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罪迹:破谎者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卢祺的证词

第一百七十一章 卢祺的证词

        他眉眼一低,看到自己手腕上冰冷的手铐,街道上斑驳的灯光照在警车的车窗上,好像要将引入更黑暗的深渊里去。

        同时,在学校的实验室、在艺术街灯火通明的画廊、在城市外环的出租公寓……

        城市的三个不同角落里,三个年轻人站在窗前,远隔百里却互相眺望。

        夏艺卓最后被关进了审问室。他全程都很配合警方的工作,不争吵、不辩驳、不挣扎……就这么从容地坐到了冰冷的铁椅子上。

        准确地说,他整个人的精神其实是完全空洞的。

        余子江和陶林不是夏艺卓进警局以后,第一个审问他的人。

        别的队伍在他们之前走进了审问室,陶林和余子江只能暂时结束一天的工作。

        但他们不可能就此对夏艺卓撒手不管。

        蓝泊ktv无头男尸案的调查权还在余子江手上,他就有权限对夏艺卓身上发生的一切进行调查。

        夏艺卓被捕的第二天,刑侦第一支队办公室——

        案子已经到了完全白热化的阶段,陶林给学校请了长假,完全投入到了案子的侦破当中。

        早上八点半,他已经捧着咖啡坐在余子江的工位旁边,查看起昨天的勘察报告。

        余子江给属下交代了任务,调查贿赂案新闻出现之前,夏艺卓都与什么人联系过。

        一敲键盘数据导出的事儿,警员很快就把资料交到了余子江的手上。

        “在苍融涉嫌经济犯罪的新闻发出来之前,夏艺卓和程娜、马佳窈、陈昂三人都联系过。”警员说。

        “他是在留遗言吗?”余子江皱紧了眉头。

        “看样子,夏艺卓想要在进警局之前把所有计划都给他们安排好。”陶林接过话。

        “请他们几个过来吧,还有马佳窈的丈夫卢祺,我还想当面问问他展览会头颅的事儿。”他说。

        余子江顺势抬头,给了警员一个眼神。

        现在虽然不能见到夏艺卓,但可以用蓝泊ktv无头男尸案为借口,传唤夏艺卓最亲密的几个伙伴。

        他们是离案子真相最接近的人,也是这幕大戏中不可缺少的演员。

        “好的余队,我这就去通知他们到警局来一趟。”警员会了意,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一个小时后,程娜、马佳窈、卢祺、陈昂四个年轻人就前后脚抵达了警局。

        为了加快破案速度,他们四个被带到了四个不同的审问室里,同时接受审讯。

        陶林去见了让他尤为好奇的卢祺,余子江则去审问“1.22r北工大手臂尸块案”、“1.26艺术馆头颅案”中行迹最为可疑的陈昂。

        这应该是陶林第二次见到这个赫赫有名的艺术家。

        这段时间卢祺卷入命案,名声受到了一些影响。最近这些破事让他烦恼得很,忙前忙后无心创作,胡渣也索性留着没剃掉。

        相比起第一次见他的样子,卢祺最近确实憔悴了不少。

        陶林刚刚坐下,就从文件里拿出了一张徐厚蒲的照片,摆在了桌子中央。

        “你和徐厚蒲的关系能和我介绍一下吗?”陶林没有做过多的铺垫,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我根本不认识他。”卢祺冷静地回答。

        “死的是谁我一点也不在乎,他和我的生活没有什么交集。”他接着说道。

        “你确定这个人和你的生活没有交集吗?”陶林直接将徐厚蒲的资料推得离卢祺更近了。

        “你的妻子马佳窈没有和你说过华鑫酒店纵火案?”他质疑道。

        “说过。”卢祺点了点头。

        “据我所知。夏艺卓救过你们的孩子。”陶林歪头又继续问道。

        “没错,他是我们的恩人。”卢祺立刻回答。

        “那你怎么能说,这个死者和你的生活一点交集也没有呢?”陶林轻笑了一声。

        “因为这个案子和我们很遥远,远到和普通百姓不在一个世界里,它不是我说管就能管得到的。”卢祺摇了摇头,他知道陶林的言下之意是什么。

        “你应该很清楚,你的妻子和她的朋友们,这十年来一直在为这个遥远的案子重启而努力。”陶林说。

        “其实主要是夏艺卓在为翻盘而努力。我的妻子不过是想要从十年前的阴霾里走出来,继续好好生活而已,但这已经足够艰辛了。”卢祺说。

        “让你的妻子从十年前的阴霾里走出来其实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彻底还贺扬一个清白。”陶林立刻接过话,然后双手环抱着,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其实你根本不是什么受害者,徐厚蒲的头颅是陈昂帮你提前运进艺术馆的,监控录像拍到了他案发前一天晚上进入艺术馆的身影。”陶林一边说,一边从文件里拿出一张监控录像的截图,推到了卢祺面前。

        截图上清楚地拍到了陈昂的身影,他穿着黑色大衣,背了一个看起来很沉重的双肩包,急匆匆地往艺术馆里走。

        “我想他是为了把背包里的头颅交给你吧?”陶林说罢敲了敲照片。

        “这个问题你们警方已经问过我了,我再和你解释一次——展览会开幕的前一天晚上他确实来了,但我妻子和他是老同学,他回来找佳窈叙叙旧,顺便看看这里有没有他心怡的画可以买回去装修新房,有什么问题吗?”卢祺很快接过了话,他很不不需要思考自己应该如何应对这张照片。

        “我不认为陈昂有钱买得起你的画。”陶林立刻摇了摇头。

        “警官,他是我妻子的老同学,我给他把价格抹掉几个零不就完事了吗?他为什么会买不起。”卢祺摊开手,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甚至觉得陶林有些可笑。

        “可是你的妻子曾经和我说,她与陈昂基本没联系过了,如果这样一个普通朋友你也愿意贱卖你自己的画作,是不是听起来不太合理。这样你和你妻子的说辞完全是矛盾的。”陶林继续反驳。

        “就算他们现在再不熟,之前也是很重要的伙伴。我不觉得我和佳窈的说辞有什么矛盾的地方。”卢祺又继续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