忆。

        不再为之担心的欧罗巴,随后就召集了她的同龄朋友和女伴以及众多的贵族小姐。

        她们计划去海边鲜花遍野的草地上去散心,那里鲜花盛开,绿草如茵,还可以倾听大海波涛轰鸣的回响,是一片美丽的地方。

        当可爱的欧罗巴穿着盛装,带领着她的女伴跑到开满五颜六色鲜花的海边草地上时,伊凯塔纳托斯和迈亚也化作了微风环绕在欧罗巴的附近。

        而好色的宙斯当然更加不会放过这样一个美人,他已经飞到了西顿的山间牧场,把阿革诺耳国王的牛群赶到山下海边的草地上。

        没错,就是欧罗巴所在地地方!

        海边的草地上到处都飘荡着这少女们的欢声笑语,每个人都采摘着自己心爱的花朵。

        水仙、风信子、紫罗兰、百里香、还有黄颜色的藏红花。不久,欧罗巴的手中也握上了一束玫瑰,她站在众位姑娘中间,散发着无穷的魅力,看上去真像一尊爱情的女神。

        当少女们采集了足够的鲜花以后,她们便围着欧罗巴坐在草地上编织花环,她们打算把这些花环挂在抽芽的树枝上作为献给草地女神们的谢礼。

        但命运没让她们太久地用情于鲜花,因为夜梦中的预言突然闯进了欧罗巴的生活。

        将牛群赶来的宙斯为年轻的欧罗巴的美所倾倒,因为不希望迷惑这个少女纯洁的意念,所以他策划了一个全新的诡计。

        宙斯赶来了牛群,也改变了形象,他变成了一头强健的牡牛。

        好吧,这确实是一头非凡的牡牛。

        它的身材高大而俊美,脖子略胖,肩很宽。而牛角却小巧玲珑,像精心雕琢出来的一般,比纯净的宝石还要透明。

        牡牛的额前还留着一块半月型的乳白胎记,闪闪发光。它的全身毛皮金黄色,一双蓝色的眼睛炯炯有神,流露出无限的眷恋和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