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衡华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定计除韦贼,五行炼神山(五)

第八十三章定计除韦贼,五行炼神山(五)

        青衣少女赶忙掏出瓶子。

        看到第一滴心血滴入,她松了口气。

        可等了一会儿,不见伏衡华继续取血,她忍不住提醒:“道友,还有两滴。”

        “急什么。不能让玉兔休息休息?等它恢复元气,明日再来。反正第一滴心头血,足够你们第一副药引。

        “姑娘,    继续咱们的交易。我帮你推演功法,你借我金器。”

        云轿内的少女看到伏衡华刚才的手法,突然把警戒拉高,语气冷淡了几分。

        “刚才的话,你还没有回答。听你的意思,你借用金器,是要对付韦家?”

        “不错,    我要对付一位假丹修士,    需要五行灵物。”

        “咳咳……”

        傅玄星看他大大方方直接把消息捅出去,    吓了一大跳。

        你疯了?你真不怕这些人是韦家的盟友吗?

        少女见伏衡华如此坦诚,也惊了。

        “我们得韦家帮助,方登临玉兔岛,你真不怕我把消息传过去?”

        “韦家哪有什么真正的盟友?他家的座上宾只有一类,他们打不过的人,需要暂时谄媚相待。”

        “至于姑娘,看你对我的态度忽然冷淡,应该是我取血的手法被看破了?

        “既然厌恶我这门手法,说明姑娘心地良善,不屑与邪魔为伍。这种人,自然不会和韦家走到一路。”

        “你知道自己所用的功法来历?”

        “姑娘,我是家族修士,又是一位演法师。懂得多一些,有问题吗?何况,    我没有用血魔真元,    而是自家的心法驱使。只是把魔功改造为玄门法术,    这也犯忌讳?

        “姑娘心思纯善,总不希望我取血时弄出多大动静,让这玉兔好一番挣扎受苦吧?”

        少女沉默。

        她认出伏衡华的手法,是魔教的“幻天手”。能在无声无息间害人性命,抽空一个人的精血。

        但他的确下手有分寸,仅仅从玉兔身上取出一滴血,没有留下半点伤口。

        “也罢,既然道友一心要为我推演功法。不肯平白借用金器,那也随你。这枚金器,权当我请你推演功法了。”

        “好说好说。”

        伏衡华咧嘴一笑,这时才把金簪拿在手中。

        果然,跟自己的羽扇一样,是灵器。这位姑娘当真家底丰厚。

        “东方姑娘,关于太阴天书衍生的仙诀,你了解几门?我这里知道《九寒月光书》《清虚月魂诀》《琳琅丹华谱》,外加《还神丹书》。”

        这四门功法,是周潇这段日子抽空教给伏衡华的。

        “《清虚月魂诀》我不知道,但月光书、丹华谱我有所涉猎。加上我自己修炼过的两篇,我还会一部《月相离合经》。”

        二人合计后,    伏衡华请她一一背诵几篇功法的炼气篇和筑基篇。

        “我怎么觉得,你帮我推演功法,是打算从我这里学东西?”

        “大道修行,本就是相互借鉴学习。正是前辈们相互讨教研究,才有如今百花齐放的修行界。

        “如果姑娘有其他的仙诀炼气篇、筑基篇,也可以提出。”

        伏衡华席地而坐,装作闭目推演。暗里却把神洛天书激活。

        神洛天书内有九片玉质书页。

        伏衡华曾经尝试过一些炼气法门录入其中,洛书第一页会自动推演,修复破绽,使其圆满。

        因此他推测,天书九页对应九重境界。第一页,专门推演炼气功法。

        如今他把多篇炼气功法录入第一页。洛书立刻开始推演,形象各异的明月在玉页运行。彼此相互碰撞融合。

        过了一刻,玉页上面只留下一轮冰魄月轮。

        灵篆一个接一个蹦出。

        却是太阴天书第一篇《神月炼气》的第一层心法。

        伏衡华在功法演化时,大大方方将功法背出。

        云轿中的少女仔细琢磨,露出一丝慎重。

        “少主,先让我们尝试。之后您再尝试。”

        青衣女子说完,看向那群黄衫少女。

        一位黄衫女子站出来,自行散去筑基法力。按照伏衡华传授的心法重新开始修炼。

        药人?

        伏衡华脸色一沉,看这群少女的眼神有些不对。

        药人。

        一群命运悲惨的修士。

        多是孤儿出身,从挑选出来修行,便是炼丹师、演法师用来充作试验品的。

        但因为有伤天和,药人死亡率高达九成。这个方法逐渐被一些宗门、家族废弃。炼丹师转而以动物做实验,而演法师则使用“俑偶”仿照人体。

        整个延龙东域,只有韦家、程家保留药人传统。

        “道友不要误会。她们虽然是母亲准备的药人,但我从未将她们视作奴仆。”

        其他诸女在药人行动时,四个人守着她,其他人将伏衡华围住。

        傅玄星将白玉瓶收起,赶紧过来,摆出拳法架势。

        青衣女子:“伏家道友,如果没出事,也就罢了。如果出事了……”

        “出不了事。高层次的功法不敢说,炼气筑基这两个层次,我要出了差池,找块龟壳撞死算了。”

        衡华都能自创天书,对这两个境界吃得通透的。更别说,这次有六篇同源功法和洛书辅佐。

        伏衡华打量散功重修的女子:“不过,我的功法没有根据某一特殊个体进行修改,匹配度大概率不超过七十。如果你们知道她的经脉尺寸,穴位强度,可以帮她再改一改。东方姑娘,你应该可以吧?”

