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和魔君私定终身后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我把她送给你吧

第三十二章 我把她送给你吧

        火蚕殿主殿外。

        上官玄曦走到上官翰池身侧,面无表情的对他说道:“二哥,我不管你自己是怎么想的,总之我不容许你打父皇的主意!如果他有任何闪失,我是绝对不会与你善罢甘休的!!”

        上官翰池闻言,身子轻轻颤抖了几下,“六弟,那些话都是夜诗雨说的,我从未说过弑君弑父这样大逆不道的话!”

        上官玄曦冷眼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最好是这样。”

        上官翰池轻吸了一口气,上官玄曦脸上那双充满杀气的眼睛,让他心底不由自主的升起一抹寒意,“六弟,你……你今天是专程来找我兴师问罪的吗?”

        上官玄曦冷哼了一声,“我可没那闲工夫找你问罪,我是专程来看夜元恺的,不过话说回来,二哥你若真对夜诗雨有兴趣,我倒是可以把她送给你。”

        听到这话,上官翰池的眉毛微蹙了蹙,“六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上官玄曦淡淡说道,眼眸之中充斥着一丝嘲讽,“她不是我喜欢的女人,所以我也不屑与去和你争。”

        “……”上官翰池心中划过一丝微怒,但他不敢对上官玄曦放肆,只得压抑住心中的怒气说道:“诗雨她对你一片真心,你为何要这样对她?”

        “真心?”上官玄曦不由得冷笑了一声,“你问问她,她配和我谈真心两字吗?”

        上官翰池没有立刻接话,他不知上官玄曦为什么会对夜诗雨这般反感,他只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与夜诗雨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

        “既然如此,我会用我的方式去追求她。”上官翰池说道,他的语气虽平静,但却透露出浓烈的坚定。

        “二哥请自便。”上官玄曦淡漠的说道,正想走,突然又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上官翰池道:“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提醒你,你的戒指应该进不了火蚕殿主殿,所以你还是不要在这里转悠了,被人发现,你可就麻烦了。”

        听闻,上官翰池微微点了点头,上官玄曦说的没错,以他在火蚕殿的身份,是没有资格靠近火蚕殿主殿的。

        刚想转身离开,一个粗犷的声音忽然从主殿门口传了过来,“谁在那里?”

        上官翰池侧眸一看,不远处,两个身穿黑袍的火蚕殿守卫正持着剑朝这边走来,两人均气息强横,显然修为不低。

        上官翰池双瞳一阵紧缩,连忙往柱子后面躲,他知道,自己此刻再想走,已经没那么容易了。

        上官玄曦瞟了上官翰池一眼,随手把自己手指上的戒指摘下来递给他,道:“我的戒指先借你,戴着它,整个上阳雪山便没有人敢拦你了。”

        “六弟,我……”上官翰池有些犹豫的看向对方,虽然他不知道这枚戒指究竟是什么来历,但他相信,以上官玄曦的性格,应该不会骗他,“我拿走了你的戒指,你怎么办?”

        “别废话了,赶紧走吧,下次见面,记得把戒指还给我。”上官玄曦催促着说道。

        上官翰池点了点头,转身朝主殿反方向匆忙离去。

        他刚离开,两个火蚕殿守卫已经走到他之前站立的地方,只见上官玄曦不紧不慢的从柱子旁走了出来,对着两个守卫淡淡的说道:“你俩不用找了,刚才是我在这里。”

        看清楚来者,两人立刻收起长剑,恭敬的对上官玄曦行了一个礼,道:“属下拜见尊上。”

        上官玄曦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嗯,起来吧,长老他还好吗?”

        “回尊上的话,长老伤势不轻,眼下正在寝殿内闭关疗伤。”其中一个守卫回答道。

        上官玄曦颔了颔首,“知道了,你俩继续守着吧,本尊进去看看他。”

        “是,尊上。”两个守卫恭敬的应道,随后目送上官玄曦走进主殿。

        ……

        夜元恺寝殿。

        夜诗雨正在殿外焦急的走来走去,她时不时的抬头朝寝殿方向望望,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

        夜元恺被送回来后,夜诗雨从夜鸿羽口中得知了父亲在黑森林受伤的原因,那一刻,她对上官玄曦的恨意又多增了几分。

        不远处,夜鸿羽和夜阳曜在一旁聊着白天发生的事情。

        “看来长老这次是真的惹怒尊上了,不然,黑森林一战,尊上也不至于任由着千痕把长老伤成那样。”夜鸿羽用密语术对身旁的夜阳曜说道。

        夜阳曜点了点头,“这件事要怪也只能怪长老自己,他仗着自己是夜影族元老,平日里对我们几位殿主不冷不热也就罢了,就连尊上,他也屡屡刁难,总想取而代之。”

        “若不是尊上念及他对夜影族的功劳,他还能活到现在?他以为自己突破了修为就能和尊上一样了,却没想到,他与尊上之间的差距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拉越大。”夜鸿羽接话道。

        夜阳曜叹息了一声,“他这就是自找的……”

        就在两人用密语术聊得正欢时,上官玄曦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看见他,整个殿外忽然有了一瞬息的寂静。

        紧接着,所有人纷纷行礼喊道:“拜见尊上!”

