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凡女登仙路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八章 沧澜天幻阵

第四百二十八章 沧澜天幻阵

        洛清辞身形一闪,回到阵内,看着众人疑惑的目光,她面上笑道:“幻阵已成,只是身处大五行阵内看不出来,去到阵外自知分晓。”

        话落,众位长老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遁出了出去,甫一出得阵法,面上的神色便转成了惊讶。

        放眼望去,周边尽是一览无余的宽阔空地,原本的青焰岭连同众弟子身影一同消去不见。

        几名洞天修士感应片刻,当中那名长髯道人不可思议道:“没有丝毫阵法存在的痕迹,她是如何做到的?”

        仙风道骨的老者抚须感慨道:“先前我见她言辞并不肯定,还以为真的只是做出一番尝试,没想到却是胸有成竹,布置下了这般奇妙的幻阵。

        宗门得此弟子,实乃大幸也!”

        过有片刻,他将话音一转,继续道:“走吧,阵外不宜久留,里面许多弟子还在等着我们回音。”

        一个呼吸后,几人重新返回阵内,同众弟子解释起了外界情形。

        青焰岭上霎时安静了下来,几乎是落针可闻。

        有不信者征得长老应允后自行出阵查看了一番,过了些许时间却是一脸震惊的回到了此处。

        此种情况接二连三发生,到最后愈来愈多的人心怀好奇出阵查看,结果无一例外皆是带着满脸震撼返回。

        有人对所见之景不可置信,惊疑出声,“这...怎么做到的?瞒过我们的神识探查或许简单,可竟然连洞天期长老也一起瞒了过去。”

        也有人对可能到来的大战满怀自信,“有这样的阵法在,到时候那些敌人能不能找到这里都是未知之数,我现在对于青焰岭驻守倒是充满了信心。”

        已然降下身形的洛清辞此刻周边围满了化神修士,对她颇为熟悉的魏歆容好奇道:“清辞可否告知外面所布的阵法名?”

        考虑到流韵并未提及此事,洛清辞打算以功法命名外间的幻阵,心念一转,她面上笑道:“是沧澜天幻阵。”

        “果然,是我们此前从未听说过的阵法,这是清辞你自创的吗?”

        “不是。”洛清辞摇了摇头,先天灵宝之事她并不打算说出,因此现编了一理由,“外出历练之时偶然间得来的。”

        魏歆容对此并未怀疑,只是感慨道:“真是好机缘,有这阵法在,青焰岭也算多了一层保障。”

        正如她所说的这般,此刻距离青焰岭千里之外的上空,有三只浩浩荡荡的队伍正朝此处而来。

        其中一方乘着飞舟,是玄元宗之人,另一方坐在端砚上,看去和先前悬停在虹泽城上空,已被毁去的子午砚一般无二,是儒道宗之人;剩余的一方搭乘在一只巨型白鹭背上,是妖月宗之人。

        在将要接近青焰岭时,三方势力尽皆停了下来,领头之人面上不由自主露出了困惑之色。

        玄元宗领头者,身着玄袍阔袖的道人疑惑道:“奇怪,从先前得到的地势图来看,前方应该便是青焰岭所在了,怎么会是一片宽阔的空地?”

        妖月宗领头修士毫不客气地问道:“是不是你的消息有误,这里的地势近年来有了改变?”

        道人摇了摇头,“要将一片山脉变成宽阔的空地,若非高阶修士厮杀导致,那就只可能是地龙翻身了,而这些短时间内都是有迹可循的,根本不会是现在这般样子。

        其实关键问题不在此处,从先前得到的消息来看,这里的确存在着重要部署,如今见得这般情形,我很确定这附近定有太一宗之人存在,之所以没看到,明显是做好了防备,蓄意掩藏导致的。”

        儒道宗领头的修士直言道:“若是这样,直接上前对着空域轰击一番即可,如此一来哪怕对手有什么布置也会随之暴露。”

        道人叹道:“就如此办吧,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我们三人一同动手!”

        话落,三道身形各自化作一道流光飞向了高空,紧接着数阵威势极强的光芒凭空出现,对准下方原本青焰岭所在之地落去。大五行阵内,太一宗众弟子紧张地看着阵外的一切,全神做好了戒备。

        就在光芒即将靠近之时,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将之瞬时湮灭,却是宗门洞天修士隔空出手,挡下了敌人的一击。

        也因此,外头三宗之人更加确信了此处存有猫腻,身影一现,直直朝下方空地落去。

        须臾之后,一阵白雾凭空升起,迅速环绕在了三人周边,初时他们并未在意此事,不过随着白雾增多,终是发现了问题所在,待各自回神之时已见不到旁人踪影。

        至此,他们终于明白自己是陷入了幻阵之中。

        此念出现的同一时间,三人眼前场景一阵变幻,各有不同。

        玄色阔袖的玄元宗道人身处一片冰天雪地之中,在此环境下他骇然发现自己的修为倒退回了练气期,再也无法御空飞行。

        “不,这绝对是幻境,打破了就能恢复正常!”

        声嘶力竭的声音响起,当中充斥着极力掩藏的恐惧。

        对大部分修士而言,再没什么比修为倒退更令他们惊慌失措之事,沧澜天幻阵最擅长引出陷入阵法者内心深处的恐惧。

        若能将之克服,则自能脱离幻境,倘若不能,则会永久陷在其中。

        另一边,儒道宗的修士此刻出现在了满是枯枝落叶,生灵尸首的乱葬岗中,幼年的记忆再次被唤起。

        其面上神色越来越癫狂,修为同样倒退回了练气期,朝四周不停轰出术法,从未有片刻停歇,若是一直如此,无法脱离幻境,到最后只能力竭而亡。

        妖月宗领头修士情况颇为特殊,许是因面上图纹,与契约妖兽同生共死之故,其修为并未倒退。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大片流淌的岩浆,一旦掉入其中,以他尚未倒退的修为虽不会直接没了性命,但受伤是在所难免的。

        他自身站在一个只容一人大小的岩石之上,目光紧盯四周,想要找出眼下场景的破绽,然而最终却是一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