        单一修炼前人功法的弊端就在于此。

        哪怕拥有和功法创造人同样的体质。但自身经脉的长度,四肢尺寸和前人不同,运功的效果也会出现差异。

        这便需要修士自身进行修改。不然,功法匹配度无法超过七成。

        “不需要,我自己可以。”

        那药人说了一句,闭上眼。

        先是按照伏衡华的心法运功。

        等适应后,再按照自己的身体逐步调整。让功法适应自身,并逐步改良吃透。

        “所以,东方姑娘家里的风格,更接近世外仙门?”

        修真家族和世外仙门的传功演法,在细微步骤下存在差异。

        在世外宗门,传功长老只会帮你挑选合适的功法。功法细微处调整,需要个人进行。宗门更注重弟子的独立性。因为人人都要求道修真,历成仙七劫。

        长老帮你挑选功法,然后自己按照功法修炼。在长老指点下,一点点修改完善。最后,跳出前辈的功法藩篱,走上自创之路。

        玄微派便是如此教导弟子的。

        可修真家族不一样。如伏衡华会亲自为伏向风调整,不需要伏向风自己专门费心。

        作为一家兄弟,伏向风可以信任伏衡华不会害自己。因为,修真家族讲究集体。是以血脉绑定,各有分工。甚至修真家族所求的,并非个人的成道超脱,而是为了家族血脉的延续。

        从修行理念上,修真家族就不打算为了个人的超脱而牺牲整个家族。个人,应该服从于家族。

        所以,世外仙门常嘲笑修真家族弄虚作假,不得正道。

        一个个没有向道之心,如何求道?

        “喂,咱们时间不够了。是不是先回去?”

        傅玄星一边摆架势,一边低声对话。

        “快了。马上就好。”

        伏衡华盯着黄衫少女。

        随着月光闪过,黄衫女子重新完成第一层炼气修行。

        “少主,功法没问题。”

        轿子里,一丝丝寒气迸发。

        诸女顿时大惊。

        “少主,您怎么已经——”

        “功法的确没问题。”

        冰雕缓缓抬起手,看到自己可以活动的左手,她脸上带着一丝笑容。

        如果把太阴天书的炼气九层心法修复完毕,自己应该就能如常人一般活动,而不是常年充作一个不能动,不能食,只能说话的冰雕。

        两位青衣女子露出喜色。

        这时,一人想起来:“伏家道友,你们想要利用我家的金簪,对付一位假丹修士?如果可以,我们愿意提供帮助。”

        在炼气九层心法全部推演之前,他不能死!

        若非伏家名声赫赫,她们顾忌伏丹维,都想将此人强掳回宫。

        “一只金簪足矣。其他的,诸位如果有兴趣,不妨来洛龟岛看一看。”

        东方姑娘:“道友,你要借一位假丹修士,来磨砺道心?”

        面对一个打不过的敌人,伏衡华自然可以选择避让,请几位前辈出手围攻。

        但如果伏衡华设局将其困住,并一点点磨死。他可以为自己树立自信,以此生死之战打磨道心。

        日后再碰到这种事,不会心生畏惧之念,而是积极设法应对。

        “有这方面考虑,但更多的,是因为如果准备的人太多,我担心韦志文不上钩。”

        要是对方察觉自己这边人多势众,他凶多吉少,不敢来了怎么办?

        所以,针对韦志文布置杀局的同时,要让他看到自己的胜算,这才能将他引上洛龟岛。

        看着已近辰时,伏衡华不敢多留。连忙带着傅玄星,抱着玉兔离开。

        诸女自然不肯让玉兔和伏衡华离开自己的视线,便跟着他们前往洛龟岛。

        周潇看到这群女孩,脸色顿时变了。

        他私底下将伏衡华拉到一边:“你怎么跟这群人搅和在一起?你可知,她们的来历?”

        “反正是三大水域的人。大概和玉圣阁有关?我伏家肯定招惹不来。不过她们也不是坏人。你老望气看看,她们头顶的气机清新洁净,甚至都没有杀过人。”

        正因为看出这些人不坏,伏衡华才敢坦言相告,甚至请东方姑娘入岛旁观。

        他心里,还有点小心思。要是可以结交一方大势力,对伏家未来经营有好处。甚至对伏家在玉圣阁的那俩族人,也有一些助力。

        “你老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伏衡华随后开始在中宫五峰布置。

        太阴真水安置在北峰,金簪埋在西峰,玄火扇放在南峰,然后把息壤藏在中峰之底的九龙池。

        等做完这一切,伏衡华施展五行山法。

        先天五气在五峰之间徘徊,一点点改造中宫五峰。

        正如傅玄星所言,二龙涧升起的五行山有八百年元气支撑。如今伏衡华想要再制作一座能封住金丹修士遁术的五行山,必须依仗外力。

        望着五行灵物之间的循环,伏天仓掏出一些东西,直接扔入五峰。

        “这小子的天授道法不错,我也帮他一把。”

        五行元气涌入伏衡华体内,一个个大周天运行,第二会顺利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