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和魔君私定终身后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纳兰拉郡

第三十四章 纳兰拉郡

        简单收拾了一番后,上官玄曦展开了前往北江国的传送门。

        从传送门出来,沐紫宸很快被眼前的景象给吸引了,虽然已是晚上,但这个地方明显比许多城市的白天还要热闹。

        街上行人如织,熙攘繁华,各种吆喝声,吵杂的声音此起彼伏。

        “这座小城叫纳兰拉郡,是北江国最北端的一个城池,北江国自身有严格的宵禁制度,但纳兰拉郡却是个特例,这里的人们可以通宵达旦不回家。”上官玄曦一边走一边说道。

        沐紫宸环顾着周围过往的人群,颇有兴致的说道:“北江国居然有这么好玩的地方,为何之前从来没听端木提过呢?”

        上官玄曦淡淡一笑,“端木元明现在一门心思都在修炼上,哪里还顾得上玩。”

        “如此一说,所有人当中,现在就只有你和我是闲人了。”沐紫宸感叹了一句道。

        走了没多远,沐紫宸看到前方有一座拱形的石桥,远远望去,石桥就像是一条白玉腰带,系在河水柔软的腰间。

        沐紫宸一路小跑来到了石桥边,那精雕细琢的小石桥,犹如一件完美的工艺品,令人舍不得踩踏,桥下传来鸣琴一般水流声,看了好一会儿,她才登上石桥的台阶来到了桥的最高处,站在护栏旁,沐紫宸看到了几艘停留在河流两侧的精美画舫,画舫的一端,几位女子身穿罗衣,掩面而立。

        “丫头,这样的美景恐怕只有凡界才有吧,你在神界可是看不到的。”上官玄曦走到沐紫宸身后说道,说话间,他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淡粉色的花灯。

        看到上官玄曦手里的花灯,沐紫宸当即兴奋的说道:“夜箜暝,这个花灯是要送给我的吗?”

        “当然。”上官玄曦点头笑道:“刚在桥边看到一个卖花灯的小摊,便给你买了一个,喜欢吗?”

        “嗯,喜欢。”沐紫宸接过花灯,甜甜的笑道。

        “喜欢就好,对了,桥那边还有很多小摊呢,走,我领你去看看。”上官玄曦微笑着说道,不等沐紫宸回答,他就已经拉上了她的纤纤玉手。

        石桥另一端的道路两侧,有许多小贩在吆喝着卖东西,卖的也大都是玉佩、手饰,平安符、饰物等小物件。

        许是因为女人的天性,一看到这些琳琅满目的东西,沐紫宸就来了兴致。

        上官玄曦不催也不赶,只是静静的跟在她身后,将她所有多看过几眼的小物件通通都买下了,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让沐紫宸开心更重要的事了。

        一顿闲逛下来,不知不觉竟已过了亥时。

        沐紫宸玩累了,这才想起自己晚饭还没有吃饱,“夜箜暝,我走累了,你饿不饿啊?”

        上官玄曦看出了她的心思,没等她说完,他便笑着接话道:“玩了这么久,我早就饿了,正好,我知道这里有一家酒楼的味道不错,走,我带你去。”

        沐紫宸点点头,跟上了上官玄曦的脚步。

        从闹市区到酒楼所在的地方,中间隔着大半座纳兰拉郡,没走几步,上官玄曦便从身后把沐紫宸横抱进了怀里,温柔的说道:“丫头,路程有点远,我抱你过去吧。”

        看到这对年轻情侣亲昵的举动,路过的行人都纷纷笑了起来。

        沐紫宸的脸唰的一下红了,她拽了拽上官玄曦的衣服,小声说道:“夜箜暝……快放我下来,这么多人看着呢,多不好意思啊。”

        上官玄曦摇摇头,不以为然的说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抱自己喜欢的人,周围的人羡慕都还来不及呢。”

        “……”看着对方的态度,沐紫宸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不管怎样,他的这一举动都实在太招风了。

        看到沐紫宸一副害羞的样子,上官玄曦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随后低声说道:“你若害羞,那我就直接用瞬移术咯,这样,周围的人就看不到我们了。”

        话刚说完,沐紫宸就听到耳边一阵风声掠过,周围的景物仿佛化为一片虚影。

        唰唰唰——

        上官玄曦的速度很快,连续数次瞬移之后,他抱着沐紫宸来到了一家装修极为奢侈的酒楼外面。

        只见酒楼门外挂了一块巨大的牌匾,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安民巷酒楼」。

        看到两个人忽然出现,站在酒楼外迎客的小二吓了一跳,他一直盯着过往的来客看,却丝毫没有注意这两个人是何时出现的。

        “夜箜暝,你好像吓到人家了。”沐紫宸从上官玄曦怀中跳下来说道。

        上官玄曦淡淡一笑,“没事,那小二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罢了,之前我和二哥经常来这里喝酒,那小二认得我。”

        说着,他随手将一小袋钱币扔到了小二手里,道:“老规矩,要一间上等雅间,再找一个机灵的伙计过来伺候。”