        上官玄曦扫了一眼殿外众人,淡淡问道:“长老怎么样了?”

        “尊上,长老已经闭关三个时辰了,只是他不让我们进去,所以,大家只能在殿外干等着。”离上官玄曦最近的夜鸿羽回答道。

        没等上官玄曦说话,不远处的夜诗雨忽然冲到了他面前,“尊上,我有话要说!”

        “你又想说什么?”上官玄曦瞥了她一眼,冷冷开口道。

        夜诗雨抬起头,直视着上官玄曦的眼睛大声说道:“诗雨斗胆问一句,尊上明明有实力单独对抗千痕,为何还要让我父亲去和他交手??”

        话音刚落,全场当即一片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看向上官玄曦,仿佛在等待着他的回答。

        上官玄曦嘴角勾勒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眼神玩味的看向夜诗雨,“夜诗雨,你这是在质问本尊吗?”

        “诗雨不敢……”夜诗雨微低垂着眼睑说道。

        “不敢?”上官玄曦的眼底闪过一抹冷厉的光芒,“只怕你现在恨不得要将本尊碎尸万段了吧?”

        夜诗雨的心狠狠的震了一下,上官玄曦刚才所言,的确正是她内心所想,她恨他,可却又不敢表露半分。

        “尊上……我……”看到他那可怖的眼神,夜诗雨的心底莫名的涌起一股惧意。

        上官玄曦冷冷的看着她,沉默了半响,他才凑到夜诗雨耳边,用低沉的声音缓缓说道:“夜诗雨,你听着,这件事是本尊给你父亲的一个警告,做为夜影族长老,他应该懂得安分守己,别成天想着怎样才能逾越在本尊之上。”

        上官玄曦的语气很是冷冽,丝毫没有给夜诗雨留半点情面。

        夜诗雨咬紧下唇,果然,黑森林一战是上官玄曦故意安排的。

        “尊上,我父亲在夜影族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请尊上能对他手下留情一些。”夜诗雨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

        听到夜诗雨的话,上官玄曦笑了,只是这微笑中,隐约透着一丝肃杀之意,“本尊就是念在他对夜影族这些年的功劳,所以在凡界的这几万年都没动他,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本尊的底线。”

        夜诗雨垂下眼眸没有立刻接话,她知道,就算自己现在对他有再多的不满,也必须忍着,眼下夜元恺不是他的对手,自己更不是他的对手。

        良久,她才沉声说道:“尊上的话,诗雨都记住了。”

        “记住了就好。”上官玄曦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转身朝夜元恺的寝殿走去,“你们都在外面等着,本尊单独进去看看长老。”

        “尊上……”

        看到上官玄曦的背影,夜诗雨下意识喊了一声,她害怕他会在殿内对夜元恺做出一些过分的举动。

        上官玄曦的脚步顿了顿,但最终没有停下来,只是淡漠的扔下一句话,道:“放心吧,本尊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说完,他不等夜诗雨再次开口,就直接走进了殿内。

        那天,上官玄曦在夜元恺的寝殿里待了足足半个时辰,因为他用了隔音屏障,没有人知道两人在寝殿里说了什么。

        直到夜幕彻底降临,上官玄曦才从殿内走了出来,他一句话也没说,径直离开了火蚕殿。

        ……

        回到上阳殿,上官玄曦并没有立刻去找沐紫宸,而是来到了上阳殿最隐秘的地方--地下水牢。

        水牢不大,但四周却布满了结界,别说是人,就连一只蚂蚁都进不来。

        水牢里的水.很深,一直能没到一个人的耳根下,虽然淹不死人,却能让被关禁之人饱受痛苦,除非一动不动,否则,水池里的水随时都会涌进口鼻,令人痛苦不堪。

        进入水牢后,上官玄曦看到了还处于昏迷之中的千痕,他浑身浸泡在水中,发髻散落,身上流出的血,几乎把半座水牢给染红了。

        被关进来前,他先是被上官玄曦封印了修为,之后又被夜凝蝶用手腕粗的铁索束缚住了双手和双脚。

        此时,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已经变成了青紫色,脸色惨白得没有半丝生机,就像一具尸体泡在水里,一动不动。

        看到这般模样的千痕,上官玄曦的眼眸微眯了眯,随后挥手退去了水牢中的水。

        接着,他来到千痕面前,变幻出了几株闪着微弱光泽的紫雪灵芝,花汁和花叶分开,花汁塞进了对方的嘴里,花叶敷在了他身上几处受伤最重的地方。

        千痕被随即而来的剧痛给疼醒了,一睁开眼睛,他就看到上官玄曦在往他伤口上涂抹着什么东西。

        “夜箜暝,你在干什么!!”千痕大叫道,他试图挣脱那些铁索,可他发现,自己越是挣扎,那铁索便缠绕得越紧。

        上官玄曦并没有理他,继续把紫雪灵芝的花叶往他伤口上敷。

        “夜箜暝,你在我身上抹了什么??!!”千痕怒吼道。

        上官玄曦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腐骨草,噬心花,随便你怎么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