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罪迹:破谎者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无言的默契

第一百七十二章 无言的默契

        无论陶林怎么询问,卢祺好像都能从容完美地应付过去。

        就在这时,陶林看到自己的手机屏幕上闪亮了起来,屏幕上显示出微信的未读信息。

        信息其实是余子江发来的,陶林严肃地盯着屏幕好几秒,最后直接把手机反扣回了桌面。

        “陈昂刚刚已经承认了自己曾经帮你运尸的事实了。”随着手机“嗒”一声轻轻硌在铁桌子上,陶林抬头看着卢祺说道。

        “他承认了?”只见卢祺的瞳孔一缩,整个人的动作也跟着变得僵硬起来。

        审问室里的气氛好像凝固了,时间被拖得老长老长。

        “不可能。”就在陶林觉得卢祺即将吐出真相时,他却向后一瘫,眼神也恢复了平静。

        “没有发生的事他为什么要承认呢?你在诈我。”卢祺冷笑一声摇了摇头。

        陶林轻喘了一口气,双手环抱着,也轻轻挨在了铁椅上。

        五分钟前,对面的审问室里,陈昂正在接受余子江的问询——

        “卢祺展会的前一天晚上,你为什么要去找他?”余子江问。

        “我想去买画,为装修新家做准备。顺便也见见我的老同学。”陈昂不紧不慢地回答。

        “你买得起卢祺的画?他一幅画要上百万的。”余子江当然不信他的说辞。

        “卢祺说他的画可以送给我,但我觉得不好意思,想着多多少少也要给他一万块钱。但是他一直不愿意收我的买画钱,最后他说我只需要给他一千块意思意思得了。”陈昂回答。

        在没有见面的情况下,他的说辞与卢祺的说辞完美一致。

        “可是卢祺已经承认了,你那天晚上把头颅运给他了。”余子江先是看了一眼手机,然后深吸一口气抬眼看向了陈昂。

        实际上,那个时候卢祺还是什么吐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余子江就是想要诈一下陈昂,看看他会不会在情急之下说出实话。

        “什么?他承认了?”他眼皮一撑,瞳孔里顺利波浪翻涌,手指紧紧地贴在铁桌子上,直到整个指尖变得冰冷发白。

        余子江注意到了陈昂的情绪波动,觉得自己的计划就快要成功了——那个运送尸块的人,八九不离十就是陈昂!

        谁知余子江刚刚看到希望,陈昂便舒了一口气,最后摇了摇头,眼神恢复了最开始的从容淡定:“不可能的,我没有运送尸体,卢祺他为什么要说假话呢?如果他承认了,那就是你们用违规手段逼他的了……”

        陈昂没有上钩,他咬定自己从来没有碰过尸体。

        “警官,你这么诈我没有意义。”陈昂沉默几秒后再次开口。

        “你和陶警官去见见夏艺卓吧!他比我们更值得花费时间。”

        余子江一下皱紧了眉头,严肃的审问室里忽然多了些诡异的气氛。

        其实陶林手机上的信息并不是【陈昂承认了犯罪事实】,而是余子江给他发的【我诈他没诈出来】。

        不过陶林还是打算将相同的伎俩用在卢祺身上,可是他和陈昂像是早就串通好的,所有的说辞都完全契合。

        不仅如此,他们都有强大的毅力,无比坚定地隐藏自己,也隐藏住对方。

        真是一群难对付的对手……

        “知情不报,是要付法律责任的。”陶林叹了一口气,像是在对卢祺做最后的通碟。

        “卢先生好不容易拥有了现在的一切,你真的想就这么毁掉你自己吗?”他说。

        “陶警官,你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是所谓的【帮凶】。你现在坐在我面前,也仅仅是在劝我给你施舍一点点线索。如果我很坚定地告诉你,我只是一个受害者,那我就只是一个受害者而已。”卢祺此刻的声音没有太多情绪波动,但每字每句都藏着逼人的压迫感。

        “你不用拿我的名声来威胁我,因为在我的世界里,这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东西。”他说。

        艺术家似乎都有他独特的高傲气质。

        “那你觉得什么是你世界里最重要的?”陶林不紧不慢地回复。

        “你的妻子,你的孩子,你的家人朋友……”他伸出手指,一个接着一个慢慢细数起来。

        “是爱与善。”卢祺回答让陶林觉得意想不到。

        “你太感情用事了卢先生。”陶林摇了摇头。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们之中有人能理性一点,事情都不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他说。

        卢祺轻笑了一声,最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坏人各有各的坏,但好人之间总会有无言的默契。”他忽然说。

        “事情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无关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也许过了今天,你也会成为你自己口中所谓的【帮凶】,但这不是你的错。”

        “卢先生,我承认——善和恶的分界线实在是太模糊了,有时候人总分不清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刑警的存在是为了界定你的行为有没有犯法、是不是正确的,我们能做的也仅此而已。”陶林说道。

        “如果你还是不愿意配合我们的调查,我只能深表遗憾。并且要提醒你,警方已经离最后的真相不远了,到时候你会付出非常惨痛的代价。”

        卢祺还是面色不改,这个时候谁也劝不动他。

        “陶警官,去见见夏艺卓吧。”沉默了几秒后,他前倾身子双手弯屈,手肘撑在了桌面上,最后看着陶林重新开口。

        “他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需要你。”

        “我当然会去见他,但不是现在。”陶林点了点头说。

        “现在有别的警官在审夏艺卓,我暂时见不到他。”他解释道。

        “那就请你尽快。”卢祺说。

        陶林忍不住一皱眉,他总觉得卢祺的话别有深意。

        三十分钟后,第一刑侦支队针对程娜、马佳窈、卢祺、陈昂四个人的审问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进展。

        队里也不好把人扣得太久,就让他们都先回去了。

        陶林从审问室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余子江已经在坐在办公室前,仔细地查看起刚刚交到他手上的笔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