        小二原本还有些惊魂未定,一见到上官玄曦递过来的钱袋,立刻眉开眼笑了,“公子,您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来小店了,小的这就去带您上楼去。”

        上官玄曦“嗯”了一声,拉上沐紫宸的手跟着小二进了酒楼。

        酒楼的规模并不算大,但装修却极为奢华,整座酒楼呈圆弧状,一楼是大堂,二楼和三楼各排列十二个雅间,每一个雅间都是用黄花梨木打造,而且这些雅间都被一层厚厚的纱幔遮住了。

        刚一进去,沐紫宸就听到了一阵袅袅的琴音,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沐紫宸看到了酒楼中央那个红色的台子,台子上有一个身穿朱红色长裙的歌姬,她端坐在那里,静静的弹着手边的箜篌,她的心很静,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周围宾客的影响。

        台子周围宾客满座,有的人端着酒盏饮酒,有的人正闭目聆听着这绝妙的琴声。

        小二把两人带到了位于二楼东面的一个雅间,然后毕恭毕敬的朝上官玄曦问道:“公子,您今晚想吃点什么?”

        “桂花碧玉牛乳炖燕窝,芙蓉玉翠点珠莲子汤,水晶珍珠福寿鱼丝,玫瑰酥和七巧点心,另外再要两壶酒和一杯香茗。”上官玄曦想都没想就直接报了菜名。

        “好咧,公子稍等,马上给您送上来。”小二笑眯眯的应道。

        ……

        冰璇天都,昭阳宫。

        听完夹谷宁的禀报后,上官可章坐在书案前久久无法平静。

        他虽然不知道黑森林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此前曾亲身感受到了从黑森林方向传出来的灵力波动,他能肯定,那里必定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战斗。

        整座黑森林被摧毁,如此恐怖的攻击威力,绝不可能是寻常修士能够做到的。

        从夹谷宁回来到现在,上官可章始终没有见到上官玄曦的身影,按理来说他应该早已经抵达冰璇天都,可众人却迟迟未见他的踪迹,这让上官可章的心不由得开始担忧起来。

        “陛下,臣此前听师尊说,护国公主当时也在黑森林里,六殿下会不会跟她一起走了?”夹谷宁提醒道。

        闻言,上官可章幽眸深敛,自从夜凝蝶被封为护国公主后,他不止一次听旁人说起她和上官玄曦之间的事,她不仅频繁进出东煜宫,两人甚至还经常走在一起。

        这些事让上官可章非常疑惑,但却又无法确认到底是怎么回事。

        “护国公主和曦儿平日里的关系不错,难道真是她把曦儿带走了?可他俩又会去哪儿呢?”上官可章喃喃自语道。

        “陛下,您切莫太过担心,臣相信有护国公主在,六殿下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夹谷宁劝慰道。

        “希望如此吧。”上官可章深吸了一口气道,“只是,昨日连师尊都受了伤,朕实在担忧,那个在黑森林里与护国公主和曦儿交手的人到底是谁,还有,他的出现,会不会威胁到我千灵国的安危?”

        夹谷宁看出了上官可章的顾虑,连忙躬身说道:“陛下,臣一会儿就去增加守卫皇城的士兵数量,同时增强皇城结界,有臣在,绝不会让任何人威胁到千灵国和陛下您的安危!”

        “嗯,你办事,朕自然是放心的。”上官可章点点头道。

        话刚说完,贴身内官宦极忽然走了过来,他朝上官可章鞠了一躬,道:“陛下,巫雨信院长来了,现在正在殿外侯着,另外,他把六殿下的弟子子书文林也给带来了,说是有六殿下的消息。”

        子书文林?

        上官可章微微一怔,他虽然知道上官玄曦收了弟子,却从未亲眼见过他。

        “既是有曦儿的消息,那就让他们都进来吧。”上官可章说道。

        “是。”宦极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片刻之后,巫雨信带着身穿白色长衫的子书文林走了进来。

        这是子书文林第一次见上官可章,从进入大殿的那一刻起,他的目光就一直低垂着看向地面,他不敢抬头去看上官可章,更不敢抬头去看他的表情。

        “拜见陛下。”

        子书文林跟在巫雨信身后朝坐在正前方的上官可章行礼道。

        “都起来吧。”上官可章说道,他扫视了两人一眼,接着问道:“朕听说师尊受伤了,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

        巫雨信抬眸看了一眼上官可章,摇了摇头,回答道:“回陛下的话,师尊眼下并不在珈蓝学院,臣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你说什么,师尊他不在?”上官可章微蹙了蹙眉道。

        巫雨信点了点头,“臣和众人看见师尊受伤后又进了黑森林,之后便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之后臣也带一些珈蓝弟子进去找过,但里面早已是一片狼藉,一个人影也没有找到。”

        “朕或许知道师尊去了哪里。”上官可章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

        他知道夜元恺的另一身份,也知道对方一直在试图拉拢他加入火蚕殿,但上官可章是个骄傲的人,在他眼中,自己才是整个凡界最至高无上的存在,让他归顺夜元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沉吟片刻,上官可章又问道:“巫院长,宦极方才说你们有六殿下的消息,快告诉朕,六殿下他现在在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