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最强皇兄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天翻地覆3

第九十八章 天翻地覆3

        正待再说几句客气之语,这时那狱官催促道:“好了好了,你们人也见了,快走吧,别让我等难做。”

        其实刘毅刚才的手书,甚多悖逆之语。但这狱官也不管,反而叮嘱道:“现在是小年夜,你们要走可要趁早,不然一会宵禁,可就走不脱了。”

        徐晃一直呆在一旁,此时终于有了机会说话,埋怨道:“君候,你和老徐干事,也不叫我。真是的,太不把我当回事了。”

        如果叫上徐晃,己方高级将领就一网打尽,连个统筹全局的都没有,刘毅道:“如今事态未明,我又不是必死无疑,不得妄动,不管是飞熊军,其他部队你也要多加看顾,遇事不决,多问问贾先生,好了,你等先回去吧。”

        这也并不是刘毅瞎说。董卓在长安一通神操作,按照历史轨迹,早晚得出祸事。他发动兵谏,看似在反董卓,未尝没有救他一命的意思。

        只是徐晃却没有刘毅的先知先觉,听他如此说,只是惘然:“那……那君候你要是被判了死罪,那该如何?”

        他抓了抓头皮:“反正老子不管,你要有个好歹,老子就集合大军,和这些狗日的拼了。”

        从小窗里望出去,他整张脸都布满沮丧。刘毅还真怕他在绝望中干出一些过激的事,勉强笑着道:“不要那么绝望,我不是还没被定罪么。”

        这时蔡琰缓过劲来,反过来安慰道:“夫君说得对,徐将军切莫冲动,”她望向刘毅,泪眼朦胧:“可……夫君你也要挺住啊。”

        刘毅透过铁窗看着她:“你也一样,夫人。记得多保重身体,你现在可不光是自己,还有孩子。”

        蔡琰俏眼通红,将手中的荐书收起了:“是,妾身何幸,能得夫君相伴。将来吾儿识字,一定要他先识此书,让他得知其父,是如何的英雄气概。”

        看着几人一步三回头的离去,刘毅心头空落落的。

        见了蔡琰徐晃等人后,刘毅心头反多了些牵挂,也有些心神不宁。可一连好几天,又没什么动静。

        雪下了两日就停了,小小的贴窗外,几株枯草蔫不拉几的耷拉在窗台处。虽然看着生气全无,但刘毅清楚,等到了春季,这些野草就会复生,它们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绿意,蔓延满整个窗台。透过铁窗望出去,雪虽然停了,天仍然阴沉沉的,不见阳光。

        如果没有他干涉,王允应该会说服吕布反水,然后干掉董卓。可经刘毅这么一搅,就多了好多变数。王允最终会如何想,还真不好说。

        但貂蝉应该无恙才是,吕布和董卓有杀妹之仇,根本不用牺牲她,就有反董的动机。

        但刘毅心下仍有些担忧。这家伙两面三刀,有自己前车之鉴,他还敢动手么?

        前段时间什么也不想,他多少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但现在求生欲强了些,他反有些患得患失,更希望历史能按照原定轨迹走下去了。无欲则刚,大抵就是这个意思了。

        既然胡思乱想不顶用,刘毅索性不再多想。《形意枪注》被他翻久了,多少有些乏味。闲极无聊,他就将徐庶赠与的“盐运法”摸出来翻看,这不看还好,一看吃了一惊。上面详细阐述了盐铁之利在战争时的妙用。

        一段文字上面,徐庶还用笔做了备注。说的是黄巾乱世以来,国家盐铁制度趋于败坏,形同虚设。而三辅一带并不产盐,四川的井盐因蜀道的关系,很难运抵关中。所以甘凉一带,用的多是淮盐。而长安地处淮盐运经甘凉地带的必经之路上,只要向西控制崤函古道,东南再派兵把守住武关。就能严打私盐买卖,遏制甘凉盐运。既能增加收入,也能卡凉州军阀的脖子,此消彼长,时日一长,定能为平定三辅提供一大助力。

        刘毅虽对政~治一知半解,但上面分析得鞭辟入里,说得也浅显易懂,一些精要处,让他都为之叫绝。心下不免有些遗憾,这卫觊也算是个人才,要是不在狱中,他有将其再次绑到长安的冲动。

        正在胡思乱想,他被打着牢门的声音惊醒了:“刘将军,吃饭了。”

        从门下的缝隙里塞进一个盛满食物的托盘。刘毅下了床,走到门前拿起来,自嘲道:“今天这么丰盛,是断头饭么?”

        牢里的食物当然不可能太好,大多时候都是蒸饼加凉水过日,刘毅嘴里都快淡出个鸟来。今天不但有蒸饼和干饼,还多了个烧鸡和一些新鲜菜蔬,甚至还多了壶酒,甚是丰盛。

        那个狱卒冷笑道:“你想死啊,也没那么容易,今天是除夕。”

        他说完便又走了,看守刘毅也有段时间了。这狱卒开始还很谦卑,大概觉得刘毅生还无望,言语间已颇不耐烦。

        世态炎凉,莫过于此。

        除夕了啊,刘毅怔了怔。端着托盘坐到窗前,开始一口口地吃着。今天的食物异乎寻常的丰盛,尤其那只鸡,又肥又大,烤的金黄满面。蒸饼也是精心研磨麦粉制成,吃在嘴里,一点也不糙口。

        有段时间没见油腥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刘毅索性不再多想,甩开膀子大吃起来。刚啃完一根鸡腿,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敲的是牢房的大门。那个狱卒开了门,哆嗦着道:“大过年?谁啊,烦不烦。啊,是相国……请恕小的无状之罪。”

        他开始还一股凶狠劲,但马上吓得变色,只是跪在地上不住磕头。

        董卓来了?刘毅吃了一惊,停下了咀嚼的动作,下了床,走到窗口朝外望去。

        门开了,董卓带着一股冷气走了进来。他现在排场更大,一身华贵的衣服,外面更披了一件毛茸茸的大氅。身边还跟着两个亲卫。一进门,就有一个亲卫将大氅脱下,另一人则转头吩咐狱卒:“出去,守好门。”

        那狱卒如蒙大赦,慌不迭的爬起闪了出去,临走还小心翼翼的拉上了门。

        董卓望了过来,正好看见了倚窗张望的刘毅:“兴汉啊,过年好。”

        他的语气不见暴躁,反有股长辈的温和。一见刘毅不回答,他又道:“今天不为其他,只想找了个地儿过年。怎么,你不欢迎?”

        他的语气,简直就是和去年除夕时一模一样,当时董卓也是一身便衣,在两个亲卫的陪同下,来刘毅家里过的年。

        一见是他,刘毅身体也象被钉住了一般。感觉鼻子有些酸,也学着去年的语气:“那儿,主公能来,属下感激不尽。”